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13路末班车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九十五章 第二枚虎纹铜钱
    何先生临终前对我说的第二句话只有我自己知道,就连老刘我都没说过!

    徐半仙儿那么能耐的人算都算不出来,如今却一字不差的被老太太复述了一遍,把我震惊的目瞪口呆!

    这眼前的老太太居然可怕到了这个地步,我咽了口唾沫低声问道:

    “大娘,既然连这事儿你都知道,那我信你了,红纸人就放在你这,如果你有能耐复活她就让她陪你吧,但我在这之间要是找到了老刘,他也同意续命并且小女孩还没复活的话,还请你遵循诺言!”

    老太太听我回心转意,会意的点头说道:“这个你放心了!老太太不撒谎,等我死了以后,绝对会让小女孩过去找你!”

    “那老刘在哪?这个你也不能撒谎,告诉我个准信儿!”

    老天太不以为意的点点头。

    “放心,你回去准备一下明早来我这一趟直接就可以启程了!”

    见老太太这般说了,我也没再墨迹,跟在一旁错愕的李大锤打个招呼转身出门了。

    .....................

    大锤媳妇儿的病果真好了!

    她不再睡觉了,也不再直勾勾的盯着人看,除了脑袋肿的跟像头猪,其他方面完全恢复正常!

    大锤高兴的眼泪都流出来了!

    晚饭大锤做了一桌子好菜,嫂子也跟我们一起吃饭,大锤把媳妇儿好病的功劳全部安在了我身上,说了一番感谢的话后敬了我一大杯酒!

    一片其乐融融,我正高兴的仰头喝酒,大锤媳妇儿盯着我问道:

    “老弟,听大锤说咱俩在乱葬岗子待一宿,那我这脑袋咋肿成这样的,你知道不?”

    我一听这话刚到嗓子眼的这口啤酒顿时就呛出来了!

    犹记得那一晚,我几个大拳头轮过去把她打的血肉模糊,被她这么一问,不知道该怎么编好了!

    李大锤心知肚明,尴尬的说道:

    “媳妇儿,你这是邪祟上身了在乱葬岗子自己摔的!”

    大锤媳妇儿也是个实在人,笑呵呵的“哦”了一声说道:

    “自己摔的啊,但我这脸疼的地方都是一块一块的,我还以为是让谁揍的呢!”

    最怕突然的安静,我们三突然都没再说话了,就在这个时候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是李瞳!

    李大锤打开门还没说话,这小子进了屋子便指着我大骂:

    “还没走?你小子今天得他妈给我个说法,邓剪纸到底让你给我稍啥话?老子帮你忙过阴差点把命丢了,就他妈换来你一句多喝水对肠道好?”

    今晚上饭是吃不消停了,我放下筷子说道:

    “李瞳,找你帮忙是邓剪纸让的,这人情算他身上!”

    李瞳情绪失控,瞪大了眼睛喊道:

    “什么就算他身上?他给我续命是一码子事儿,我这次过阴是帮你的忙!你赶紧老实交代,邓剪纸到底让你带什么话?”

    “什么话也没带,就说让我来找你,没有禁忌那一档子事儿,都是我临时为了让你帮忙瞎编的,虽然害的你差点死了,但我这不求老太太把你救过来了吗?”

    李瞳气的脸都扭曲了,依旧指着我不依不饶的喊道:

    “我他妈不管,今天你必须跟我说,邓剪纸告诉你啥了?”

    说着便怒气冲冲的走过来揪起了我的衣领子,我这小暴脾气哪受的了这个,使劲一甩顺着力道给他来个狗抢屎!

    李瞳倒地的时候撞翻了桌子,这一桌子的碗筷瞬间噼里啪啦的碎了一地!

    李大锤见我俩打起来了,赶紧横在中间调节道:“过阴仙儿,消消气!有话好好说!”

    李瞳身材瘦小,被我摔倒十分没面子,恼羞成怒下使劲推了大锤一把吼道:

    “好好说个屁,今天我就是翘,也得把这小子门牙翘开!”说完拎起地上的一个酒瓶子就冲了过来。

    我跟他瞬间厮打在一起,大锤为人老实站在一边也不知道怎么劝好,有心拉架又一时间插不上手!

    我跟李瞳打的越来越火热,出手也越来越重,和他在地上翻滚间把衣服都撕破了!

    我得了一个机会,瞬间骑在了他身上举起拳头刚要锤下去,李瞳忽然瞪大了眼睛指着我衣领里露出的虎纹铜钱惊愕的问道:

    “卧槽,你这铜钱哪来的?”

    缓兵之计?我这么多年的电视剧是白看的吗?我不吃他这一套,一拳头就悠了过去!

    李瞳“妈呀”一声捂着脑袋喊道:

    “你他妈等会,你小子是不是去过虎腰山?”

    虎腰山!

    听他这么一喊,我想起来李大锤跟我说过,这个李瞳曾经在虎腰山待过的!

