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网游小说 > 逆天作弊器之超级游戏 > 作品相关 第五百九十九章 上来一战!
    从见到帝皇冠的那一刻,貔貅便是彻底的信了,它之所以一直在寻找传送阵,就是听闻有帝皇冠的消息,不过,那告诉它消息的人,却是说帝皇冠在中州。

    它再傻也明白,自己被人骗了。

    从严格意义上来说,帝皇冠分为七冠,自帝皇阁陨落之后,散落天下,尽管第一冠的威力最小,但却具有最重要的意义。

    只有第一冠,才能将七冠给完全的融合,其他六冠,皆是不行!

    在帝皇阁存在之时,阁主便传下严令,手持第一冠之人,为上者!

    此刻,寻宝鼠直接将第一冠和第二冠都拿了出来,而且还是融合了,不管他是怎样得到的,总之,都算是继承了帝皇阁阁主的衣钵。

    见冠如见人,貔貅将帝皇冠还给寻宝鼠,而后将其放开,道:“好,我貔貅年长一些,便为兄,你为弟,如何?”

    “成……”

    寻宝鼠原本打算说是成交的,不过又感觉这个词好像不太合适,沉重的点了点头,道:“大哥!”

    “兄弟!”貔貅大笑了一声,将那悲伤的思绪扔出脑海,这么多年了,帝皇阁早已经不存在,若不是它一直坚持,说不定早就突破半步至高者了。

    寻宝鼠的出现,也算是稳定了它的道心,从今往后,将没有任何牵挂,一心悟道。

    当寻宝鼠‘阴谋’达成的那一刻,林恭等人的脸彻底绿了,人家都称兄道弟了。他们还有什么本事去杀寻宝鼠和叶铭?

    至于叶铭。则是心中兴奋之极。忍不住想要大笑,但碍于场合,他还是忍住了。

    “兄弟,刚才这些人,真的是要杀你们?”貔貅指了指林恭等人。

    寻宝鼠没有二话,直接点头,嘴上却道:“大哥,算了。他们毕竟人多势重,九位远古圣尊呢,虽然阁主当初是那么说的,但是让你为了我而受伤,兄弟于心不忍啊!”

    “我草!”

    林恭等人实在是忍不住了,这只死老鼠简直太淫-荡了,明明想让貔貅动手,却还这么说,而且连帝皇阁的阁主都搬出来了,就算不看在它的面子上。也要看在阁主的面子上吧?

    “不行!”

    貔貅性格刚烈,没有什么歪心眼。根本就不知道寻宝鼠心里在想什么,直接道:“人多又如何?在我貔貅的眼里,那都是一群蝼蚁!今日我便杀鸡儆猴,让他们知道,以后谁敢得罪我貔貅的兄弟,只有死路一条!”

    “轰!”

    话音落下,不等寻宝鼠二话,貔貅便是一巴掌朝林恭拍了过去。

    林恭脸色如同土灰,心道你杀鸡儆猴就杀鸡儆猴吧,可这里足足九个远古圣尊呢,为什么就只选我?

    他又如何会知道,貔貅也留了个心眼,刚才已经将其重伤了,现在打他当然更加容易。

    “砰!”

    林恭的法则在一瞬间便被貔貅给拍了个粉碎,其身体更是在这一刻四分五裂,元神欲要逃离,不过那空间却是陡然压缩,生生的将其挤成了粉碎。

    一代远古圣尊,就此陨落!

    林恭也算是横行一世,霸绝一生,今日九位远古圣尊齐聚,也得叶铭怎么也是死路一条,却没想到,又突然窜出了个貔貅,没杀掉叶铭不说,连自己的命也给搭上了。

    貔貅眼睛一瞪,那其他的八位远古圣尊立刻退后,脸色骇然,他们知道,就算是他们八个联手,也不是貔貅的对手。

    “你们几个,老子就不杀了,但是以后再敢动我兄弟,老子灭你满门!”貔貅声音不大,却是震慑人心,霸道至极。

    这可是八位远古圣尊,即便是拿出一位,放在任何一个宗派中都是极度珍贵的存在,貔貅也不敢把他们全部都给杀了,毕竟这其中还有虚空阁和赤月会的人,若是都给灭了,把这两个超级宗派惹毛,真有可能拿至高神器出来镇压。

    它就是再强,也敌不过至高神威。

    “看到了吧?”

    寻宝鼠挥舞着小拳头,喝道:“从今以后,鼠爷也有靠山了,再敢惹鼠爷,鼠爷将你们满门抄斩!”

