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超级坏仙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八十二章 深不可测
    群山之间,天罡之巅,夜色正浓。

    毕云涛双手一拱,道:“弟子无异议,甄坏师侄天资斐然,理当成为我天罡宗掌门。”

    “弟子无异议……”

    吴湾与毕云涛,二人平日里只顾着炼丹修道,基本上天罡宗大小事情,都放手不管。反倒是将教育后辈弟子的事情,都交在了八云身上。而八云心性随和,对于掌门位置,也从未有过想法,再说甄坏是她弟子,她心中有的只是高兴,全无妒忌。

    “如此甚好,甄坏此去金庭府,他说有十成的把握,我等不妨拭目以待。”返须子轻轻捋着胡须,感叹道:“五十年前甄坏自从被清儿打了一掌掌心雷之后,就像是变了一个人,比之以前不知道灵动了多少,其后更是福缘深厚,此去金庭府肯定能化险为夷,你等无须担心。”

    这话不仅仅是在安慰八云等人,更是在安慰他自己。

    金庭府所在,远离紫晓宗五百里,离天罡宗六百里。

    群山拱要,秋色连天,无穷黄叶,纷纷飘落。

    甄坏去金庭府,自然是走不得正门。也不知道那五行上人是何种心思,竟然设置了那么一个荒谬的阵法,只有童男童女,能够进入正门。若非是处女处男,一旦进入金庭府,就会引发阵势,到时候天雷齐发,真火肆意,少不得要把进去之人化为灰烬。

    与那晴雪真人凤冉一夕情缘之后,甄坏却已经不再是也不可能是处男了。

    所以,要进入金庭府,依旧是要走水道。

    来到那地牢门外,甄坏也不进去,就从乾坤戒指中摆出一张桌子,以及满座的酒菜,放到那地底地下河道旁边,慢慢的坐着喝,而寒武子早已经遁入地下河道中,那水中阴气昂然,自然是寒武子这等魂魄之身的最爱。

    摆出一张酒桌,喝着天罡宗酿造的小酒,甄坏等的就是花间宗那一片天仙期高手,以及花间宗少宗主紫阳。

    果不其然,片刻之后,一行人影出现在河道尽头,于白苍苍的水雾当中,慢慢显现出人影来。

    为首之人相貌堂堂,俊美无比,每一个脚步踏出,都有天生的贵气蕴涵于步履之间,端的有无穷世家子弟风范,姿态气宇轩昂。

    此人,正是花间宗少宗主紫阳。

    “你是何人?”

    紫阳老远就已经看到了甄坏,却装作没看见,默不作声。直到他身后十多个天仙期高手,将甄坏团团围住之后,他才开口说话。

    端着一杯小酒,甄坏道:“我小小一个少年修真者,你花间宗现在十多个天仙期高手在金庭府中,你紫阳竟然要等他们把我围住了之后,才敢和我说话。你这花间宗的少宗主,胆子未免太小了,竟然如此畏首畏尾,不知道当初在金庭府中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的威风,现在哪儿去了!”

    “是你!”

    紫阳眼神一愣,忽然想起这人,就是五十年前在金庭府遇到,然后用那剑势伤了他之人。

    “当初被你侥幸逃脱,留下小命存活至今,难道今天你是活得不耐烦了,自己送上门来?”话虽如此,可是紫阳却不敢轻举妄动。因为这金庭府入口之处,就有两个天仙期的花间宗高手守在那里,此人能够进入金庭府而不被两个天仙期高手发现,此等本领,由不得紫阳不鸡动。

    “哈哈哈……道友说得好。可紫阳道友难道忘记了,五十年前,若非是我先触发了阵势身受重伤,那一剑之下,你有命在?”

    不顾被十多个天仙期高手围困,甄坏冷眼反问,平视紫阳,手中拿着一个酒杯,看那架势,似乎完全不将花间宗十多个天仙期高手放在眼中。

    紫阳心绪越发的冷冽,心道:“不论此人是何来历,今日我花间宗十多天仙期高手在此,少不得要此人魂飞魄散,灰飞烟灭!”

    “杀了此狂妄之人!”

    紫阳一声令下,那十多个天仙期高手连法宝都不愿意动用法宝,紫阳暗喝一声,骂道:“施展苍生灭灵术,我要此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永世在我花间宗为奴,死也不得超生!”

    “遵令!”

    他身旁一天仙期高手,猛的一点头,双手在胸前划出一道鲜红亮丽的痕迹,好似有无穷的血液,就像一条大河蜿蜒流淌在他手中。然后那血光猛的一爆,化为一朵娇艳无比的血色鲜花,朝着甄坏罩去。花朵貌似是有无穷的魅力,无穷血腥之气,朝着甄坏滚滚而来。仿佛连甄坏的心神都要牵扯进去。这地下河道之内,先前只有一条地下河道,就连光线都没有几分,环境极为幽暗,这时候血色鲜花升起,整个地下河道两旁,都被染上一层血红。

    从上游潺潺流下来的地下河道,此时血光荡漾,好似地狱血河,端的是极为恐怖。

    嘣!

    遽然一剑,从甄坏指尖射出。

    那声势浩大的血色鲜花在这一剑之下,化为片片碎屑,掉落在地下河旁边,而漫天的红光也为之一收,消失不见。

    “此人竟然能挡住半夏子长老的苍生灭灵术,此人的修为,难道也是天仙中期,和那半夏子长老齐平?”紫阳面色迅速变幻,想起五十年前他与甄坏交手的画面,那一道犀利无比的剑光,顿时后背生出冷汗,对他旁那施法之人道:“请问长老,此人实力如何?”

    “术仙期修为,实力深不可测!”

    两种极为矛盾的结论,怎么都便像是从以严谨著称的花间宗长老半夏子口中说出,可声音却实实在在的响起在紫阳耳边。术仙期修为,实力竟然能达到深不可测,紫阳瞬间觉得是遇到了天下间最好笑的事情,可他又不敢笑出声来。

    虽然紫阳是花间宗少宗主,可他身边半夏子,却是花间宗长老。地位崇高,不在他这个少宗主之下。

    “敢问这位道友,才此金庭府,所谓何事?”紫阳换成一副商量的语气,问道。话语语气,可是眼中寒光闪闪动动,俨然是杀意盎然,想要灭了甄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