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九界独尊 > 章节目录 第七章 灵智初开
    小海仁到了新进院后,自己有了单独的寝室,又到管总务的师兄那里领取了被褥等一干生活用具。管总务的师兄又给他发了一个储物带和一块腰牌。

    记名弟子的生活比较简单,除了修炼外每人还要承担一定的杂务,小海仁被派了管理药圃的杂务。

    小海仁到新进院已经一个多月了,这一个多月来,小海仁已经对苍云洞有了更深的了解。苍云洞虽叫洞但却不仅限于一个苍云洞府,苍云洞府创于五千年前的苍云老祖,相传苍云老祖飞升后,其后世弟子以其名号开派,并将苍云老祖当年修炼的洞府辟为开派的圣地,五千年来苍云洞已经发展成一个有飞剑堂、阴阳堂、世俗堂、炼器堂、新进院等四堂一院的大派。已经历40余位掌门,并有30多人飞升仙界。在修真界名头很响。

    现任掌门云鹤已经苦修八百余年,已经达到大乘后期境界。距离飞升境界已经不远,现正在闭死关,以求有进一步的突破。

    小海仁经过一个月的系统学习,已经知道修真可分为:炼气、开光、筑基、心动、结丹、元婴、出窍、分神、融合、不灭、大乘、飞升十二个境界。每个境界又分为上中下三个阶段。

    小海仁这时已经开始练习一种叫“春秋功”的入门功法,由于小海仁一心想报仇,所以用功特别刻苦,虽然才修炼不到两个月但已经具有了炼气初期的境界。

    小海仁每晚得空时就将《混沌真经》拿出来看一下,这时已经身具修真基本功的小海仁再看《混沌真经》时,才发现原来这才是真正的宝典,以前只是把它做为学习古字的书,真是暴敛天物了。每天除了练习“春秋功”外就是认真地学习和理解《混沌真经》的内容,小海仁并没有着急练习,因为《混沌真经》中明确写着要元婴期以上境界才能习练,现在也只能是多了解一下,为以后达到境界能够修炼时少走些弯路而已。

    这天晚上小海仁练完功后,躺在床上又拿出乾坤宝袋把玩时,无意中看见右手食指上的轮回指环时,脑中灵光一闪,突然想到在“幻境心生”中自己得到的乾坤宝袋使用口诀来,当时自己很快就背了下来,但不论怎样念动咒语,乾坤宝袋就是没有反映,所以自己当时也就放弃了。可能当时宝袋自己指挥不了是没有修真,体内没有灵力的原因吧,小海仁想。

    现在自己已经修真,并且听传功师父说自己进步比较大,已经达到了炼气初期的境界,现在试试看有什么反映。想到就做,小海仁取出金柬,对上面的口诀又用心默记了一遍,然后将袋中物品放在床上两件,用乾坤袋的袋口对着,念起了收法宝的口诀,只见乾坤宝袋的袋口迅速变大,从袋子里好象发出了一股吸力,慢慢地将床上那两个物品收到了袋子里。

    看到这里,小海仁非常兴奋,他想收宝物这样慢可能与自己功力太低,并且自己对口诀运用不熟练有关。只要多用功勤练习一定会有进步。从此小海仁练功更加认真了。

    现在小海仁在传功师父赵丰,一个和蔼可亲的嫡传弟子的教导下,已经开始学习操控法宝了。通过传功师父赵丰的介绍,小海仁知道了法宝分为:法器、宝器、灵器、仙器、神器五种,每种又分为下品、中品、上品和极品四个阶段。筑基期以下只能使用法器,筑基期到结丹期只能使用宝器,元婴以上就可以使用灵器和仙器,但修为境界的不同法宝所发挥的效能也不一样,修为越高则法宝的威力就越大。

    神器只在传说中才有,目前几千年来还没有有发现哪个门派拥有一件神器,也没有发现谁使用过神器,但神器唯一的好处就是不受修为的限制,只要是修真者不管法力多低都可使用,但与灵器和仙器一样受修为强弱的限制,威力的发挥上却天差地别。

    小海仁对照传功师父的讲解,发现自己得自元石老祖的储物手镯是上品仙器、那把小飞剑也是上品仙器,得自灰鹤的法宝全是法器和宝器。更让他感到震惊的是——乾坤宝袋竟然是神器,是几千年来修真界从来没有出现过的神器!小海仁心里震动很大,怀璧其罪的道理小海仁从小就懂,所以他知道自己有乾坤宝袋的事谁也不能告诉,必须要隐秘地放好,只有到了自己修炼到相当高的境界才能公开使用。

