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13路末班车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一十八章 老吴的消息
    外头发生了这么多事,但公司里却没有变化,熟悉的办公楼,进进出出的公交车一切都循规蹈矩,好像一个独立的世界!

    小六看起来更忙了,见我回来只不过点个头就急匆匆的跑来跑去,我回寝室简单收拾了一下便一头扎进被窝里,我头疼欲裂但又实在睡不着,索性闭目养神,什么都不去想。

    就这样一直在床上刚躺到了后半夜一点多小六出车回来,见我来回翻身知道我还没睡,他往盆里倒了些热水,问道:

    “咋了?不顺利吗?”

    我缓缓张开眼睛盯着天花板,轻轻应了一声。

    “不顺利!”

    “咳...哪有那么多顺利!”小六叹了口气。

    小六是那种头脑简单的乐天派,他这声长叹让我很吃惊。

    “你又怎么了,公司有啥事儿吗?”

    小六摇摇头,把脚泡在倒满热水的盆里,身子往后一仰靠在了叠好的被子上。

    “公司挺好的,我回来后去集团开了两次会,没啥事儿!”

    “那你叹什么气?”

    “市里房价太高了!”

    房价高?一向毫不物质的小六居然关心起房价来了,我刚要问他为啥惦记起房价了,忽然反应过来,小六是在想田螺呢,我骗他说需要二十万彩礼市里有房的话,他还在当真!

    “我现在手里全算上只有二十万,给了彩礼就不够买房,付了买房首付又没有彩礼钱了!”

    小六这样的老实人对感情专一并不让我感到意外,只不过我心里多少有些愧疚,不知道怎么才能让他接受真相!

    “人鬼情未了啊!”

    “什么?”小六听我轻叹疑惑的盯着我问。

    我冷笑一声回道:“没事儿!”

    小六往脚上撩了两把水。

    “兄弟,我也老大不小了,这事也没啥害臊的,我就是相中田螺姑娘了,我得娶她!”

    我无奈坐起来倚在床边点了根烟,认真的吸了一口。

    “六爷,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说好,现在不是封建社会了,约会两次就得结婚,你怎么跟田螺就这么走心呢?”

    小六抬头四十五度角透过窗户看向天空,不以为意的说道:

    “你不懂,我见她的第一面就喜欢上她了,她们山里连电都没有,一村子人吃一口水井,女孩还得下地干活,我一定要买个房子攒够二十万块钱把她从山里接出来过好日子!”

    这番掏心挖肺的话把我都感动了,不得不说,如果不是特别在意浪漫情怀的女孩,嫁给小六真的是福分。

    说田螺是鬼,死了几十年,他绝对不会信的,反正以他现在这份死工资攒够市里的一套房外加二十万,基本就四五十岁了,时间还长,慢慢找机灌溉真相吧!

    想罢,我沉闷的吐了一口烟,哼哼着我很喜欢的一首歌:

    “爱上一匹野马,而我的家里没有草原.......”

    半晌,我听得小六一阵抽搐,右手捂着脸,左手指着我喊道:

    “停!你他妈别唱了......”

    .............................

    跟道癫约好第二天见面,天亮后我早早起床,赶去2386小区找刘云波算账!

    站在小区楼前,恍如隔世!!

    几个月前,刘云波还是我感恩戴德的大恩人,如今物是人非,他成了我现在最反感痛恨的人!

    走在2386的小区楼道里我心里一阵惆怅,我想起了住在八楼的老刘,也不知道他找金汤树还顺利么?

    三楼刘云波家的房门紧锁着,人应该不在,但道癫并没有走的意思,下巴朝房门微动,示意我来硬的。

    这小区本就老旧,房门全是木制的,而且十年前还烧过一场大火,想破门并不难,我往后退了几步借力一脚踹在门上“砰”的一声整扇门都被我踹翻在地。

    我捂住口鼻扇了扇漫空中泛起的灰尘,看样子屋内已经很久没人住了!

    房间里的布置和我刚开车来他家求他的时候一样,几张简单的老旧桌椅,墙上泛黄的黑白照片,没什么了。

    道癫进了屋子后左右环顾一圈,半晌注意到了里间的卧室。

    卧室里只有一张生锈的单人铁床,床头柜上摆放着一张照片,走过去看,是和虎腰山村老村长家墙上的那张照片一样的,老唐、老吴、还有一个陌生人穿着迷彩服彼此搭着肩膀照的,只不过照片中老吴的脑袋被划花了,足以看出刘云波是有多记恨他!

    老唐见我盯着照片,低声问道:

    “怎么?有认识的?”

    我轻轻点头指着照片中那个陌生人说:“除了这个其他人我都认识!”

    道癫好奇的接过照片在手里认真的瞧了瞧。

    “刘云波身边搭着肩膀的那个就是老唐,13路车第一任司机,只有他没死!”

