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网游小说 > 逆天作弊器之超级游戏 > 作品相关 第二百五十五章 我们只是朋友
    随着叶铭的一声令下,整个工地上,立刻传来了一声声的大吼,无数的工人都跑了出来,紧接着,就见到一阵阵的烟尘弥漫而起,如同雾气似的,还有一阵阵的轰响声,和施工车的轰鸣声。

    建造起来难,但拆起来却是相当的简单,挖掘机每次挖下,都会有大片的建筑楼去倒塌,因为还没有建造太高,而且只是筑起了大致的轮廓,所以开挖掘机的人根本不会有什么危险,至于那些铲车,推土机,更是卖力,肆无忌惮的往前冲撞,所有的建筑,所有的一切,都是被完全的摧毁。

    很快,王远的电话就再一次的响了起来,叶铭笑了笑,从地上捡起,笑道:“怎么,现在有时间了?”

    “你到底想干什么?”电话那头,海山集团董事长王海山近乎咆哮的声音传来,他刚才接到了电话,说是小刘村一带的建筑工地被完全的掀翻了,这些人好像是故意来捣乱的,根本就没一丁点的顾及,就算是jǐng察在这里,也根本就没有放在眼中。

    王海山翻来覆去的想着,也没想起自己到底得罪了什么人,不过他在这里投进去的钱,至少也有上亿,如果真的被全部拆了,恐怕损失的,至少也要上千万。

    “我就想让你来一趟,可惜你没空。”叶铭吸了一口烟,坐在保安室外面的一张椅子上,淡淡的道。

    “王远呢?你把他怎么样了?”王海山yīn沉道。

    “他死了。”

    “什么?!”

    听着叶铭这不带什么感情的话语,王海山本来就已经是嘶吼出来的声音再一次的提高。彻底的咆哮道:“你把他杀了?”

    “猜对了。”叶铭笑道。

    “你……你到底是谁?!我怎么得罪你了?你是不是想要钱?到底是谁让你来的?你告诉我,你想要多少钱,我给你!”王海山气的身体都颤抖起来。

    叶铭原本还真的只打算要钱,不过听到王海山这话,却是改变了注意,不温不火的道:“我再跟你说一遍,我要你来小刘村这里。我今天要见到你。不然的话,你在这里投的钱,将会全部打水漂。你听明白了吗?”

    “好,好!你等着,我这就去!”

    王海山终于是坐不住了。他先前还以为叶铭只是恐吓他,毕竟这样的事情以前也遇到过不少,可他没想到,叶铭是玩真的。上千万的钱,他或许可以不在乎,但这里可是国家制定的工程,如果这次做不好,以后再想竞标,根本就是做梦!而且如果全部都毁了,损失的。根本就不止上千万。

    叶铭淡漠的挂了电话,而后扔在一旁,朝那些已经木讷在原地的jǐng察笑道:“各位,站在那里也累了,不如过来坐坐?”

    望着叶铭手上那因为打爆中年男子。而沾染的鲜红血液,众多jǐng察都是身体颤了颤,站在原地不动。

    要回车里,等一下上层来了,肯定要说自己等人没骨气,要受处分。要是继续过去找叶铭的麻烦,无疑是在找死,所以,他们也只有站在原地,任凭外面的天多么冷,也至少要摆好样子。

    不远处的轰响声还在继续,阵阵玉联帮兄弟们的欢呼声也随之传来,打打杀杀他们干过,但这种事情,他们还真是没怎么接触,不过有叶铭这尊大神在,别说是拆工地,就是去拆清景市市长的家,他们也绝无二话。

    一直等了两个多小时,才见到一排长长的车队从远处而来,这车队里面,有轿车,也有jǐng车,而且jǐng车不少,足有十多辆,看来王海山是直接报了清景市公安局了,不过对叶铭来说,就是告到中部国安局,自己让他们趴着,那也照样得趴着。

    随着车队的来临,那些jǐng察也终于是找到了主心骨,连忙走上前去迎接,大量的jǐng察从车里下来,当听到四周那轰鸣之时,脸sè微微一变,原先还不相信有人敢动山海集团的地盘,现在看来,倒是真的了。

    最前面,是一辆黑sè的加长劳斯莱斯,车子停下之后,一名年近五十,头发有些斑白的中年男子走了下来,在这中年男子身后,还跟随着十多个保镖,看其身体素质,应该也是一些退役特种兵之类的人物,至于武者,这普通人,即便是再有钱,也就只能赏金,而不是完全的雇佣。

    随着这中年男子下来的,还有一名年轻男子,男子长相英俊,西装革履,隐约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而当这年轻男子下来的时候,叶铭不禁愣住了,因为这人,竟然是陆文渊陆总理的儿子,陆明泽!同时,他也是自己的大姐夫!

