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九界独尊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四十八章 白衣儒生
    南海仁见乌云国师竟然瞬移而去,心下不由一惊,看来这乌云国师绝对不仅仅是外面所表现出来的大乘初期修为,此人定然还隐藏了不少秘密。

    想到此处,南海仁也不再耽搁,迅速把混沌之气状态的身体从窗缝中飘出,用神婴意念力对空气中波动的能量查了一遍,然后向西北方向飞去,片刻后南海仁来到了一座高大门楼前,南海仁放出神识向院内探去,乌云国师身上特有的灵力波动传了过来。

    南海仁飘身进入国师府,听到一阵男女调笑之声从一间卧房中传来。南海仁从窗外向内看去,只见乌云国师正与一名狐媚的女子调笑着。

    “美人你生性爱洁,本国师刚才特意香汤沐浴了,免得身上的臭气熏坏了贵妃你的鼻子。”乌云国师色迷迷地道。

    一个骚媚的声音吃吃娇笑道:“难得国师这样有心,每次都肯照顾哀家这个怪癖,老实说吧,你要是敢剩下半点污垢,瞧我让不让你上哀家这张床!”

    乌云国师也笑了,满面色迷迷的笑容,舔着嘴唇道:“不但没有污垢,原本最有味道的那些地方也都洒了香精,美人要不要尝一尝呢?”

    那狐媚女子大发娇嗔,抗议道:“国师你又调笑哀家,真讨厌……哀家不来了……”

    她撒娇似的扭动着身子,手脚捶着床铺,被单下的春光若隐若现。

    乌云国师哪里还忍耐的住,三下五除二的除掉了自身的衣裤,一个饿虎扑食跳上大床,掀开被子就钻了进去。

    “啊!国师你干什么呀?”狐媚女子欲拒还迎的闪避着。

    挣扎着躲向床的另一头,腻声道,“别这么猴急嘛……哦哦……哀家替你……准备了点心。哎……先吃一点好不好?”

    “不好!”乌云国师情沸如火,眼睛里闪耀着炽热的光芒,喘着气道:“我现在唯一想吃的就是你,我要把你全身都吃下去。”

    他嘴里说话,手上也没闲着,很快就搂住了狐媚女人水蛇般的腰肢。两个**的身子,顿时如水**融般缠在了一起,在床上滚来滚去……

    “喔喔……不要嘛,啊……国师你好坏……啊啊……不要……”喘息声和呻吟声不断传来,每一声都是那样的荡人心魄。

    紧拥着肉香四溢的美妙身体,乌云国师的欲火一下子高涨到无以复加。他发出兴奋的嚎叫声,挺起腰部准备一举攻陷摇摇欲坠的城门。

    蓦地,他心中没来由的一紧,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霎时袭遍了四肢百骸,既像是深沉的寒意,又像是说不出的疲倦,然后,一切都在绝对意想不到的短暂中结束了……

    “你……你怎么搞的嘛!”狐媚女人愤怒的尖叫着,猛地一脚将乌云国师踢到了床下。她双颊气的通红,杏眼圆睁,看上去就像是一只受了伤的母豹。

    乌云国师狼狈的站起身,来不及向她解释什么,倏地转头对着对面的窗口,厉声喝道:“什么人躲在那里,给我滚出来!”

    狐媚女人一怔,美目中的怒意顿时转为骇然,下意识的伸手拉过被子,遮盖住自己不着寸缕的娇躯,失声道:“有人在外面?是谁?”

    只见窗户突然向两边打开,一个潇洒的身影随风飘了进来,无声无息的落在了地上。乌云国师凝目一望,这是个三十岁不到的年轻人,身穿一身白色儒衫,一双眼睛却非常的明亮,顾盼之间显得神采飞扬,再配上那浓黑的眉毛、线条分明的面部轮廓,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股无法形容的魅力。

    乌云国师回过神来,沉下脸厉声道:“阁下是谁?深夜擅自闯入国师府,意欲何为?”

    那年轻人道:“在下只是路过此处,被二位惊天地泣鬼神的声音所迷惑,不自觉来到了过里,看到了精彩的一幕………”

    乌云国师气的脸色铁青,目中如要喷出火来,提高了嗓门叫道:“六血卫何在?还不给我过来!”

    话音刚落,纷乱的脚步声就从走廊处传了过来。“砰砰”两声响,卧房的门向两边撞开,六个全副武装的大汉陆续冲了进来,在房间里一字排开。

    他们每个人的掌中都握着一把宽刃宝剑。锋锐的剑尖闪闪发亮,映照出了六个人脸上的惶恐表情。

    乌云国师怒骂道:“不中用的废物!你们刚才都死到哪里去了?竟然有人潜入都不知道?”

