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超级坏仙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五十三章 六合之问
    随后眼中神光一闪,喝道:“十万年前,天变之时,我神霄道宗藏经殿被毁,天仙期以上高手全部陨落,只剩下后辈弟子,传承了我如今的神霄道宗。以我神霄道宗超级门派之威严,竟然要去模仿别人神通,才创建两仪通天剑罡,紫雀当空剑诀等神通功法,如今天变再起,乃是应在了天罡宗,我神霄道宗虽远离天罡宗万里,但决不能掉以轻心!”

    “尊令!”

    大观峰峰座从大殿内排空而起,衣袖一抚,如同大锤敲在神霄道宗大钟之上,嗡……嗡……嗡……!

    召集神霄道宗上万弟子,紧闭山门。

    朱泪手持掌教令牌,高声喝道:“凡我神霄道宗弟子,从今日起,百年之内,不得踏出山门一步,所有身处山门之外的弟子,勒令其速速回归师门,如有违反,不论何人,废掉一身修为,逐出我神霄道宗!”

    天罡宗千里之内,天地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最是杀人放火的最佳时期。

    百里孤峰,一片寂静,连山林之间的鸟雀,都毫无一丝踪迹。初春时节,只有野花豪放,淡淡幽香,渲染天罡宗殿宇楼台。

    “我天罡宗之百里天罡峰,百万年年前,就叫天罡!天罡之上,传闻有天尊云中城,一遇诸天之心,云中城现,天变起!”

    眼神流转在天空墨色浓云之上,浑身剑意凛然,寒武子长袍一抖,竟是无风自动,头顶那飚射至苍穹之内的千丈剑罡,更显得艳丽起来。

    天罡天罡,积天地罡气,冠绝天下。

    “我等今日且见一见,这天尊之城,是何等气象!”天罡峰巅,傲天身后巨剑长啸一声,从他背后飞升而起,划破层层寒气,将天罡孤峰染上一层层深重的寒气,直到青翠的树木结出一层薄薄白霜,还有心生的嫩叶与野花,都朦朦胧胧带着一层霜气。

    剑锋千丈,与寒武子的寒武白垩剑罡,好似两道擎天玉柱,深入层层浓黑如墨的乌云当中。

    咔嚓。

    两道剑锋汇合在一处,将浓浓云雾掀起一角,然后猛地那一团浓雾爆开,阵阵黑气弥漫,空中显现出一阕城池,在黑色浓雾之内,放射出灼灼光辉,正因为有了浓浓黑色云雾的衬托,才显得那一阕城池,在空中更为靓丽。

    一阕城池,也只能算是城池一角而已,已经足够震撼在场的所有高手,包括甄坏在内。

    那空中突然出现的城池,正好悬在天罡宗头顶,而城池那一角建筑,竟然完全是由空灵晶石构建,别无其他晶石存在。就算是仙界仙人,要下凡而来所开出的空间缝隙,也只是一小块空灵晶石而已,可是眼下空中城池,虽然只露出一角,却全部都是用空灵晶石堆砌而成。

    纵使道君高手,都没有这么大气的手笔。只有天尊之辈,才能此般奢华。

    嘣……隆隆隆!

    闪电联袂而来,无穷无尽从漫天的墨色云雾当中闪现,而众人凝聚神识,更是能够看见,那墨色云雾里头,竟然有无数天魔影像,从最低等的域外天魔,到时不时出现的魔王魔将,粗略一数,竟然有数十万天魔,存在于黑色云雾里头。

    有两道剑光护着,甄坏也将神识顺着两道剑光之间的缝隙,升上了千丈高空,进入云雾里头,竟然发现数股极为强横的气息从黑云里头传来,此等气息甄坏异常熟悉,他体内被舍利子镇压的那一位魔神,就是这般气息。而神识上升千丈之后,空中那一角城池,也越发的清晰,城池之上有滚滚威压传来,好似是千万亿生灵死亡,再将无边无际的怨气压缩百万年,才有这万里黑云压天而来,席卷天地。

