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九界独尊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二章 返老还童
    思考了一夜的南海仁迎来了第二天的到来。南海仁早早起来后,向王大叔老两口请过安后,对王大叔道:“大叔,我在崆峒山苍云洞修炼时学了些医术,可能对大娘的眼睛会有所帮助,昨晚我翻了一晚的医典,对治疗已经有了初步的想法,不知大叔能否让小子为大娘一试?”

    王大叔听后,兴奋地道:“海仁,真的吗?你大娘的眼睛还有救?真是谢天谢地!不急,等吃过早饭,你就给你大娘治疗,今天我也不出摊了,在家给你们打下手,跑腿买药、煎药。”

    王大娘听到海仁可能会治好自己的眼睛,不由用颤抖的声音道:“孩子,可是真的?你可不要安慰大娘,只是让大娘高兴才说这个话呀,这些年来我一直想眼睛能好就行,哪怕能看见点光也行呀。”

    南海仁没有想到王大叔两口子对他能治好王大娘的眼睛反应是如此强烈,自己也不由兴奋了起来,强压兴奋之情对二人道:“大叔、大娘你们就放心吧,我一定让大娘重见天日,让大叔和大娘再年轻几岁,多活几年。”

    早饭后,南海仁在王大叔家的堂屋内开始给王大娘治疗眼睛,因为昨天已经用阴阳正天诀对王大娘的身体进行了检查,所以南海仁就开始为王大娘治起病来。

    只见南海仁从怀中掏出一个玉瓶,从瓶中倒出一颗葡萄大小的丹丸,纳入王大娘的口中后,伸出一只手按在了王大娘的背部,由于王大娘只是普通凡人没有修习过功法,所以不能直接从穴道贯注灵力。

    南海仁调动阴阳正天诀采用第一层——阴阳平衡,从背部开始将灵力注入王大娘的身体里,只见一股灵力一点点地流入王大娘的体内,过关冲穴,王大娘在岁月中积劳所伤的经脉瞬间都被修复好了。

    灵力很快到达了王大娘头部玉枕穴附近,一直运行顺利的灵力被一团绿豆大小的血块挡住了。

    南海仁迅速采取“柔”字诀将血块包住,然后又用“化”字诀向血块催压,随着灵力的不断加大,血块在逐渐变小。王大娘感到头部一阵巨痛,然后鼻子内嗅到一股东西烧焦的臭味后,接着就感觉已经几年没有光感的双眼感到了光的刺激。

    “大娘先别急着睁眼,要慢慢地一点点适应光的亮度后再睁眼看东西。”南海仁轻轻地在王大娘耳边道。

    “老头子,我真的能看见了,真的看见了,这屋子里的东西和几年前一样,你的变化也不大,就是白发多了些。海仁,你长大了,不再是小孩子了,这孩子真帅气,谁家姑娘要是嫁给了我们海仁,真是上辈子修了福积了无数善功。”重见天日的王大娘兴奋得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王大叔这时发现自己的老伴变了不但眼睛能够看到了东西,原本有些驼了的背也直了起来,手上和脸上长的老年斑也都消失了,岁月风干的脸上也重新变得温润,年龄又回到了当年四十左右的样子。

    王大叔赶紧拿来一面铜镜递到老伴的手里道:“他娘,快看看你又变得年轻了,我和你在一起让人一见好象你是我女儿似的。真是奇怪了,也太神奇了!”

    王大娘听老伴说自己象他女儿,不由嗔道:“你才象老娘的儿子,竟敢占老娘的便宜。”说完一把抢过铜镜照了起来,当看见铜镜中的自己时,不由惊呆了,好半晌才道:“老头子,这真是我吗?我咋又回到二十多年前了,咱不是在做梦吧?”

    南海仁看到二老兴奋的样子道:“大叔、大娘你们不是做梦,这都是真的,我刚才给大娘服的丹药是回春丹能有返老还童的功效,不但令大娘容颜回到当年一样漂亮,连身体的健康状况也回到了年轻时的鼎盛之期。等下我给大叔也服一颗,然后让海仁再给您运功调理一下,保证让二老看起来一样年轻般配。再多活个五六十年不成问题。”

    “我也能变年轻,是真的吗?”王大叔双眼满含热切的兴奋问道。“能,能象大娘一样年轻。”南海仁笑着答道。

    “这我就放心了,这样出去就不会让人笑话我老牛吃嫩草了。”王大叔如释重负地道。

    王大娘用眼睛白了一眼王大叔后,对南海仁道:“海仁,那你就给老头子吃一颗回春丹,让他也年轻一下,大娘等下好好地做几手拿手好菜犒劳一下你,虽然失明后几年不做了,但手艺相信与失明前比绝对不会差。”

    南海仁从玉瓶中倒出一枚回春丹,纳入王大叔的口中后,运起阴阳正天诀中的第一重——阴阳平衡,开始为王大叔调理起来,装修时辰后,王大叔由六旬老者变成了四十许的壮汉。

    王大娘看着重新变得年轻的王大叔,眼中泛出满眼的情意,他回头感激地看了一样南海仁道:“海仁,大娘谢谢你让我重见天日,又让我们老两口重新回到了年轻时候,大娘知道一句谢谢是远远不够的,但大娘还是要说,你让大娘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我先去给你们爷俩做午饭,让你尝尝大娘的拿手绝活。你先和你大叔聊。”说完扎上围裙向厨房走去。

    待王大娘走后,南海仁和王大叔聊着家常。这时隔壁传来出丧的锁呐声,在凄凉的锁呐声中一个老人的哭声是那样的悲凉。王大叔道:“是刘三家的,可怜白发人送黑发人呀,这该死的妖怪。”

    南海仁问道:“刘三家的老大是怎样被妖怪害的?大叔知道吗?”

    “刘家老大上个月和镇上玉元堂纪掌柜去山里采草药,听玉元堂掌柜讲他们采完药,往回赶时在路过百里外的阴风岭时,突然刮了一阵大风,大风过后刘家的老大就开始说胡话,总说什么真君的……好不容易纪掌柜才把他弄回家,回来后就一直昏迷不醒,虽然找了几个道士来看过,都说是精怪附体,也有给驱逐的,但最后都没有成功,其中在两名道士还都受了重伤。三天前刘老大没能挺过去,撒手走了。哎!”说完面含戚容地摇了摇头。

    南海仁听到百里外的阴风岭的后,心中一动向王大叔问道:“那阴风岭是在镇子东南百里外吗?”

    “对,你怎么知道?难道你去过吗?”王大叔不解地问道。

    南海仁现在已经心里有了数,为了不引起王大叔的好奇,随口道:“小时在外流浪时曾经路过那里,所以有些印象。”

    看来要抓到那“残影”还得再探阴风岭,南海仁心中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