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超级坏仙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二十七章 杀了寒武子!
    极乐真人再也没有丝毫犹豫,卷去一阵红云,掉头就跑,越快越好。

    其实只怪极乐真人见识太低,不认识逍遥子,不知道逍遥子所说的家破人亡,指的就是甄坏把他煮菜炖汤的锅子给弄坏了而已。

    若是让逍遥子直接看到寒武子的剑气,肯定会在第一时间认出寒武子,只不过凤冉在逍遥子进入晴雪洞府的第一时间,就已经感觉到逍遥子的到来。因为逍遥子并不像极乐真人一样是偷偷的潜行进来,而是用一把巨大的斧头,直截了当的劈开了洞府大门,毫不掩饰的出现在晴雪洞府。

    凤冉自己的洞府,自己设下的阵法,对于整个晴雪洞府,就如同她的手臂一样了解。在逍遥子出现的第一时间,她就把这个消息告诉了甄坏,而寒武子也立刻收敛剑气,不让逍遥子看到任何破绽。

    所以,等到逍遥子进入药园的时候,只以为寒武子和叶落也已经离开此地。

    刚刚只要甄坏稍稍露出破绽,那极乐真人卷入重来,虽然被甄坏断去一只手掌,又被九岳砸坏小半边身体,可依旧保留有百分之九十的战斗力,要是真的与逍遥子单挑,谁胜谁负还是一个问题。

    可极乐真人或许天生有某些心里缺陷,在逍遥子说自己家破人亡,全部是甄坏的罪名之后,余下的事情他就再也不想听了,只觉得甄坏深不可测,就是炼狱恶魔一样的人物。这满头胡子之人在全家被杀之后,居然还不敢找甄坏报仇,只敢嚎唠大哭,由此极乐真人就得出一个结论:此人太过可怕,太过危险,还是离他越远越好,以后最好再也不要相见,宁与其老死不相往来……

    极乐真人走后,甄坏提着的心神终于放松,斜着身子依靠在霸下身上,已经没有力气去给地上的荆月解开纱带,只能眼巴巴的看着逍遥子,到:“前辈你可知道那片红雾是何人?”

    “我管他是何人?不过这人杀气腾腾的,怎么不杀你?”逍遥子满脸正经,用毫无一点幸灾乐祸的语气说道。

    甄坏问道:“他杀我对你有好处,我又不好吃!不过此人和你非常般配,这人最大的爱好也是吃,和你一样,锅子不离身……”

    “别别别……”逍遥子连连摇手,浑身一阵阵恶寒,反驳道:“此人真元不阴不阳,不纯不杂,很可能分不出男女,你小子还是把他留给你自己吧,老头我不好这一口。不过他若是真的要杀你小子,那不本老头是绝对不会坐视不理,只要救了你小子一条性命,我就是你天罡宗的大恩人,到时候要寒武子把老婆让给我,他就再也找不到借口推辞了!”

    “不知我天罡宗前辈寒武子的道侣到底是何人,竟然连前辈都这么着急敬仰?”

    甄坏好歹是没有用“老婆”和“挖墙脚”代替道侣和敬仰,毕竟他是一个学过党-国八荣八耻的大好青年。

    提起寒武子的道侣,逍遥子就变得有些气垒,却还是回答了甄坏,瓮声瓮气的说道:“那女人就是剑神叶落了,女扮男装耍的天下高手团团转,可后来几乎人人都知道剑神叶落是个娘们,只有你天罡宗那榆木脑袋的寒武子,还以为别人和他一样身上是带棍子的。结果寒武子一味的把叶落当男人,叶落也只好说自己有一个妹妹叫叶霜,想要寒武子娶她妹妹,其实说白了就是以身相许,后来……”

    “后来呢?”对于天字第一号打手寒武子的历史,甄坏还是十分的感兴趣。

    “后来那叶落换回女装,在落枫城等候了寒武子一万年,都没等到寒武子前去相见。修真界从此只知道女装的叶霜,却差点忘记了剑神叶落,而落枫城也以为叶落和寒武子一样,消失在了修真界,或者已经飞升仙界,从此再难回来。直到最近天罡宗再现寒武子剑气,她才终于换回男装,去了天罡宗……”

    嘿嘿!

    甄坏心头一阵干笑,没想到那一本正经看似堂堂正正的寒武子,竟然也有这么一段缠缠绵绵要死要后的爱情故事,实在让人振奋啊。

    只不过这心头一阵小欢喜,冲不淡甄坏心中的郁结。凤冉体内欢喜真元没有驱除,而天罡宗中的清娴师姐,正等着他带着怒莲回去救命呢。正所谓一个晚上的高-潮,怎能满足甄坏生活的低潮?人生或许就是如此,跌跌荡荡,就像是做女上男下的生理运动一样,总有淡季和旺季的分别。

    甄坏在和谐社会有一个最大的理想,就是每天踩着一双人字拖鞋,穿着小红背心,在套上一条三分小短裤,提着大水壶去街上打轩尼诗或者XO。

    只不过到了修真界,这理想是再难以实现了,然后理想就变成了飞升仙界。可是随着甄坏遇到的超越天仙后期的高手越来越多,心中的疑虑就越来越深,他不知道为何蛮神们的修为都要远远超过天仙后期,可却迟迟不肯飞升,而那些不到天仙后期的高手,例如星河派那些人,却一心想要飞升仙界。

    莫非仙界也像《围城》,外面的人想进去,里面的人想出来?

    或许所谓蛮神,就是看透了那仙界真像的修真者。

    “小子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刚刚那红粉粉的人,就是极乐真人吧?你小子竟然在一日之内见到极乐真人与寒武子还有叶落,实在是从狗屎运中走出了一条康庄大道!你快快告诉我,那寒武子与叶落到底去了何方?”语气也变得有些焦急,逍遥子揪着自己的胡须,圆蹬蹬的眼睛瞅着甄坏。

    “晚辈真不知道!”甄坏毅然决然回应道。

    “情杀!肯定是情杀!他们两人一旦单独在一起,以现在、而今、眼目下、的情况,肯定会一个被另外一个杀死,然后剩下那个人会自杀,我一定要制止这种惨剧发生!”逍遥子一脸的正义,一脸的悲天悯人,然后也不顾甄坏和荆月在场,喃喃道:“叶落这样的女子,怎能寒碜在寒武子那人手中,太可惜了!太可惜了!只有我逍遥子,才能给她幸福……”

    “那你准备怎么办?”甄坏问道。

    逍遥子道:“杀了寒武子!”

    “可晚辈并不知道寒武子所在何方啊,前辈不是说寒武子和叶落已经远去,以晚辈的修为,又怎么知道他们去了何方?”

    逍遥子眼神一闪,盯着甄坏,道:“寒武子,他……就在你体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