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超级坏仙 > 章节目录 第三百四十四章 枯木逢春七千年
    剑神称号,落枫古城叶家世代传承,并非是某一人能够在修真界之内,存活一百七十余万年而不死,落枫古城叶家也没有那么一人,能够突破到道君的道行,不受修真界天地规则的所有限制,可以永垂不朽,天地同寿。

    这修真界剑神的称号,乃是落枫城一百七十万年传承,用一百七十代传人一代一代的传承下来,在修真界屹立不倒。由此也可以得知,那道君境界,是何等高深,落枫城叶家一百七十万年,一百七十代剑神,都没有依然能能够有人达到道君境界。纵使修真界的剑神又如何,与蛮神高手一样,号称为神,最终还是只有十万年寿命,就会身死。

    这百万年来,修真界有不少高手逗留了整整十万年之后,在临死之前片刻,不得不飞升仙界,任那仙界高手奴役。

    不过,只要道行境界到了,飞升仙界之后,用几千年上万年时间采集仙界灵气,将修为提升到与道行齐平的地步,修真界这等蛮神大多都是大罗金仙道果,有极少数还是仙君道果,飞升仙界之后也是一方势力。只不过仙界仙人,对于从修真界飞升而来的修真者极端的排外,或者将其奴役,或者是打压限制其发展,这也是很多蛮神高手不愿意飞升仙界的理由。

    对于仙界那些仙君来说,修真界飞升的修真者,一旦在仙界之内拥有了巨大实力,对他们就是一个天大的威胁,会危及到他们的权利以及地位。

    数百万年以来,修真界逗留不肯飞升的高手,都希望修真界能出一个道君级别人物,在仙界扛起大旗,不让仙界仙人蹂躏奴役,像那当初几万年前飞升的仙人,现在几万年时间过去了,在仙界也只能混到太乙金仙的修为,而像剃头与句亡这等蛮神高手,用几万年时间在修真界便修炼到了大罗金仙道果,这便是修真界与仙界的区别。而类似雷狱真人这等豪强,有那仙君道行,而六道与傲天等人,能领悟一两分远古法则,比起仙界仙人,不仅仅是天资卓绝,这其中另有缘由。

    叶霜所说,在黄泉河畔取水,被释空真人日夜思念的那个“叶霜”,就是万年之前与释空真人联手大战仙界仙人的剑神叶落。而现在叶霜也以剑神叶落的身份出现,没有其他的原因,只因为落枫城叶家这一代剑神,就只有一个名字,那就是叶落。

    只有下一代剑神成长起来,才能顶替这一代剑神,剑神之名才会换成其他。

    黄泉河畔那个叶霜,本名就叫叶落,与落枫城这个叶霜,乃是姐妹关系,同父同母。当初大战仙人之后,叶落与释空真人一同发剑,将那仙人下凡的通道空间缝隙寂灭,叶落与释空真人虽然兄弟相称,却暗自对释空真人生出情愫,便与释空真人说:“我有一妹妹,名为叶霜,我欲要将她许配给释空兄为妻,不知兄长意下如何?”

    当初释空还不知道叶落实际上是女人,本来二人情同兄弟,若是能娶叶落的妹妹为妻,当然是亲上加亲,实在是一件喜事,所以欣然答应。而此时释空真人也已经知道,落枫城叶家的剑神,每个十万年传承一代,而上代剑神,十万年之后必定会死去。

    于是释空真人对叶落兄弟情深,便想要破碎虚空去仙界之内,夺取万灵圣水,想要将万灵圣水交给剑神叶落,让其重铸一个魂魄,也想要将万灵圣水当做是聘礼,用来迎娶叶落的妹妹叶霜为妻。