    “他怎么也来了?”叶铭皱了皱眉,旋即脸sè便是淡然了下来。

    “怎么回事?”这时候,从后面走来一人,此人也是中年,身穿jǐng服,脸sè肃穆,布满了一种愤怒的神sè。

    “局长,是这样的……”那些jǐng察见清景市市公安局的局长竟然都来了,连忙解释了起来。

    “局长?”

    叶铭摇头笑了笑,这海山集团果然还有些关系,竟然连清景市的公安局局长都给搬来了,真要说起来,自己那次被那个张队长搞进了局子里,莫云丽还是找这家伙把自己弄出来的呢,不过人家那只是一个电话的问题,连面都没有见,自然是不认识叶铭。

    让叶铭意外的是,这些jǐng察里面,竟然还有韩宇泽那家伙,不过因为这么多jǐng察挡着,他并没有看到叶铭。

    “第一小队留下,其他人,分成各自的小队,将一切作乱者拘捕,如有反抗,以制暴行为处理!”那局长听完了jǐng察的解释,立刻转头说道。

    而这时候,王海山也又是拿出了电话,不过还没等他拨通,叶铭就高声道:“王董事长,别浪费话费了,我在这里。”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是立刻转头看向了叶铭,当看到叶铭的时候,陆明泽微微一怔,旋即惊讶道:“叶铭?怎么是你?”

    “陆书记好,呵呵。”叶铭笑了笑,朝陆明泽挥了挥手。

    “你就是那个给我打电话的人?”王海山看向叶铭,沉声道。

    “是的,不过看来王董事长不怎么准时啊,难道不懂做人的道理么?我可是在这里足足等了王董两个多小时,这风餐露宿费,可是又要多加一些了啊!”叶铭站起身来,拍了拍自己的屁股,笑眯眯的说道。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到我这里来捣乱?”王海山脸sè铁青。

    “我是什么人你就不必知道了,至于为什么到你这里来捣乱,那是因为你自找的。”叶铭嘿嘿一笑,缓缓说道。

    “怎么回事?”

    陆明泽走了过来,低声道:“王董在电话里说的,威胁他的人就是你?”

    “很惊讶?”叶铭笑道。

    陆明泽毫不犹豫的点头,“确实很惊讶,以你的财力和势力,不知道甩出了海山集团几条街,应该不会对他的钱财感兴趣,肯定是另有原因吧?”

    “不愧是这么年轻就能当上县委书记的人,猜的一点都不错,只不过,我这原因没必要弄的这么大张旗鼓,王董自己下来就成,没想到连您都惊动了。”叶铭笑眯眯的道。

    “你这是说的哪里话,我是青县的县委书记,管不了这里的事,只是家父和王叔是至交,正巧今天我在他家里,所以就一起过来了。”陆明泽连忙澄清自己,这种事情,可不是他能轻易摊上的。

    “明泽,你和他认识?”王海山走上前来,问道。

    “恩,一个朋友。”陆明泽笑了笑。

    叶铭一听,立刻露出了恍然的神sè,随后同样笑道:“确实,我们只是朋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朋友。”

    “既然如此,那这次的事,就不追究了。”王海山沉吟了一会,突然大手一挥,朗声说道。

    “可别,您还是追究吧,我蒙不起别人的情!”叶铭摆了摆手,直接道。

    此话一出,陆明泽和王海山的脸sè都是变得有些难看,陆明泽当然是知道,叶铭这话是针对他说的,真要说起来,两人还有着亲戚的关系,很明显,自己刚才的话,叶铭放到心上去了。

    “对了,你不是找王远么?他在那里……”叶铭指了指远处躺在地上的王远,不咸不淡的说道。

    王海山目光一抬,这才注意到远处的王远,当看到那凄惨的死相之时,脸sè立刻变了,在原地愣了半晌,方才跪在地上,抓着王远的肩膀,喃喃说道:“阿远,阿远你醒醒,你醒醒啊阿远,爸爸在这里,你醒醒,你看看爸爸,你看看爸爸啊!”

    望着那悲痛异常的王海山,陆明泽眉头紧紧皱起,道:“王远是你杀的?”

    叶铭没有答话,却是点了点头,就从刚才陆明泽和自己故意疏远关系的那一句话,就让叶铭对他的好感度,立刻降到了最低。

    见叶铭点头,陆明泽脸sè一变,随后道:“你……你糊涂啊!你怎么可以动手杀人呢?王远可是王叔的亲生儿子,你杀了他,这……这可怎么办才好?连我都救不了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