    若不是两道剑光照彻长空,莫不是有亿万道雷光喷洒而下,怕天地之间,再无一丝光泽。

    当初那一颗诸天之心在雷狱真人手中,被雷狱真人用秘法隐隐压制,只吸收诸天之心散发的无穷灵气,而没有让诸天之心当中天心之气泄露出来,只有淡淡的先天灵气,被甄坏察觉。可诸天之心到了甄坏手中,日日夜夜吸纳舍利子里头佛家正气,使得里头天心之气,磅礴增长。

    天心之气无形无相,乃是诸天之心里头,沟通天地的一种气息,暗合远古法则存在,甄坏只有天仙初期的修为,纵使学会数种玄妙神通功法,以及有几样逆天法宝在身,却没能阻挡住诸天之心里头天心之气与天地沟通。

    当初雷狱真人所说,要甄坏活着受那无穷痛苦,比死了还要备受折磨,恐怕雷狱真人设想出来的局面,就要出现。

    诸天之心谪落千万年,里头天心之气也随着千万年光阴,变得稀薄起来。如果是在其他修真者,或者是仙界仙人手中,即使不去阻挡天心之气与天地沟通,也要等上千年时间,才能引发天地异变,可是甄坏有舍利子,佛家正气温养诸天之心,二者相得益彰,竟是短短不到一月的时间,就出现天变。

    古时天尊,便在云中建立城池,成为云中之城,用空灵晶石建造,城中自成一片空间。

    如今修真界与仙界,道君尚且是无敌的存在,何况天尊!

    “我等合力,封了那天心之气!”

    滚滚雷声当中,也不知这话是何人说出,随即一共三道剑气,一起射入甄坏丹田之内,突破重重空间,咔嚓一声响,落枫城叶家的生死剑诀,以及寒武白垩剑罡,还有傲天霜之哀伤剑气,一同出现在甄坏丹田之内。诸天之心忽而暴起反抗,从丹田当中射出千丈光辉,要挡住三道剑气。

    当!一声巨响,从甄坏丹田之内响起。

    好似洪荒远古,天地还未出现之时的一缕钟声,从甄坏丹田之内出现,缓缓往外蔓延出一道波纹,波纹所过之处,雷电全部湮灭,还有天空中重重叠叠的浓重如墨的云雾,忽而清淡了几分,随即又立刻聚拢,缓缓朝地面压来。

    黑云遮天,仿若天幕忽然与地面拉近了许多,无边无际的浓云,越来越与地面靠近。

    两道升上口中的剑光,依旧光照万里,剑光照射之下那一角城阙,貌似是被一种无形的力量,从虚空里头不断的被挤出来。空灵晶石有着沟通空间的特性,那云中之城里头天尊,想必在无数年前,是将云中城建立在空间壁障之内,不在天地之间。

    修为到了天尊级别,为的只是想要再进一步,想要超脱这个天地,寻求真正的不朽。

    雷声如鼓,忽而一阵阵叹息,伴随无边压力,从云中那一角城池里头扩散出来,传入天罡宗巅峰之上所有人心中:“载营魄抱一,能无离乎?专气致柔,能如混沌乎?涤除玄鉴,能如疵乎?怜惜苍生,能无为乎?天门开阖,能为雌乎?明白四达,能无知乎?”

    心头猛地生出一丝明悟,甄坏想道:“这几句话,肯定是云中城里头那天尊所说!”

    “六合之问!竟是六合之问!”

    剃头见多识广,修炼三万年,修真界秘闻也知道不少,此时说出这几问的名字之后,直接盯着叶霜双眼,然后不再言语。

    天地分为八荒六合,这六合之问,问的就是天与地。

    但见叶霜收拢寒照剑,将射入甄坏丹田之内那一缕剑气撤了出来,原本合三人之力,还能隐隐压制诸天之心的天心之气,此时叶霜将剑气撤出,寒武子与傲天都有一种隐隐压制不住天心之气,让那诸天之心直接沟通天地的感觉。

    云中城,由天心之气引来。

    当初千万年前诸天之心谪落,有许许多多上古大神,死在那一场大战之内,就连天尊都陨落消亡。而那些云中之城,也隐匿在空间壁障之内,不再出现在修真界,只有诸天之心再度出现之时,才会被天心之气引出来,重现修真界之内。

