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逍遥在武侠世界的日子 > 章节目录 第146章 再临
    狂沙大漠总给人一种另类的感觉,一方面,大漠粗犷,别有一种豪气,一方面,大漠神秘,黄沙之下埋葬了无数的奇异文明,便是翻遍这个世界上所有已知的文字记录,也搞不清楚大漠之下藏了多少玄奇。

    不同的人种,民族,宗教信仰,风俗文化,在这里碰撞出了智慧的火花,西域各国常年打仗,为了战争,他们需要高强的武力,也需要强大的军械,出色的智谋,甚至是无解的毒药。

    身为冒险家古文化爱好者,高淼是非常喜欢沙漠的,虽然这里条件艰苦,危险完全不可预测,忽然刮起来的狂风,沙堆里面藏着的毒蝎,毫无规律的流沙,每一个都能要了人的性命,可是,一边与天争,与地斗,一边探寻古老而又神秘的文化,不也是一种浪漫么?

    高淼是去看热闹的,为了保证看得爽,白衣剑客这等装扮自然是不可能了,大沙漠里面白衣胜雪那是装逼爱好者,穿黑衣又太吸热,武功到了高淼的地步,早就已经寒暑不侵,但是,这就是个感觉,黑色吸热,我不爽!

    想来想去,高淼最后选择穿着普通的素色儒袍,背着书箱,不像是侠客,更像是秀才。

    到了玉门关的时候,高淼还跟了一队商队,很凑巧的是,钟元也混在了这队商队里面。

    此次出行事关重大,钟元特意做了易容,留了一把大胡子,俊朗的面容变得粗犷,不过钟元底子好,人长得帅,大胡子也好看。

    “这位兄台,小生看你面带桃花,此次出行,必有桃花运啊!”高淼闲着无聊,过去打趣钟元。

    钟元面色古怪的看了高淼一眼,高淼做了简单的易容,但是哪里瞒得过他,心说你是有多无聊,我有没有桃花你还不知道么?刚和公主结婚不久,就要犯桃花,怕不是要被皇帝剁成八块!

    “子不语怪力乱神,这位书生,你这话,可是枉读圣贤书啊!”钟元看高淼这打扮,也没有暴露高淼的身份,只不过被高淼这么打趣心头不爽,小小的反击了一下。

    “这你可就错了,我这先天演卦是周文王传下来的,孔圣人是圣贤,周文王也是圣贤啊!这位兄台,听我良言,你这次行动,既有桃花运,又有桃花劫,想要抱得美人归,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高淼这话倒也不完全是开玩笑,在碧血世界,高淼得到了孙仲寿的《相书》,仔细地研究过,对于相面之术,也有几分认识,钟元虽然留了大胡子还把脸晒黑了,但是眉间的桃运还是遮盖不住的,只是这桃运红光之中还有黑色的死劫之气,一个不好,桃花运就会变成桃花劫。

    两人很熟,高淼时常开他的玩笑,钟元对此很有免疫力,而且认识这么久,钟元也没见过高淼给人算命,只当是高淼闲的蛋疼,看到他这个熟人就过来开玩笑解闷。

    赶了这么久的路,钟元也觉得无聊,和高淼斗斗嘴也算不错:“书生好大的口气,不知你读过几本书,也敢自比周文王?在下家中已有娇妻,如何再有桃花运?”

    “大丈夫三妻四妾也没什么问题,兄台相貌不俗,一看就是能人,多娶几个未必有什么问题,就算家中有悍妇,桃运来了,你又如何挡得住,我这话可不是胡说的,而是真的,兄台此次,多有磨难,千万珍重。”

    高淼也很奇怪,钟元哪来的桃花运,但是根据面相,他还真的命犯桃花,身为好朋友,可以用这个开开玩笑,但是,其中危险,也必须提点几句。

    “当真如此?你什么时候会看相了?”钟元也知道凡是高淼严肃表情说的话,大多都会应验。

    “一直都会,真的,这一次,比什么都凶险,千万小心,不过我看你交朋友的本事不错,应该会有朋友帮忙的。”

    “我觉得也会有,我的运气一向不错。”

    提点了一下钟元之后,高淼也在思索,钟元这桃运是哪里来的,所谓的骆驼三娘不过是个出场就跪的小角色,花子武功全失,还和魏进忠勾搭上了,永宁和他已经成亲,兔儿是郡主,哪有把长公主和郡主嫁给一个人的道理,按理来说,不会再有什么桃运了啊!

    ……

    “也不知道你这地方有什么魅力,每个来大漠的人,都要来你这里转转,老板娘,一只烤羊,一壶酒,三碗米饭,再开一间上房!”高淼掏出一块金子递给金镶玉。

    面对钟元还可以露点破绽,到了龙门客栈之前,高淼做了近乎完美的易容,便是金镶玉的慧眼,都没有看出高淼的伪装。

    “好俊的公子啊,这里的秘密,公子只要住上一晚,就什么都知道了。”金镶玉一把抓过金子,一边细细的摸索,一边风情万种的挑逗高淼。

    高淼摇了摇头走向一旁坐下,说道:“我饿了,烤羊快点上来。”

    “小子,爷们儿最近手头紧,最近几天的花销,算在你账上了,放心,爷们儿不白吃你的,你在这里的安全,我负责了,大漠之上盗匪横行,你能到这里不过是运气好,到了这里,可就不敢保证了!”

    一个瞎了一只眼的大汉看高淼出手阔绰,立刻过来挑衅。

    这等事情,若是平时,金镶玉自然会管,可是今日她却笑盈盈的看着,一句话都不说。

    纵然没有看破高淼的易容,金镶玉也看出来高淼的不凡,那几个悍匪,不过是送菜,正好趁着这个机会,看看这个人武功路数。

    “聒噪,你算哪根葱!”高淼拿出一根筷子,随手扔了出去,筷子飞出,刺穿了那人的胸口,他的几个小弟看着老大死了,也不叫嚷着要报仇,忙不迭的跑路了。

    大漠之上,这等事情常有发生,上得山多终遇虎,碰到硬茬子,死了也就死了,报仇?没那本事啊!

    “公子好俊的功夫,还未请教公子高姓大名?”金镶玉柔柔的问道。

    “我叫——王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