    我喘着粗气一屁股坐在一边,把脖子上戴着的虎纹铜钱塞回衣服里问道:

    “咋了,你小子认识这东西啊?”

    李瞳用袖口擦了把汗,缓缓从衣服里掏出了他脖子上戴着的东西,居然是跟我一模一样的虎纹铜钱!

    这让我震惊的无以复加!第二枚虎纹铜钱出现了!

    我的这一枚,是最开始跟老刘从虎腰山吃人的娘俩身上抢来的,而且村长说过,那第二枚铜钱让他当年交给了小李子了!

    小李子!!

    我恍然大悟,虎腰山村长口中的小李子居然就是他,李瞳!!

    李瞳跟我一样,对于铜钱出现在我身上感到十分震惊!疑惑的问道:

    “你他妈到底是啥来头?”

    我白了他一眼,低声回道:“末班车司机,跑唐洼子13路的,你跟村长又是啥关系?”

    李瞳听我一说惊讶的“哎呦”一声。

    “你是13路末班车司机?”

    我点了点头,李瞳就跟看怪物一样的上下打量我一眼说道:“开了多久了,你咋还没死呢?”

    这话就不好听了,但可以猜到,他这么问应该是知道13路的一些事情!

    “命大,死不了!”

    李大锤两口子站在一边对视一眼都看傻了,刚才还在厮打我俩人如今坐在地上唠上嗑了。

    李大锤笑着说道:“你看看,都认识吧,我就觉得你俩能聊的来,别在地上坐着,你俩去沙发上好好说!”

    李瞳这个人无利不起早,先是吹嘘自己在虎腰山多么多么厉害,出了名之后给人看病狮子大开口,张嘴就是三万块,对于这样的小人我是十分反感的。

    但他这枚铜钱是收那大患的关键,我更不知道虎腰山村长当初问啥把铜钱交给了他,他也有很多问题不解,我们两个索性暂时抛开误会,坐在沙发上开始互相探底!

    我点了根烟,先开口道:

    “你跟虎腰山老村长啥关系?”

    李瞳冷笑一声说道:“我出道之后去的虎腰山,在老村长家住了好一段!”

    说完,李瞳反问我道:

    “你呢,铜钱咋在你身上?”

    李瞳这个人人品不太好,我留了个心眼并没有说实话。

    “一个大师给我的!”

    “大师?”李瞳呵呵的笑了两声!

    “咱东北除了何先生谁敢称大师啊,你开13路多久了?”

    我吸了口烟漫不经心的回道:“快半年了!”

    李瞳应该离开东北很多年了,但他知道13路的事儿让我很感兴趣,我问道:

    “你说那话啥意思,什么开13路还没死?你知道一些什么?”

    李瞳瞥了我一眼,也从茶几上拿了根烟点燃吸了口:

    “咱俩一直这么试探着聊天就没意思了,你这个小子虽然有点差劲,但说真的我看你人还不错!”他又接着说道:

    “13路这事儿我一直关注着呢!我从虎腰山走的那一年在唐洼子水库发生了一起车祸,一个夜班司机拉着一车人冲水库里全死了!”

    他好像不知道老唐逃生的事儿,我附和道:

    “对,死了!”

    李瞳转头望了我一眼说道:

    “你都开半年车了,这事儿你怎么看?”

    现在市领导已经被抓,我想也没什么可避讳的了,说道:

    “你在外边很多情况不知道,我跟你交个底,当年第一任13路司机在车子冲水库前一刻弃车逃跑了!整车人就他没死,但他叔叔是市领导就把这事硬给压下去了!”

    李瞳听完并没有我料想的一样惊讶,而是很淡定的吐了一口烟,磕了磕烟灰说道:

    “他死不死的,市领导压不压事儿的不重要!你知不知道这车祸是怎么引起的?”

    “开车那司机喝酒了,酒驾!”

    李瞳冷笑一声说道:“酒驾?那我问你,他酒驾出车祸死了正常,那他妈第二任司机,第三任司机咋也在那出事儿了?他们也酒驾了?”

    李瞳这个问题我早就考虑过了,又想起当时刘云波给我的解释便说道:

    “第一车老乡出事在水库变成了水鬼,第二第三车的事故或许是水鬼拉替死鬼吧!”

    李瞳摇摇头冷笑一声。

    “水鬼?头几个月圈里有个叫王得喜的先生不也开13路车淹死了吗?他也算个狠角色,简单的水鬼拉人,他搞不定?”

    这话说的有点意思,我一直都把精力放在了老唐逃跑市领导包庇上的第一起车祸了,一直没有细想接下来的第二起第三起乃至王得喜车祸的原因,如今听他一说,好像确实有点问题。

    李瞳沉默半晌,把烟头掐灭认真的看着我说道:

    “小子我告诉你,13路末班车水库的几起车祸,远不止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