    天尊到底有无全部死亡陨落,修真界无人得知,只是传闻当初大战之时,龙蛇起陆云雨湿,斗转星移天地变,便是修真界无边无际的大地,都尽数裂开,海洋涌起,最后只剩下十万里空间,里头天地灵气浓度,也远远不及从前的十分之一。

    一道流光升起,射入青冥之间,朝空中飞去。纵使叶落大罗金仙巅峰道果,天仙后期修为,都把握不住手中寒照剑,任凭此剑飞翔而起,朝着云中城飞去,最终湮灭在云中城雪白通亮的光辉之内,再不见一丝一毫踪迹。

    法宝有灵,即使相隔千万年,依旧认得旧时主人。

    “云中城内天尊,乃是叶家先祖!”

    叶霜贝齿一合,神色肃穆,话语之内,道出云中城天尊身份。

    “既是你家先祖,你莫非想要帮助千万年前天尊,来灭杀俺们?那寒武子是你男人,你当然是想杀就杀,可俺们不会站在这里不动,要是想让天尊回归,让我修真界生灵涂炭,从此这十万里陆地消亡,只剩无尽汪洋,还有天地罡风纵横,你下手便是!”

    红色刀锋一闪,已经横在叶霜头顶,只待叶霜表现出不同的立场,剃头便会毫不犹豫,将叶霜的头颅斩下,他高声吼道:“你落枫城剑神扬名修真界一百七十万年,如今寒照剑不再,任是你剑神之姿,也未必赢得了俺手中血煞魔刀!”

    血色刀锋横在叶霜雪白的脖子上面,静止不动,凝固成一幅静止的画面。

    西面一处青山之上,六道收起阴阳**,头也不回,转身就要飞离天罡宗。句亡依旧有些不舍,他曾与今日随六道前来的众多蛮神约定,只要攻下天罡宗,诸天之心归六道所有,而空灵晶石归他们所有,即使六道得了诸天之心,得了那虚无缥缈能修炼天尊的渺茫机会,他们得了空灵晶石,千年之后就有众多极品仙器在手,也绝对不亏。

    “句亡!你若想与天尊一战,那你留下便是!”

    阴阳**升天飞起,化为阴阳两色光辉,远远朝着西南飞向飞射而去,一直到了万里之外,六道才停留下来,远远看着天罡宗方向,不说任何一句话语。

    “云中城内,天尊虽然姓叶,但早已不是我叶家先祖!”

    顷刻之间,寒照剑再从空中飞射下来,呜呜鸣响,有无限哀叹至极的剑意,从寒照剑里头放射出来。貌似是验证了叶霜那一句话,寒照剑有灵,在云中城逛了一圈之后,也发现气息虽然与千万年前一样,可云中城内天尊,已经不是叶家先祖。

    三道剑气再度聚拢,寒武白垩剑罡分为两仪,叶霜的剑气辨别生死,傲天剑中远古法则上善若水,在两道剑气中央,合三者为一,定在甄坏丹田之内,将天心之气死死压制。

    那云中城本来缓缓从虚空里头被挤压出来,此时天心之气无影无踪,便定格在天空之中,而空中浓浓的云雾也逐渐消散,数十万域外天魔,竟是全部进入那一角城池之内,不再当空飞舞。阳光再度洒下,只有空中一角城池,貌似画面定格,依旧藏于天罡宗之上千丈高空。

    仅仅一角城池出现,就有这种威势,如果云中城全部显现在修真界,那么光是雷电之威,就能毁灭万里之内的山山水水,所有凡间人类以及万物生灵,尽数会在这种神威之下,化为片片碎屑,返归虚无。

    “仅仅是天尊遗留的执念,就有毁天灭地之威,难怪千万年以前天尊大战,毁天灭地,诸天之心谪落,将世界破败成只有十万里方圆!”

