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13路末班车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二十四章 车祸始末
    老吴要主动给我讲十年前的车祸!!

    没出事儿前他是阻拦我查案的一个,想来这中间经历了这么多,他的心境也终于有所改变了。

    我竖起耳朵准备好听他讲,老吴很少有这么正经平静的时候,他背对着我,沉声说道:

    “就先从老唐说起吧!那年,我跟老唐一起进的公司,都是普通的司机,你现在开的这趟13路车最开始的终点不是现在的造纸厂,而是再往前的虎腰山!”

    最开始13路车是直达虎腰山的,这个消息我曾在第二份档案袋里看到过,老唐出事载着的第一车乘客也大多都是虎腰山的老乡,这句话没问题,老吴换了口气接着说道:

    “当年虎腰山是才是种菜大户,村子里基本每一户人家都是菜农,全村的经济来源全指望着去城里卖菜!13路末班车的这趟线,就是为了方便虎腰山村民开通的。老唐就是这趟车的第一任司机!”

    我没有出声,躺在床上认真的听他说。

    “老唐啊,老唐这个人性格非常好,人品也很好,就是有个毛病,他喜欢开车喝酒!总说13路的那趟线只有他一班车,闭着眼睛就能开,后来就是你知道的,在农历十五的那一天,老唐和朋友赵龙飞喝完了酒在唐洼子水库的时候,拉着一车人扎进了水库!”

    “然后他没死,跑了!”我还是忍不住插了一嘴。

    老吴点点头。

    “对,他没死!整车人就他一个没死!在车子即沾水的时候老唐从驾驶座旁边的窗户跳出去逃跑了!他逃跑之后没有回公司,也没有去警察局自首,而是跑到了赵龙飞家里,把所有的事情在第一时间给他说了一遍,龙飞劝他自首,老唐是从那里离开后才找到的我!”

    至此,老吴讲的所有话,都跟我查到的经过一模一样,他没有撒半句慌,我相信老吴这次是要跟我全盘和出,他没打算再保留了。

    老吴轻叹一声低头说道:

    “我吴宝库对天发誓,老唐在跟我讲了车祸事情的时候,我跟龙飞一样,都是劝他自首的!但老唐害怕,说这起事故不能算是意外,他喝了酒,是要承担责任判刑蹲监狱的!”

    我闻言冷笑一声说道:

    “跟我查的一模一样,之后,他就找了市领导的亲叔叔,把这件事彻底硬压下来了!”

    老吴摇摇头。

    “不是!最后老唐去自首了!”

    “啥?他去自首了?”我颇感震惊。

    “对,在听我和龙飞的劝说后,老唐的确去警察局自首了,还录了口供把一切全招了!但案子还没进一步过审的时候,他那市领导的叔叔插手了!”

    我万万没想到老唐自首过,这些都是我没查到的,这对我的触动很大,我忍着剧痛靠着后墙坐起了身子。

    “然后呢?”

    “然后就是你知道的,领导把整件事全压下来了,硬是把口供和车祸的所有证据档案从公安局里抽了出来!除了我最开始藏在小二楼里的三份档案外,其他的所有文件都被销毁了。”

    我在心里“哦”了一声,怪不得这三份档案袋里有老唐的口供,其他内容也都规规整整十分清晰,原来是公安局的整理,看来老吴说的没错,老唐并不是出事就跑没人了,他的确有自首过的可能性!

    我不解的问道:

    “照你这么说,老唐出事后并没有找他那市领导叔叔帮忙,而是人家主动把这事压下来的?”

    “对,是这样!”老吴应承的十分认真好像不容我有一丝质疑。

    “为什么?”

    “我和老唐最开始能进公交公司,都是他叔叔安排的!老唐出车祸时候,他市领导的叔叔正在换届选举二把手扶正的关键阶段,你懂吧?”

    我恍然大悟的点点头。这个节骨眼是最敏感的,想来他那叔叔压下车祸的案子不是为了保老唐,更重要的原因是为了自己。

    车祸案子一公开,老唐和老吴怎么进的公交公司就成了问题,虽然是个小事,但在竞争对手眼里,这就是滥用职权的污点大事!

    “这么说来,市领导是为了明哲保身,迫不得已一条道走到黑了!”

    “对,那个时候市里正在变天,两个候选人都等着对方出事抓点把柄呢!正巧咱们区的局长是老唐叔叔的人,才能在老唐出了车祸后的第一时间顺利的做了处理!”

    我长叹一口气,原来包庇的源头是官场斗争,这是我之前没想到的。

    “他们还嫁祸赵龙飞杀人,活生生把他逼死了!你呢?你也知道全部事情,怎么没杀你,你怎么有那三份档案袋的?”

    老吴转头看着我回道:

    “赵龙飞的死,老唐并不知情,他出事后,知道下一个就是我!我的那三份档案袋其实是老唐亲手交给我的!就是想保住我一条命!”

    我万万没想到,这至关重要的翻案证据,居然是当事人老唐亲自交给的老吴,看来他们俩的感情还果真不浅。老唐当时在公司独来独往跟老吴更是没有一丝交流,这戏做的够精细的。

    老吴叹了一口气接着说道:

    “老唐醉驾赔上了一车老乡的人命,这事老唐的确有责任,但他也算是自首未遂!”

    自首未遂!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词的组合!

    “然后呢,事情压下来后,他那领导叔叔怎么放心让他继续留在单位的?”

    老吴摆手道:

    “事情发生后,老唐被藏起来一段时间,直到换届选举结束领导得势后,也是在老唐的一味坚持下,市领导才勉强同意,刷下去了所有认识老唐的同期老司机,让他回后勤维修部待着的。”

    原来是这样,经过老吴的讲述,我对老唐第一起车祸的始末终于有了一个完整全面的认识。

    老吴讲完了这些,紧张的凑到我床边更加压低声音。

    “我把这些所有的经过毫无保留的告诉你,就是想让你知道老唐这个人并不是没担当,他是可信的!”

    见老吴谨慎的样子,我有些疑惑。

    “你要我相信老唐可信干什么?”

    老吴死死的盯着我的眼睛说道:

    “因为老唐在帮你!”

    老吴话音刚落,惊的我一口气没上来连声咳嗽了好一阵子。

    我拍了拍胸膛,缓缓神问道:

    “老唐帮我?这他妈又是从何说起?”

    老吴看样子很激动,他又凑近我一些低声说道:

    “我问你,你刚开13路车的时候,是谁告诉你唐洼子水库先前的三起车祸的?”

    “老唐。”我脱口而出,却极度震撼。

    这个问题我有想过,但是一直都想不通,的确,老唐是第一任司机,是在逃的当事人,明明车祸的事儿已经过去十年了,新闻网络都查不到,老唐为啥要主动告诉我呢?

    老吴没有给我解释,眼睛像钩子一样的死盯着我继续问:

    “是谁告诉你前三任司机出事都载过一个落下菜筐的老太太的?”

    “也是老唐啊!”我有点着急,骂道:

    “老吴你他妈别跟我卖官司了,你到底想说什么?”

    老吴深出舌头舔了舔干裂的嘴唇。

    “老唐出事后,紧接着的第二任,第三任13路司机都跟老唐一样在同样的位置发生车祸,这不是意外,这是有邪祟捣的乱!”

    随着话题的深入,老吴说的内容让我越来越感兴趣了。

    “邪祟捣乱?”

    老吴较有深意的点点头淡淡的说道:

    “包括老唐的第一起车祸,也不是他醉酒导致的,当晚,出现了邪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