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逍遥在武侠世界的日子 > 章节目录 第148章 身份
    “高公子这话是什么意思?”金镶玉面不改色,仍旧是一脸愤怒的看着高淼。

    “咱先来说说你的推理,高淼的画又如何,他又不是不给别人画画,我请他画一幅画,有问题么?当初大白上国宝藏争夺,鱼龙混杂,你怎么知道只有高淼去过地宫,又怎么知道玉镯就在地宫之内,金镶玉,你怀疑我,我还怀疑你呢!”高淼几句话的功夫,就把金镶玉的话辩驳了大半,彻底的占据了主动!

    金镶玉定了定神,说道:“好,就算你是王怜花,我金镶玉无能,找不到你妹妹,这一单生意我不做了,要什么赔偿你划下道来,然后,请你离开,这里是龙门客栈,是我的地盘,我不欢迎你!”

    “老板娘你是混黑道的,杀人做包子这等事情都做过不少,更别说别的了,黑道有一条铁律,拳头大的说话,现在我的拳头大,就算我不走,你拿什么赶我走,我要杀你,你反抗得了么?”

    “那就试试。”金镶玉也来了傲气,随手一挥,十几枚柳叶飞镖对这高淼飞了过去。

    “相思柳叶镖,好功夫,不过,还不到家。”高淼只是随便的招了招手,凭空生出一股吸引力,把这十几枚飞镖抓在手里。

    金镶玉知道眼前这人武功高强,也没指望十几枚飞镖就能取胜,一招之后,紧跟了十几招后招,双手疯狂挥舞,仿佛有七八条手臂,上百枚暗器对着高淼射了过去。

    这些暗器不仅仅有相思柳叶镖,还有金钱镖,追魂青蚨,铁蒺藜,钻心钉,无影针,飞刀,袖箭等十几种不同的暗器,能够把这么多不同的暗器一齐出手,金镶玉的暗器功夫,也算有点门道了,甚至和突破前的海棠都差不太多。

    可惜,即便是现在的海棠,也伤不了高淼半分,更何况是金镶玉,高淼不闪不避,双手连抓,仿佛幻影一般,金镶玉打出几件暗器,高淼就抓几件,上百件暗器,在高淼的身前堆成一堆。

    金镶玉越打越绝望,知道今天遇到硬茬子,不能善了,把平生本事尽数用了出来,她的身上藏了数百件暗器,衣袖,发髻,下摆,裤腿,绣鞋,甚至是口中,都有各不相同的暗器。

    可高淼身前仿佛是一个领域,所有暗器到了身前都会变慢,被高淼轻轻松松抓到手中,斗到最后,金镶玉已经用光了全部的暗器,连衣服后摆的“黄蜂尾后针”都给用了出来,也没有丝毫效果。

    看着高淼身前的暗器,金镶玉恐惧的说道:“妖法……你这是……是什么妖法?你是人是鬼,是人事鬼?”

    胆大如金镶玉,看到高淼这等神功,也被吓得魂不附体,这么多年,她何曾见到过这等轻轻松松就能完虐她苦练几十年的暗器功夫的存在。

    “这不是妖法,我是人,不是鬼,我的做法就是把我的真气释放在身前,形成一个领域,你的暗器到了我的真气范围之内,就如同射到了水里,附着的力量就会被我的真气消磨掉,速度大大减慢,我一伸手,这些暗器就会被我拿在手里。这门功夫还有一个名字,叫做太清罡气,怎么样,不错吧!”

    看着哆哆嗦嗦的金镶玉,高淼感觉索然无味,这等级数的高手,已经不能引起自己一丝一毫的快感了,无趣,实在是无趣。

    眼看彻底打不过了,金镶玉的脾气上来了,愤怒的吼叫道:“我输了,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我要是叫一声苦,我就不是人养的。”

    “你讲不讲道理,是你主动来找我挑衅的,现在打不过了又和我撒泼,骆驼三娘不会如此没品吧!”高淼一句话,在金镶玉耳边响起了炸雷,把她震得晕晕乎乎的。

    “什么骆驼三娘,这些日子一大群人来找骆驼三娘,东厂,锦衣卫,大内,西厂,护龙山庄,什么人都来了,你是哪一方啊?找不到骆驼三娘,拿我顶数,不怕你的主子怪罪你?”金镶玉嘴上半点不饶人。

    高淼摇了摇扇子,摇头晃脑,仿佛一个读书读傻了的读书人,悠然的说道:“你给我分析了一通,那我也分析分析你,当年简拱良奉命藏起来五颗宝珠,他还藏了一本关于冯保的罪证的账册,其中,四颗宝珠里面藏有无极仙丹,已经在公主府被人找到了,还有一个据说藏着天香豆蔻的宝珠,还有那本账册,都被一个叫做骆驼三娘的人带走了。

    有证据表明,这个骆驼三娘一直在大漠,没有回去过,那她会在这里做什么呢?大漠这么大,若是她甘心隐姓埋名,便是十万人找三年也未必找得到,但是,那骆驼三娘也是一个能人,如何甘心平淡的过一生?现在大漠之上,最有名的女人,你说是谁啊?

    最重要的是,骆驼三娘当年最擅长的武功,就是暗器功夫,她是蜀中唐门传人,现在,你有什么补充的么?”

    金镶玉强辩道:“别说我不是,就算我是,你又能拿我怎么样,酷刑招呼,来啊,老娘要是眨一下眼皮,就是你养的。”

    “我对你没兴趣,窗外的那位兄弟对你才有兴趣,不信你看看。”高淼看向了窗外,也就在此时,一把长剑打碎了窗户,碎片直奔高淼而去。

    高淼以护体罡气挡住了那些碎片,那人对着高淼,一连十几剑,每一剑都带有伏虎之力,高淼还不想拆穿这个马甲,没有用自己最擅长的武功,好在,自己的高招不少。

    对着长剑一指点出,金黄色的指力打在宝剑之上,每一指,便打退一剑,绝无半点偏差。

    “大理段氏一阳指,阁下是谁?”钟元一把拉过金镶玉,定睛看着高淼。

    “这个很重要么?要走赶紧走,要不然,听到这里的动静,别的势力的人就该上来了。”

    “后会有期。”钟元考虑了半秒钟,拉着金镶玉就赶紧离开了,这人给人的感觉太过于诡异,他也没有什么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