    其后剑神叶落便回了落枫城,换成女装,将剑神传承交给叶霜,二人的名字也调换了一下。

    从此,修真界剑神名号未变,但是剑神其人,其实已经换了一个。

    换回女装之后,叶落便自称为叶霜,去约定之地见释空真人,只可惜苦等了整整千年,都得不到释空真人消息。叶落一气之下,以为释空真人是知道了她便是剑神叶落,以为释空真人在怨恨她女扮男装欺骗与他,从此老死不相往来。

    当是时也,叶落万念俱灰,觉得人世间再无牵挂,只想追寻叶家剑道巅峰,由爱生恨。或者也不能完全算是怨恨,叶落想要释空真人知道,普天之下,除了他释空真人带有远古空间法则的真空大剑式,还有她叶家生死一剑,比起真空大剑式不差分毫。

    那女子能继承剑神称号,胸中未尝没有一颗挣争强好胜的心。

    结果,叶落留下羽书,直到释空真人从仙界夺取了万灵圣水,肉身毁掉只剩下魂魄从仙界回来,来到了当初两人约定之地。可是佳人已经离去,只有羽书尚且存在。那羽书上写明:“炼狱空间,黄泉河畔,若有缘,方可再见。”

    等看到羽书之时,见到那熟悉的字体,释空真人恍然大悟,当初与他共战仙界仙人的剑神叶落,与在约定之地等待他的那个女子,实际上就是同一个人。因为这羽书上面的字体,笔走龙蛇,他最是熟悉,就是他那生死兄弟剑神叶落的笔迹。

    去炼狱空间,需要突破空间壁障,就连释空真人破碎虚空的真空大剑式,也破不开炼狱之门。而叶落与释空真人当初大战仙人之时,曾经合力斩杀上清虚皇道君手下一位仙君,夺取了一件名为空间之锥的法宝,有破碎虚空之威能,比起当初的释空神剑更为玄奇。

    上清虚皇道君,在仙界号称为空间之君,掌空间法则,手下数名仙君,威势万千。即使名义上的仙界之主九宫尚书道君,也不敢轻易与上清虚皇道君争锋,当初万年之前仙凡大战,上清虚皇道君并未参加,只是派出手下仙君一名,带着极品仙器空间之锥下凡而来。

    像这等仙界道君,只求达到,只为突破天地规则,成为超脱宇宙的至高存在,什么仙界与修真界之争,已经不能被他们放在心上。

    不过,诸天之心这等天地至宝,或许道君这般仙界巅峰的存在,也会为之动心。

    寒武子一直在甄坏丹田之内,此时此刻得知黄泉河畔那个女子,并非与这叶霜是同一个人,而是血亲姐妹,他心神顿时放松,若是与释空真人同时爱上一个女子,而释空真人为了那个女子,情愿化作一株紫竹,只求那女子能在黄泉河畔取水的时候,会回眸看那紫竹一眼。

    他正在纠结的时候,一股沛然正气,包裹着他的魂魄,从甄坏丹田之内飞了出来。

    滚滚三味真火,将甄坏周围十丈之内的空间都笼罩在其中,天地之间的阳气不能进入,而寒武子魂魄形成人形虚影,站立在叶霜面前。

    相别七千余年,今时今日,两人再度相见。

    啪!

    叶霜元婴出窍,挥手将扬起元婴魂魄手掌,狠狠的甩在寒武子脸上。

    “为什么……”

    叶霜赫然发问,元婴回到体内,泪眼朦胧,雪白的脸上滑落泪滴,质问寒武子道:“为什么!七千年来,你都不肯来落枫城看我一眼,你也不肯传一个消息过来。难道你寒武子以为,我叶霜就是那等女子,会因为你肉身不存,只剩下魂魄之躯,就不肯与你相见?”