    一头大貔貅,一只小老鼠,竟然形成了一个组合,叶铭看的实在是无语,他终于明白古时候王才和将才之间的差别了,将才能打,但王才,工于心计。

    其实也不能如此说,帝皇冠乃帝皇阁阁主之物,祭炼多年,已经有了他的烙印,若是他不想给,即便寻宝鼠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得到帝皇冠的第一冠,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帝皇阁阁主确实认可了寻宝鼠。

    见场面已经稳定下来,叶铭眼眸一转,落在穆倩倩身上,温柔的笑道:“小妮子,救命之恩,叶铭记下了。”

    穆倩倩给了他一个白眼,但美丽的眸子之中,却有泪花转动。

    穆倩倩不知道自己为何如此的在乎叶铭,她从未想到过‘喜欢’一词,若真要用上,只能说对淞南用上过,但那已经成为了过往云烟。

    在貔貅未出现之际,谁都觉得叶铭今日会死,就算是叶铭自己都这么觉得,或许是生离死别间刹那的感觉,令穆倩倩的心弦,有了一丝丝松动。

    方才最希望叶铭死的人,排第一的是那九位远古圣尊,排第二的,绝对非淞南莫属。

    叶铭心知肚明,眸子一转,冷光闪过,手指伸出,直指淞南。

    “淞南,你乃中州半步至高者传承之人,今日,可敢上来与我一战?!”

    闻言,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淞南身上,刚才林恭说过,是淞南将叶铭给‘送’了出来,明眼人都知道,淞南这是在故意出卖叶铭。

    此刻,叶铭危机消除,立刻将矛头指向了淞南。

    穆倩倩抿了抿嘴,旋即脸色冷漠的退后几步,不作言语。

    然而,她身后的几位老者却道:“叶铭,淞南的确为至高者传承之人,但并未全部堪透,而且,他是我穆家客卿,要战的话,还是以后再说吧。”

    “等他将至高者传承全部悟透了,再和我打?”

    叶铭怒极而笑,指着那名老者,道:“你他妈的是在放屁吗?!连倩倩都没有说话,你站出来作甚?找死不成?!别人怕你穆家,我叶铭不怕!我敢杀虚空阁和赤月会的圣尊,就敢杀你,你信不信?”

    此话可谓是极其霸气,叶铭知道穆倩倩不会因为此话而责怪自己,因为那老者,实在是太过分了,方才穆倩倩想要救自己,他们极力阻拦,此刻自己要对淞南动手,他们又要阻拦自己,还说什么等他堪透了半步至高者传承再说,这简直就是扯淡!

    堪透半步至高者传承,那他就是半步至高者了,让自己和一个半步至高者交战?怎么不直接说让自己跪下来给淞南赔罪得了。

    所有人都怔怔的看着叶铭,心中不免生出了些许佩服之意,这家伙也太胆大了,穆家不是虚空阁和赤月会,更不是八大家族,要是连穆家都招惹,那这五大空域,就真的没有叶铭的容身之地了。

    “放肆,真以为虚空阁赤月会杀不了你,我穆家就杀不了你了?”那老者当着这么多人被叶铭大骂,脸色立刻阴沉了下来。

    “滚一边去,我现在是挑战淞南,和其他阿猫阿狗没什么关系!”叶铭喝道。

    “你是在找死?!”那老者咬牙切齿。

    “闭嘴!”

    就在此刻,穆倩倩突然开口了:“沉叔,我尊你年长,但也用不着如此过分吧?方才你拦着我,说这是北岳,不是东海,我们不能插手,我忍了。可现在,叶铭要挑战淞南,同样不是我在我东海,你凭什么插手?”

    “小姐,淞南乃我穆家客卿,若是被杀,我穆家脸面无光。”老者沉声道。

    “你!”

    穆倩倩小脸气的铁青,喝道:“叶铭乃是我心仪的男人,被别人杀了他,我脸上就有光了?”

    “哗”

    此话一出,顿时引起诸多的喧嚣。

    连叶铭自己都呆在了原地,没想到穆倩倩竟然会这么说。

    穆倩倩脸蛋红了红,白了叶铭一眼,传音道:“给你机会了,别说我不帮你。”

    而那老者则是皱了皱眉,道:“小姐,话不能乱说,老爷说过,您的婚事,他会帮您主持,而且您身份高贵,不是什么人都攀得起的。”

    “穆沉,你要明白自己是什么身份,我穆倩倩喜欢谁,你管的到吗?!”穆倩倩小脸也是沉了下来。

    闻言,那老者看了穆倩倩一眼,但最终只是张了张嘴,没有言语。

    其实穆沉乃是从小将穆倩倩给照看大的,在穆倩倩心中的位置,可以和其父亲比肩,在说出这话之后,穆倩倩便是有些后悔了,但此刻,她也不能再说什么,只是传音道:“沉叔,对不起……”

    老者笑了笑,并未多说什么。

    穆家不阻拦,叶铭便有机会对淞南出手了,他凝视淞南,嘴角露出一抹冷笑,道:“怎么,你作为半步至高者的传承者,难道只会给别人下圈套不成?我救过你一命,方才倩倩让你救我,你说打不过他们,现在我挑战你,你难道还不敢上来不成?你这样的人,如何能够证道?就是再给你十辈子,都不可能堪透半步至高者的全部法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