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麒麟剑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六章 没那个本事
    徐青青痴痴的凝视着东方旭,这些天她最想念的便是他的声音、他的笑容,还有他对她的温柔。

    “小师兄。”尚丁玲知道东方旭一定会来,他是世上最善良的人也是最疼爱她们的人,一定不会忍心看到她们自相残杀。

    东方旭越过徐青青,朝她点了点头,意思是要她安心。

    “你们全部出去。”

    “是,少庄主。”十个人带着自己的剑,一次退出。

    “不可以,旭哥,他们不是好人,是企图盗取宝剑的毛贼,放过他们就等于放虎归山,不可以。”徐青青见东方旭的眼中只有尚丁玲,顿时妒火中烧,怒不可遏。

    “够了青青,玲儿的为人你还不了解吗,她绝对不会做出有损山庄利益的事,这一点我深信不疑,你也应该如此。”东方旭平静的看着徐青青,眼中是难掩的怜悯。

    “我,我没有不相信她,我只是不相信他们。”徐青青将矛头直指麒麟和飘儿,大有让他们背黑锅的意思。

    麒麟心中感叹,这算是歪打正着还是天网恢恢?

    “飘哥,佳弟穿好衣服,我们走。”尚丁玲不是一个任由人欺负的主,但是在这,她不想争辩什么,既然他们不信任她和她的朋友,那他们就离开,她尚丁玲就不信天大地大还没有她的容身之处。

    麒麟忙点头,本来他也就脱了一件外套,现在只需套上就是。飘儿的衣服根本就没脱,她更方便,穿个鞋就算完事。

    “旭哥,你看他们的衣服都没来得及换,肯定是贼。”徐青青斩钉截铁的说道。

    麒麟错愕,他看了看自己和飘儿,确实衣服都好好的穿在身上,要是换作他是徐青青他也会生疑。

    “他们一直都是这样,没什么好怀疑的。”

    “是吗?”徐青青说着,步步逼近,麒麟抱着飘儿,躲在尚丁玲的身后,他现在毒素未清,可不想贸然动武。

    尚丁玲冷冷的看着她师姐,徐青青将被子一掀,表面像是在找赃物,实则也是在找赃物,不过结果令她大为失望,那被子暖烘烘的,一摸就知不是刚刚钻进去的。

    尚丁玲护着麒麟和飘儿,拿金铃的手有些颤抖,像是手臂上的伤口经刚刚一闹给裂开了。

    “青青别闹了。”东方旭也生气了,他要说几遍她才能明白,难道非要将尚丁玲逼走她才开心吗?

    “旭哥,我没有闹,你想想山庄一直都很安宁,为什么他们一来就出了这么大的事,若不是他们做的,他们何必心虚,对我百般阻扰。”

    “青青说得对,我们不能冤枉一个好人,也不能放过一个坏人。”东方皓阴沉着声音,走了进来。

    “师傅,青青想死您老人家了。”徐青青一个箭步冲上去抱住东方皓,东方皓抚摸着她的头,心情好了不少。

    东方旭看着紧抱住东方皓的徐青青,眉宇微微皱起,看来,玲儿要想带着这两人平静的离开剑庄是不可能的了,都怪自己想事不周到连累他们三个。

    麒麟、飘儿、尚丁玲三人被带到了凝气堂,在场除了东方旭所有人都虎视眈眈的瞪着他们,一副恨不能将他们生吞活剥的样子。

    “你们把手伸出来。”东方皓威严的命令道。

    麒麟看着飘儿又望望尚丁玲,见尚丁玲冲他点点头,他不得已的伸出左手。

    徐青青在东方皓的指示下,查看麒麟三人的双手,尚丁玲白皙的手掌摊开无异样,飘儿微红的手掌也无异样。瞄了一眼麒麟的左手,徐青青像是发现了宝贝一般,眼中闪过一丝狠毒的笑意。

    “你的右手为什么不拿出来?”

    语出,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被麒麟藏起的右手上,就连尚丁玲也微微变了脸色,她曾经不止一次怀疑他不简单,难道这些怀疑都是对的?

    “我凭什么给你看,你又不是我老婆。”麒麟说话间朝一脸疑虑的尚丁玲眨了眨右眼。

    尚丁玲无奈的单手扶额,都什么时候了他还有心情玩笑,也正是这个动作,让她瞬间明白麒麟为什么不愿伸出他的右手。

    “飘哥,伸出你的手。”尚丁玲说着,将麒麟紧握的右手摊开。

    “偷入师傅书房,打伤我师兄的果然是你。”徐青青面露得意之色,这回看她的师妹还有何脸面在剑庄立足。

    “来人,把他们拖出去乱棍打死。”东方皓一声令下,几个剑庄弟子冲上去将麒麟和飘儿围起来,他们一直爱护有加的小师妹竟被这么一个无名无辈的小货色迷惑,叫他们怎么不气不怒不恨。

    “不,不是他!”尚丁玲张开双手,不让她的师兄们上前,她直直的跪了下去“师傅,他们不是凶手,飘哥的手上之所以有血,是因为他太过害怕,一直紧抓着我。”

    “小师妹,你就别为他们开脱,人证物证俱在,他必死无疑。”

    “不,不是的,师傅,在我们赶回山庄的路上曾遇到云凌圣女和一个黑衣人,玲儿不慎被他砍伤胳膊,适才和师姐过招,只觉手臂疼痛无力,想是伤口裂开了。”尚丁玲说着扭头看了一眼胳膊,上面果然血迹斑斑。

    “哼,如何能证明他手上的血不是你的,玲儿你真是越来越叫为师失望了。”

    “我能证明这血是我弟妹的。”麒麟从尚丁玲身后走出来,只见她问尚丁玲要了一块手帕,用力擦了两下,手上的血迹果真没有了。

    东方皓冷眼看着麒麟的手,中了他的瘴毒,手掌一定会成暗紫色,但他的手掌与常人无异,显然与那个偷入他书房的人不是同一个人,想来他也没那个本事。

    挥挥手,那几个弟子见庄主示意放人,都不甘心的退下。

    “师傅……”

    “青青,你风尘仆仆的赶回来也累了,先下去休息吧,这有我和庄主在,定会将事情查个水落石出。”一直在旁边默默观看这一切的东方旭,温和却不容拒绝的开口。

    啦啦啦,更多精彩敬请期待,喜欢本书的亲们,记得要收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