    说到这里,我猛然一惊,试探性的问道:

    “道长,如果13路的车祸都跟大患有关的话,老唐就算是要跑也跑不掉啊,他既然能脱身,会不会也跟大患有瓜葛?”

    道癫盯着照片沉默不语,我奇怪的问:

    “咋了道长,你也有眼熟的?”

    道癫伸手指着照片中的那个陌生人说道:

    “这个人,我们得找到他。”

    照片里的几个人是一起当兵复退的战友,道癫居然不问老唐不问老吴,偏偏在意这个陌生人,我颇感好奇。

    “这个人我从没见过,你认识?”

    道癫抬头看了看我:“你看,这个人是三角眉,嘴角边还有一颗黑痣,如果我猜的没错,他就是当年把两钱一书偷出山的小贼!”

    我哑然失色,这个人的样貌平平无奇,严格点说也可以算是丑八怪了,他就是五十年前放走邪祟的小贼?

    这个圈子越盘越大,兜兜转转间被套牢的人越来越多。

    “你怎么知道?”

    道癫把照片揣了起来:“白胡子老头临死前跟我描述过的!”

    当年小贼当做古董把一钱两书偷了出来,山羊胡老头追到荒山里只追回一钱一书,那就说明,直到现在还有一本书在他手里。

    他可能没想到,当年贪小财的愚蠢行为会间接害死田螺一村的人命,并且放出大患死了几百个阴阳先生,直到如今祸根仍未解除,说到底,这个人才是最终的罪魁祸首!!

    我长吁一口气,愣在原地想了半天忽然有所开悟。

    最开始,老刘领我下虎腰山的妖洞子找书的时候,我告诉他书在我的寝室里,但老刘说这书一共有两本,我寝室的只不过是其中一本!如今在结合山羊胡老头的话,果然如此!

    只不过后来我在洞里见到大庙后晕了过去,老刘只说刘云波先到了一步,至于发生了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我不清楚老刘是怎么知道存在两本书的,但刘云波的消息一定是从他这个战友小贼口中得来的!

    我把这个线索跟道癫讲了一下,道癫闻言没什么表情上的波动转身朝屋外走。

    “走吧,另一本书在他手上,一定得找到他!”

    我追过去喊道:“怎么找,这人我都没见过!咱一点线索没有啊!”

    道癫笑着转头回道:

    “你不是说了,照片中的几个人是战友吗?找到其中一个问问。”

    我无奈的白了他一眼。

    “道长,情况你可能还不清楚,老唐是13路第一人司机,出车祸后跑路了,老吴是我老队长,前段时间被市领导抓去了再没音信,就剩下这刘云波了又跟咱们不是一伙的!”

    “那第一个司机牵扯的市领导包庇案子还没结吧?警察也在找他。”

    “对,没判呢,得先抓着老唐!哪这么好抓啊,我估计这会早被送国外去了!”

    下了楼,道癫转头说道:

    “你先回去好好上班吧,我自己找找看,有事再联系你!”

    我扫了眼道癫还打着石膏缠满绷带的右手,担心的说道:

    “我跟你一起吧,你伤的不轻,行动也不方便!”

    道癫摆了摆手:“不碍事儿。”

    说罢,也不知道他要去哪,转身朝着一条不起眼的小路走了。

    又一次的热脸贴冷屁股,我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回了公司。

    小六比以往更加奋斗,白天的时候基本看不到他的影子,道癫不需要我跟着帮忙,我就如同咸鱼一般无所事事,索性接着开车了。

    有多久没碰方向盘我自己都快忘了,在晚上十一点整的时候,我准时把车子开出了站里。

    自从王得喜开车出事儿到现在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还一直没有老乡敢坐车,我驾驶着空车到造纸厂的一路几乎是一脚油门开到头的。

    回想起麻烦的最开始,还是因为六叔坐车让我调查小二楼的秘密,我扭头朝着窗边的座位望了一眼,还记得六叔当时坐在那里拿着烟枪笑盈盈的问我:“抽口烟,中不?”

    想来六叔都已经很久没出现过了,在造纸厂终点我下车撒了泡尿回到驾驶座刚要启动汽车,忽然手机响了起来。

    丸子头的电话,这小子不知道去哪浪终于联系我了,我接通电话没好气的骂道:

    “你他妈去哪...”我话还没说完,丸子头喘着粗气抢着说道:

    “李耀你听我说,我看见老吴了!你赶紧过来!”

    老吴!!

    白天才跟道癫犯愁找线索,说曹操曹操就出现了,我激动的问道:

    “真的老吴假的老吴?”

    “真的,我把地址发给你,你快来!”说着他便挂断了电话。

    不一会我收到了丸子头的短信息,上面留下了一个地址,在这行地址的末尾,还有他的一句嘱咐:

    你自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