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逍遥在武侠世界的日子 > 章节目录 第101章 曹正淳
    如果让高淼说一个这个以“天下第一”为蓝本的世界和“原着”有那些明显不同的话,那肯定是曹正淳。

    在这个混合的世界,高手层出不穷,厉害的太监都有好几个,“原着”那个权倾天下的东厂督主曹正淳老实了很多,至少没有那么嚣张。

    不过刘瑾的死让他看到了危险,他不想死,他要搏一搏。

    的确,在众多大佬看来,刘瑾的死就是皇帝给出来的信号,表示他已经羽翼丰满,足够掌控朝局,所谓的制衡也不再重要,为了平息民愤,恶名远扬的“阉宦”必须被清理一次。

    四大太监里面,以刘瑾和曹正淳名声最差,雨化田的西厂创立时间短,恶名不怎么显着,冯保主要目光都在大内,对于皇帝也是忠心耿耿,估计不会被清理,现在刘瑾死了,可不就是要轮到曹正淳了么。

    “所以,督主是来和我结盟的?这个笑话可是一点都不好笑。”高淼看着眼前这个鹤发童颜的大太监,不知该说什么,结盟?我特么疯了我和你结盟。

    “爵爷武功独步天下,而且不参与朝政,党争,陛下自然放心,也没什么不开眼的人会主动得罪爵爷,但是,爵爷不为以后考虑一下么?”曹正淳看着高淼,眼中闪过几丝不服和几丝畏惧,他和刘瑾实力相当,可刘瑾连高淼的压箱底功夫都没有试出来就被击杀了,换成他曹正淳,估计也讨不了好。

    高淼目前就是个地位尊崇的闲人,把高淼搞下去也得不到什么好处,还会因此恶了一个绝世高手,顺便恶了锦衣卫指挥使,皇帝最爱的妹妹和她的郡马,大内第一带刀侍卫,瑞王爱女……脑子正常的,没有人会主动得罪高淼。

    “未来?什么未来?没什么好考虑的,曹督主你要明白一件事,现在是你有求于我,拿出诚意来,否则咱们没什么好谈的。”高淼现在颇有几分无欲无求的意思,除非曹正淳拿出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否则绝对不会有任何合作,高淼还想要他的童子功真气呢。

    “爵爷想要什么?”曹正淳也不动怒,他也知道,这天下能打动高淼的东西不多,甚至他都不知道有什么可以打动高淼。

    金钱?金钱有效的话,万三千第一个出手,哪里轮得到他!权力?权力有效的话,第一个出手的肯定是皇帝!美色?飘絮的容貌天下绝顶,比得过飘絮的女子可没几个,而且这等人物,也不会被枕边风影响。

    “不是我想要什么,应该说你们有什么,我都不知道我想要什么,我喜欢稀奇古怪的玩意儿,高深莫测的武功秘籍,高僧大德的微言法语……独特的文化,稀少的记录,只要足够有趣,就可以打动我。”高淼很认真的说道。

    曹正淳一愣,转而笑道:“爵爷的爱好当真独特,东厂创立这许多年,一些孤本书籍还是有的,得空就送到爵爷府上。”

    高淼道:“曹督主客气了,说说吧,你想让我做什么,提前说好了,明着来是不可能的,我只能暗地里给你一点帮助,你也别耍什么心眼,否则为了避嫌,我只能全力出手和你划清界限。”

    “爵爷的朋友遍天下,杂家想请爵爷帮忙拉个线,让某个人不要出手,雨化田,冯保,朱无视,成是非,赵正这五个人任何一个都可以。”曹正淳略一思索,提出一个说难不难说简单不简单的要求。

    “我和冯保没什么交情,雨化田也一样,神侯和赵正忠心于陛下,我做不了主,成是非完全不可控,你不招惹他,他未必会出手,你要是敢招惹他,他一定会出手。

    不过,雨化田欠了我一个人情,而且你这东厂倒了,他的西厂就成了最大的目标,我比较有把握说服雨化田暂时不会对你动手,当然,事后落井下石不算。”

    高淼直接把雨化田卖了,他现在比自己还无欲无求,除了盯着那几个种子高手,其余的根本就无所谓,别人都以为西厂的低调是为了减小皇帝的敌视,其实是因为雨化田真的不想玩了。

    “雨化田?没想到爵爷还有这等本领,好,只要爵爷可以劝服雨化田,杂家保证给出让爵爷满意的回报,这是少林大还丹,一共三枚,就算是定金。”

    曹正淳吃了一惊,其实他就打算让高淼把成是非劝走,这么长的时间,成是非的金刚不坏神功早就已经不是秘密,他曹正淳再怎么骄傲,也不认为自己可以打败一个在世古三通。

    任凭曹正淳想破头皮也想不到,高淼竟然直接要拦住雨化田,身为东厂督主,他和这几年崛起的西厂龌龊不断,如今他要倒霉,雨化田怎么也要报复一二。

    这几年两人也交过几次手,曹正淳没有一次占了便宜,无论智慧武功全部都处在下风,如果少了雨化田出手,他可要轻松太多了。

    “少林大还丹?曹督主客气了,三日之内给你答复,这些事情要好好保密,传出去,对咱们都不好。”高淼接过大还丹,起身离开。

    “爵爷放心,此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一切事情杂家亲自操办,绝对不会暴露出去。”如果是平时,曹正淳或许会故意露出一些破绽,把高淼逼上他的战队,现在都火烧眉毛了,他要是再玩小手段,把一个厉害的盟友逼成对手,那他这个督主早就该被人算计死一百次了。

    看着高淼离开的背影,曹正淳对着空气说道:“言笑,你觉得高淼的话有几分可信度。”

    “七成以上,高淼自成名以来,事事顺遂,一言九鼎,上次抢七星盟的人,西厂欠了高淼人情,如果高淼以唇亡齿寒这个理由劝说,雨化田还是很有可能不出手的。”一个俊秀的青年突然从空气中出现,把高淼的话好好分析了一遍。

    “他刚才发现你了么?”

    “早就发现了,督主请看。”常言笑指着桌子上面的一个笑脸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