    那一巴掌,打的是惊心动魄,啪的一声,甄坏与凤冉听在耳中,小心肝扑通扑通的跳。

    想当初甄坏在遇到危险地时候看,寒武子出现之时,都要威风凛凛的道出一句:“放肆!”,当初那种威势,让甄坏都敬仰了很久,暗想这寒武子前辈不愧为天罡宗几千年前的绝世高手,这等气势凌人,实在足够威风。

    不过,当初威风至极的寒武子,在叶霜面前,闭目不语,从头到尾都说不出一句话来。

    “从七千年前,我回到落枫古城之后,就换身为女装,从此天下修真界,除了我落枫古城的修真者还自欺欺人认为剑神是男子之外。天下修真者,除了那些后辈修真,所有高手都知道剑神乃是女儿身,为何你还不肯前来见我?”

    一声连着一声,劈面朝着寒武子问去。

    朝阳升起的时候,叶霜从西北被天空纵贯千里剑锋,以寒照剑施展出生死一剑,何等的威风。在天下修真者面前,乃是不世高人风范,让天下修真者仰视。可这时候见了寒武子,便完全情绪失控,泪水不断落下,好似一个受人欺负,受人遗弃的小姑娘。

    再也没有一丝一毫,当世剑神的风度气势。

    “霜……霜儿……”

    寒武子这几个字说出,叶霜忽然停止流泪,定定的看了一眼寒武子。便用沛然剑气,护在寒武子周身,手臂一挥,又是一道剑气拍出,将甄坏与凤冉两人,一起送出了几百丈之外。

    啥也不说了,甄坏拉着凤冉的手掌,道:“看来寒武子那老头,枯木逢春,春天算是来了。”

    却见凤冉脸色羞红,此时此刻是在落枫古城之内,剑神一脉虽然人数不多,可是来来往往也偶尔会有修真者出现。落枫古城叶家的修真者,太乙金仙高手随便都能选出十人,当然是活的历史悠久,自然有不少人,认识凤冉整个万年之前的蛮神第一美女,这时候见甄坏与凤冉手拉手漫步在树叶之间,激起那些人一片暧昧的笑容。

    被一群人强烈围观,凤冉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可是见到甄坏那坏坏的,又有点傻傻的笑容,顿时心头一荡,啥也不说就将头依靠在甄坏肩膀,倍增温馨。

    落枫古城乃是建立在古枫树之下,叶家的修真者一百多万年以来,都住在这枫树上面,枫树高达几千丈,枝叶繁茂。枝干都有几十丈大小,叶家的修真者就在这大树枝条之间,搭建了不少房屋,作为百万年来居住之地。

    旭日恰好升到了中天,枫叶已经落尽,点点日光洒落下来,甄坏想起在九幽宗广场之内,那些花间宗的弟子说雷狱真人当初与花间宗签订城下之盟。硬是将花间宗护山灵兽的精血全部抽干,百年之后雷狱真人与蓝翎王大战,已经是轮回生死经第八重境界。

    再将轮回生死经的经文在心头浏览一遍,甄坏的心神,全部聚集在那几句话之上:“地之所在、六合之间、照之以日月、经之以星辰、纪之以四时、要之以阴阳、神灵所以生、万物所以盛、其物异形、或夭或寿、唯经天纬地,能通其道……”

    为何经天纬地?甄坏想起当初雷狱真人要抽干灵兽精血,然后百年之后修炼到轮回生死第八重,肯定就是根据轮回生死经这几句经文而来。所谓万物神灵以生,或夭或寿,而唯经天纬地,就是要采集万物精气,用以自身修炼。吞噬灵兽精血,正好也是合符轮回生死经的纲要。

    若要说起灵兽精血,天罡宗当然没有啥护山灵兽。门派都沦落了几千年,哪里还养得起什么护山灵兽。

    像神霄道宗那样养一些养一些金翅大鹏后代,那得多少天材地宝啊!天罡宗当初给紫晓宗交税的天材地宝都没有,实在是穷得不堪回首。不过现在甄坏有了苍莽福地之后,哪怕养一大群,养个几千只都没问题,现在霸下和那一只火红小麻雀,在天罡宗就生活得极为滋润。

