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麒麟剑 > 章节目录 四个老妖婆
    “云哥攻东南方。”

    麒麟和陆羽云闻言,不约而同攻向东南方,东南方传来一声惨叫,他们五人趁着东南方暂时无人接应的空档,冲了出去。

    眼前突然一片明亮,就在暗室中,白雪、杨怡不适宜的闭上眼睛。

    “居然有人能闯入死阵,云凌宫要换主人了吗?”一声苍老的犹如锯子割据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让人分辨不出她的位置。

    “晚辈无意闯入生死阵,还望前辈海涵放我们一条生路”麒麟恭敬有礼的说道。

    对方一阵狂笑,震耳欲聋,头痛欲裂,陆羽云捂住沈思芸的耳朵,将她紧紧的护在怀中,麒麟则将杨怡护在怀中,伺机找出敌人的方位。

    “她们、她们有四个人。”沈思芸虚弱的说道。

    “麒麟兄,她们有四个人,分别在东南西北四个位置。”陆羽云将沈思芸的大声告诉麒麟。

    麒麟眼中寒光微闪,正要出手时,敌人停住了笑声。

    “刚是谁说我们有四个人的?”苍老难听的声音再次贯穿了耳朵。

    “是、是我。”沈思芸轻若无声的答道。

    “哈哈哈……”又是一阵怪笑,不过这次没有任何杀伤力。

    “不知前辈为何发笑?”麒麟和陆羽云心意相通的互视一眼,将几位女子严密的保护起来。

    “云凌宫什么时候多了两个男人。”

    麒麟聚神凝听,经过沈思芸的提醒,他终于听出了对方的声音,确实是有四个人,她们四个同时开口,声音相似度可谓以假乱真,让人产生是一个人在说话的错觉。

    “前辈,我们是为救人而来,并不是存心冒犯,还望前辈放我们出去。”

    “所谓死阵,就是一定要死人,你们五个选一个出来,或许我老太婆心情好,可以放你们一马。”

    “你这是什么鬼话,要是我们想死,还会到这来。”杨怡气愤的说道,这云凌宫没一个正常的,那沈思芸哪里不走,非跑这来,害得他们无辜受牵连。

    “哈哈哈,那就不要怪我老太婆不客气了。”

    看不清敌人的具体位置,飞针犹如毛毛细雨,漫天而来。

    麒麟一掌将飞针打散,飞针飞入石岩中只剩下点点针孔。

    “想不到还有个武功高手在里面。”苍老的声音透着嗜血的兴奋,一时间天旋地转。

    白雪只觉胸闷,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雪儿。”

    “白弟。”

    麒麟和陆羽云大惊,他们只顾着没有武功的沈思芸和武功底子差的杨怡,忽略了白雪。

    “放心,我没事。”白雪捂住胸口,她也不明白自己是何时受的内伤。

    “真的没事吗,怕是活不过明天的日出了。”苍老的声音幸灾乐祸的笑道。

    “老妖婆,你少危言耸听,别人不知道,你以为我也不知道,你们不过是被世人抛弃的自怜自艾的胆小鬼,什么生死阵,还不是你们为了苟延残喘而找的借口。”

    “该死、该死、该死、确实该死。”四个人被白雪的话激的杀气暴涨,他们的炼妖杖、伏魔刀,鬼头镰刀和蛇鞭不约而同杀向五人,内力深厚非麒麟一人可挡。

    五人不敢硬拼,只能智取,他们躲到一块大石头后面,哪知石头被四个老太婆的兵器击得粉碎。

    “你这个扫把星,没事就没事,干嘛拿话刺激他们,这下好了刺激过头了。”杨怡忍不住的埋怨白雪。

    白雪忽略胸口的痛感,她瞪了杨怡一眼,这女人永远都是事后诸葛亮。

    “两位姑娘,是我不好,我不该引你们进来,对不起。”

    “没事,要不是有人鲁莽想杀你,你也不会出此下策。”白雪说着冷笑的瞄了杨怡一眼,现在不是内讧的时候,她们的账能不能活着出去算还不一定。

    陆羽云凑近白雪:“白弟,你真的没事吗,我看你的脸色很苍白。”

    白雪心头一暖,微笑中犹如春风过境,枯木逢生:“陆兄,借你弯月刀一用,可否?”

    陆羽云闻言二话不说奉上自己的宝刀,白雪接过刀,手有意无意触到麒麟的背部,随后眼都不眨的将刀抛向天空。

    四个老太婆的兵器朝着刀的方向袭去,同一时间,麒麟的冰石飞出朝着四个人的方位破风而去。四个老太婆被迫现身,她们的容貌可谓吓煞旁人。

    “果然是老妖婆,和鬼如出一辙。”白雪冷笑着,强压住心中的恐惧。

    杨怡和沈思芸被老妖婆的面貌吓得不敢抬头,只好躲在陆、麒二人身后。

    “杀了他们。”

    “杀了他们。”

    “杀了他们,杀了她们。”

    四个老太婆怒不可遏的说道,随即放声纵笑,笑声在整个洞府里震荡,饶是麒麟也无可避免被这深厚的内力扰乱心智。

    白雪捂住耳朵,痛苦的蹲在地上,她的胸口越来越痛,呼吸越来越困难,仿佛下一秒就会窒息而死。

    杨怡和沈思芸干脆昏死过去,陆羽云额上冒着冷汗,可以看出他也快扛不住了。

    麒麟见同伴都处在水深火热中,他放下捂住耳朵的手,一招冰天冻地瞬间将大地结冰,四个老太婆被掌风所迫停止笑声,分别落在四块巨大的岩石上。

    “杀了他。”一个位立在东方的满面疤痕没有鼻子的白发老太婆残虐的厉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