    大汉们哑口无言,个个都感到颜面无光。他们是乌云国师精挑细选出来的随身护卫,负责保护他的安全,平时就连一只苍蝇都别想穿透他们的防御圈,可是今晚不知怎么搞的,给人一路潜到了鼻子底下却还懵然未觉。

    “还要我教你们吗?”乌云国师的声音从牙缝里挤出来,一字字道,“把这家伙拿下,杀无赦!”

    六条大汉齐声答应,手臂振处,六把长剑分别从上下左右前后刺了出去,势道极是威猛!

    年轻人脚步一滑,向后飘退了数尺,叫道:“喂,怎么说打就打,停手啊!”

    大汉们恍若未闻,长剑挟着呼呼魔风声奋力刺出,每一招都捅向胸腹要害,配合的相当默契,显然经历过朝夕不断的苦练。

    年轻人转头望向乌云国师,咧着嘴道:“国师若不欢迎我,在下可以马上离开此间,何必动粗呢?”

    这句话说完,他已经展动灵活的身法,一连避开了二十八招!六把凌厉无匹的长剑,竟然连他的一片衣角都碰不到。

    乌云国师冷哼道:“天堂有路你不去,地狱无门却闯进来!今晚你休想有命离开此间!”

    他的双目闪动着杀机,下决心要将这不明身份的怪客除去!和当今贵妃的奸情既然已落入此人眼中,为了慎重起见就只有灭口,才能保证消息绝不会外泄!

    年轻人仿佛看透了他的心思,双眉上扬,沉声道:“国师真的非要杀我灭口?难道一条人命在你眼中,竟然是如此不值一哂吗?”

    乌云国师狞笑道:“只要能保守住秘密,莫说是一条人命,就算是成百上千条,在我看来也不过是杀鸡屠狗!”

    说话之间年轻人又拆了数十招,卧房里可以挪动的空间毕竟太小,六血卫很快就已完全发动了攻势!雪亮的剑影不住晃动,已经形成了一张密不透风的网,而这年轻人眼看就将落到了网中。

    乌云国师笑的更加恶毒,手掌陡然向下一挥,厉喝道:“杀!”

    喝声未歇,六血卫身形齐晃,已然分别占住卧房的四角和门窗两处,将那年轻人包围在核心。六把长剑犹如毒龙出洞般交剪而下,带着滔天的魔气闪电般从前后左右同时刺到!

    这一招又纯熟又毒辣,而且下手丝毫不留余地,封死了所有可以闪避的退路,竟是要将对方活生生的钉死在剑下!那狐媚女子不禁露出惶然之色,失声惊呼道:“小心……”  话犹未了,只听“当”的一声巨响,金铁交鸣之声震得人人耳鼓发麻。也不知怎么回事,六把长剑竟然撞击在一起,令人咋舌的是那锋利的剑刃竟然伤不了年轻人分毫,全被这年轻人的双手牢牢的握住了。

    六血卫的六条手臂都撞麻了,个个胀的脸红脖子粗,奋起生平之力企图抽回长剑,可是就如蜻蜓撼石柱一样,哪里能动的了分毫?

    乌云国师耸然动容,重新打量着这白衣儒衫的年轻人,厉声道:“阁下究竟是谁?”

    年轻人笑了笑,脸上带着讥刺的表情,淡淡道:“不管在下是什么人,国师如此滥杀无辜,不嫌太过心狠手辣了吗?”

    乌云国师恶狠狠的道:“本国师偏偏就爱滥杀无辜,你又能拿我怎样?”

    “我并不能拿你怎样,最多也不过在你的脑袋上打几拳,屁股上踢几脚而已,然后罚你在屋外吹上半宿的西北风!”

    乌云国师气的浑身发抖,一时连话都说不出来。年轻人却在好整以暇的微笑,彬彬有礼的道:“当然,我还会顺便替国师睡了这位美丽的贵妃。请相信,在下的床技一定比你称职的多,也精彩的多!”

    这一下不但乌云国师暴怒的双目尽赤,连那狐媚女人的俏脸也火一般的热了起来,就像是染上了一层胭脂,也不知是羞红的,还是被气红的。

    “杀!”六血卫对视一眼,突然发出吼声,不约而同的抛下掌中的长剑,从六个方向,向年轻人各劈出一掌。他们虽然知道绝不是对手,但是对主人的忠义却使他们宁死也不会认输,再怎么样都要拼命一搏!

    年轻人纵声长笑,反手将长剑统统掷了出去。每一把长剑的剑柄都恰好击中一条大汉的肋下,不偏不倚的封住了他们的穴道,竟是精确的不差毫厘。六血卫纷纷摔倒,全都在同一刹那晕了过去!

    乌云国师脸上变色,双腕疾翻,从身体里唤出了一对玄铁精打造的十字夺,纵身一个箭步跃了上去,运足邪功势如惊雷般袭向年轻人的面门。

    这年轻人是谁?乌云国师又会怎样呢?请亲们继续关注。多多推荐和收藏,送红包。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