    没有护山灵兽,甄坏却有十几只远古巨兽,都是天仙后期修为,那些远古巨兽的精血,比起花间宗护山灵兽,要好上无数倍,还有那倒吊在山崖下面的凤凰。心头一想凤凰精血,甄坏就脸上一阵坏笑,已经是修炼到了轮回生死经第六重巅峰,只差一步就到轮回生死经第七重。

    轮回生死经与寻常的功法不同,第六重尚在天仙期修为。等到了第七重不灭的境界,已经算是太乙金仙修为,而第八重混沌,便是大罗金仙修为,第九重永恒,对应仙界仙君高手。而突破第九重,便是道君级别存在,与天地同辉,与日月同寿。

    “坏儿,我可以这般叫你不?”

    两道人影,出现在甄坏面前,一人就是剑神叶霜。另外一人就是寒武子,他身上披着一件披风,站在零碎的阳光下面,都无惧天地阳气侵袭。想必这件披风,也像当初在金庭府内,那个冒充五行上人的仆役的披风,能阻挡阳气侵袭。

    两人的手掌,牵在一起。七千年之后,寒武子果断是枯木逢春,而叶霜脸上掩饰不住笑容。竟然称呼甄坏为坏儿,想必是以师娘的身份自居。不过甄坏与寒武子只有师徒之实,没有师徒之名,叶霜叫他一声坏儿,算是认可了这种身份关系。

    “呃,这个、当然可以这样叫咱,咱与这老头虽无师徒之名,却有师徒之实,师娘想要如何叫咱,咱都坦然接受。”

    那坏坏的笑容恰到好处升起在甄坏脸上,他一口一个师娘,叫得叶霜满脸通红,寒武子实在看不下去了,说道:“既然如此嬉皮笑脸,想必你已经找到五百年内突破天仙后期飞升仙界的办法,天罡宗如今百废待兴,你且先回天罡宗,让这天下正魔两道看看,我天罡宗是否还有当日威势!”

    不待甄坏回答,寒武子便用一道剑罡,将之送出落枫古城。

    也许是因为枯木逢春,寒武子这寒武白垩剑罡,比起从前的威势,都要浓烈几分。果然是人逢喜事精神爽,路边野花分外香。

    被甄坏这几句师娘一叫唤,叶霜粉脸唰的一下就红了起来,修真者弹指间万年时光。叶霜虽然修炼上万年,可是容貌正如少女一般,花一样的年华,这等稍稍粉红的娇艳,让寒武子心中一阵阵悸动,心头自嘲道:“为何七千年前,不能双眼如炬,看出霜儿是女子?”

    一路风驰电掣,飞回天罡宗。

    凤冉此行也不回晴雪府,就在天罡宗住了下来,虽然是与离鸾初次相见,不过凤冉那种倾国倾城的面容以及温婉娴静的性格,最是让离鸾喜欢,两人一见投缘。只有清娴发现甄坏带了一个女人回来之后,那种得知甄坏修为达到天仙期的喜悦,一下子就无影无踪了。

    当初在天罡宗后山小河,她在冲凉洗澡。甄坏在远处偷窥,然后被一道掌心雷砸了个要死不活。清娴可谓是恨透了甄坏,不过随着时间推移,直到后来甄坏修为越来越高,两人成亲之后甄坏为了怒莲莲子,远去千里雪山五十年未归。清娴就已经有些思念甄坏,而其后几百年间,甄坏回到天罡宗的时间也为数不多。

    因为两人成婚,按照万恶的封建社会传统,无论甄坏在男女之事上面,对清娴有何要求,只要不太过分,清娴都会答应。不过,怪就怪在甄坏这几百年来,别说占清娴的便宜,就连手都没有拉过,先前清娴还以为甄坏一心修炼,未曾考虑男女之事,此时凤冉来到天罡宗,她才感觉到一阵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