    剃头慨然说道,满眼唏嘘。

    “前辈所说,那云中城池之内,只是天尊执念存在,而不是天尊本身?”甄坏问道。

    “正是如此,千万年前毁天灭地之战,传闻天尊尽数陨落,远古大神也一个不存。那远古大神虽然不及天尊实力,可是能完全领悟一道远古法则,也与天尊相差无几。远古大神与天尊的差别,只是领悟远古法则与掌控远古法则之间的差异而已。”

    空中浓浓入墨的云雾慢慢的消了,散了,而那远空之中,有一道空间缝隙,正缓缓闭合,有法宝光辉一闪而逝,最终消散在天地之间。

    见到这种景象,甄坏心头那种将天心之气压制住的那种喜悦,立即被冲淡一空。此空间缝隙出现,肯定是仙界仙人再度下凡而来。应该是由于月前在九幽宗一场大战,仙界仙人没有获得一丁点好处,此时再度纠集一众高手,想要再度下凡而来夺取诸天之心。

    恰好天罡宗方向万里浓云,将天幕遮住,这些仙界仙人便集体隐藏起来,只求机会一到,就给甄坏致命一击。

    修真界东南沿海,一座小城池之内,忽然出现一批气宇轩昂的修真者,气质更是不凡,其中有人逮着一个修真者,劈脸就问:“你可知道甄坏是何人?”

    正是当初甄坏一剑击退太和仙君之时,六道将甄坏名字泄露出来,使得甄坏人还在修真界,尚未飞升,就已经像释空真人以及傲天等蛮神高手一样,扬名仙界。

    “不知这位前辈,说的可是在九幽宗一剑斩落雷狱真人头颅,在一剑败退仙界仙君的那个甄坏?”

    被问到的修真者心头惊异,可脸上掩饰不住自豪。不过甄坏这么威风,关他什么事。这修真者与甄坏之间又没有亲戚关系,用不着这么自豪吧。只不过甄坏这段时日以来,在修真界名声鹊起,却有很多的后辈修真者,都将他当做偶像来看待。

    “那甄坏是哪个门派弟子?师门所在何方?”

    这等问话之人,乃是仙界仙人,只求问清楚了甄坏底细,再去一举夺取诸天之心。

    云中城一角,依旧垂在天罡宗正上方天空之内,即使甄坏体内诸天之心再没有将天心之气泄露一分一毫,可随着时间推移,这云中城还是从虚空之中缓缓的生长出来。空中那种伟岸的气息,天尊气势,也越来越浓烈。

    天罡宗千里之内的修真门派,纷纷拖家带口迁移离去,怕留在天罡宗千里之内,等大战将起,会有灭门惨案发生。

    甄坏体内,那魔神日日夜夜作死的嚎叫,等到诸天之心被封印住天心之气以后,舍利子的佛光,全部照耀在魔神身上。那魔神的气息不仅没有削弱,反而更是精力十足,大声哀号,阵阵怒吼响起在甄坏心海当中,这怒吼不是用声音传播,而是直接用心念,送到甄坏心头,让他日日夜夜不得安宁。

    “你如此招惹咱,冥顽不灵,咱就将你炼化,叫你无数年天魔修为,化为虚无!”

    丹田之内,三味真火飙升而起,将天魔裹在其中,更有浓重的佛家正气,将天魔定住。纵使是天魔魔神,可在佛家正气与三味真火双重压迫之下,再怎么张牙舞爪,他也逃脱不出被蹂躏的命运。

    当从魔神口中,听到他呼唤舍利子为祖神舍利的时候,甄坏就对这佛家舍利子产生了几分怀疑,可是一切都只是设想,尚未得到验证,甄坏也只对这一颗舍利子,多留出几分心思而已。

    般若大手印,菩提明王印……

    几大佛家手印叠加,甄坏元婴脑后隐隐出现一轮佛光,他心神之内也出现一尊大佛虚影,无限佛家正气伴随着虚无之火滚滚燃烧。

    魔神身体一沾惹到还未形成实质的虚无之火,就疯狂燃烧。

    无形无相的身躯被焚,伴随着滚滚梵音,佛经鸣唱,天魔声音虔诚至极,高呼道:“祖神……祖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