    小海仁练功更加用功了,当“春秋功”练到第四层的时候,小海仁已经到了炼气期的上层境界。操控法宝的能力也是精进不少,在新进院的刚入门记名弟子中一直是名列前茅。另外,他每天晚上偷着练习使用乾坤宝袋的操控能力,进步也不小,现在可以将宝袋内数十种东西放在丈外,只轻念咒语就能瞬间收到袋中。

    这天晚上小海仁练完功后,刚刚睡着,外面就下起了大雨,伴着大雨的还有一声比一声响惊雷,一道比一道亮的闪电。

    小海仁被雷声从梦中惊醒,他看见窗户未关,就披衣起来走到窗前伸手去关窗,突然一道特亮的闪电过后,巨雷从天而降,只见一个茶壶大小的火球伴着雷声向小海仁所居住的房子落来,小海仁忙一提气,向床边纵去,但火球好象有灵性一样,快速地向小海仁追去。

    小海仁将从传功师父处学来的控火术使了出来,当手刚一接触火球时,小海仁感到手好象要被烧掉一样,下意识地一甩手,火球被抛向了空中,又一道惊雷劈在了火球上,火球飞行的速度更快,只见一点亮光飞到小海仁的头顶时,火球簌地从小海仁的百汇穴钻了进去。小海仁只觉得头上一阵钻心疼痛传来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小海仁恍惚感到自己进入了自己的身体,能够清晰地看见自己的大脑上有一个黑色的阴斑,一团金色的光晕把黑色的阴斑包得严严实实的,黑色阴斑和金色光晕好象是在斗法一样,一会黑色阴斑变得清楚,一会金色光晕变得强大。

    当黑色阴斑变得清楚时小海仁感到自己有些迷茫,好象有什么东西忘记了一样,怎么想也想不起来;当金色光晕变强时,小海仁感到头脑迅速就感觉清醒了许多,自己前一段时间修炼上弄不懂和想不通的地方也瞬间就想通了,弄明白了。

    小海仁在一阵清醒一阵迷糊的状态下煎熬了好久,终于在经历一阵好长时间的迷茫后,金色光晕突然大亮,亮度是刚开始时的十几倍,在光晕中还能清晰地看见黑色的阴影能够用肉眼可见的速度在逐渐减少,最后在金色光晕突然一亮之下完全地消失了。

    小海仁感到头脑好象从来也没有象现在一样清醒过。那金色光晕并没有消失,而是从头部逐渐向小海仁的身体上慢慢地移动着,最后它停在了小海仁的丹田处,将丹田右侧一个铜钱大小的黑色物质包了起来。

    小海仁感到小腹一阵抽痛,可是自己却怎么也喊不出声音,小海仁看到自己的汗水从脸上不停地流着。只见黑色物质好象有灵性一样不停地躲着金色光晕的包围,金色光晕却对黑色物质紧追不放,最后终于将黑色物质围了起来。

    金色光晕在消灭头部黑色阴影之后,好象能量大涨,当它把黑色物质包围后,根本没有象消灭黑色阴影时那样费力出现拉锯战,这时已经完全形成了一边倒的局面,只见黑色物质在逐渐变小,小海仁好象嗅到了一股刺鼻的臭味。

    最后小海仁感到金色光晕突的一亮后,黑色物质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接着金色光晕也神秘地消失不见了。

    小海仁感到有人在叫自己,费力地睁开眼一看,原来自己躺在床上,身边围着好多人,新进院长老马行空也在。小海仁刚要起来行礼,马长老道:“海仁,你三天前被雷击伤,已经昏迷了三天,还是吃了飞剑堂长老松鹤师叔的还魂丹才醒过来的。好了,你刚醒不易活动还是先躺着吧,孙进去伙房让人给海仁煮点稀粥来,其他没事的人也都散了吧。”

    小海仁在众人离开后,仔细地回忆了自己醒来之前所发生的怪事,真是太奇怪了。想着想着小海仁又睡着了,梦见自己又来到了上次到过的山谷,那个小亭仍在,只是没有了那个老人,在亭中的茶几上放着一张素笺。

    笺上写道:“二入幻境,时过境迁。雷火焚神,灵智归全。你我有缘,飘渺再见。”

    小海仁看完素笺正在出神时,只感觉有人在摇自己身体,并听到:“师弟醒醒、醒醒,粥来了,快乘热喝了,凉了就不好喝了。”原来是师兄孙进从厨房把粥给他端来了。

    小海仁看到稀粥后,感觉的确是有些饿了,他对着孙进笑了笑道:“有劳师兄了。”说完端起碗津津有味地吃起粥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