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九界独尊 > 章节目录 第三百八十七章 六月飘雪香
    杨燕凡经过伐毛冼髓后,身体变得更加轻盈起来,修习起天地正气功进度非常快,短短三日内就达到了小成之境。

    南海仁看着自己的记名弟子在修行上进步如此神速,心下不由暗喜。高兴之下又教了杨燕凡数种攻击之法,以及隐匿气息潜藏形体之术。

    南麒经过痛饮了百数十坛美酒后,现在又进入了休眠之中,这期间南海仁对其他三兽也进行了观察,发现裂魄、魔火神鹰和夔牛等也都进入了深度入定的胎息之中,看来三兽在修行上都要有质的飞跃,南海仁心道。

    这一日南海仁在飘香酒楼指点完杨燕凡的功夫,自己坐在楼上正自斟自饮,飘香楼外突然响起一阵修罗兽鸣,接着蹄声隆隆,一队人马开了过来,马上端坐一人,青色的战袍,外罩黑色战甲,一肢无臂衣袖随风飘飘,身上的气势如滔滔江水,雄浑无比。

    这队人马来到飘香酒楼附近,就嘎然而止,停了下来。

    “哈哈哈,终于到家了,小的们,此次蛟尾城一趟甚是辛苦,本候今天请客,到我这飘香酒楼痛饮一番,不醉不归!”那独臂人爽朗地向众人道。

    “多谢侯爷!”众人齐声音答道,声音如此整齐,看来这独臂人经常如此请客,所以众人已经很有默契了。

    “师父,你可回来了,快楼上请,我再给您引见一人,相信师父您一定会与他处得来。”杨燕凡上前牵过修罗兽的缰绳向那独臂人道。

    “燕凡,你最近练了什么功法,竟然精进得如此之快,内息悠长,神清气爽,好,好哇!”独臂人看到杨燕凡变化如此之大,一边点评着一边向楼上走去。

    杨燕凡走到楼上向南海仁施了一礼道:“师父,这位就是我的救命恩人独臂修罗侯师父,请二位师父认识一下。”

    南海仁看着独臂修罗侯,站起身来,道:“久仰独臂修罗大名,前辈驭火之术得天独厚,功法自成一脉,在修罗一界扬名各处,小子南海仁佩服得很!”

    独臂修罗见到南海仁后感到非常面熟,却又一时想不起来在何处见过,只觉得这青年的身上,灵力如滔似渊,气机飘忽不定,给人以神秘之感,遂道:“南小兄弟既然做了燕凡的师父,你我就不是外人,老夫痴长几岁,就托大叫你声老弟吧。”

    “老哥,如此甚好,都说老哥爽快,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南海仁向独臂修罗道。

    “燕凡,去取那坛‘六月飘雪香’来,今天我要与你这师父一醉方休,老夫高兴!”独臂修罗侯向杨燕凡道。

    “义父,您怎么才回来,回来了也不到女儿那儿看一下,您不知道自您去蛟尾城后,这飘香酒楼出过多少事?女儿险些就见不到您了!”飘香小姐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出现在酒楼之中。

    “乖女儿,为父这不是刚回来,准备犒赏完将士就去香儿那里,这不燕凡刚把他的新师父介绍给我,为父正要与南老弟痛饮一番,不想女儿你就来了。对了听香儿所说,最近出了不少事儿?快向为父说说,是谁惹了我的香儿,为父定教他吃不了兜着走!”独臂修罗侯一边向飘香解释,一边问道。

    “义父,既然您要与燕凡师父饮酒,那更是应该,若无燕凡师父出手相救,咱这飘香酒楼和女儿你就再也见不到了!”飘香向独臂修罗道。

    “竟然出了如此大事!难怪刚才进入这里时发现周围好多的房屋倒塌了!南兄弟真是谢谢你了!来咱们一边饮酒一边聊。来,香儿、燕凡你们也坐下吧,都是自己人,没有什么外道的。”独臂修罗侯向杨燕凡和飘香二人道。

    杨燕凡和飘香令人上来那坛“六月飘雪香”后,二人也在下首陪坐。

    当杨燕凡看到那坛“六月飘雪香”时,眼中充满了爱恋、不舍、仇恨等复杂之色。

    独臂修罗侯看着杨燕凡的表情,脸上神情不由一黯,道:“南兄弟,初次相识老哥我与你就有似曾相识之感,今日听了小女之言,更是我独臂修罗的恩人,来,尝一尝这千古绝酿‘六月飘雪香’,这是老哥我存放了二十年的唯一一坛了,酿之酒之人已经不在了,被屈死了!天道不公!而我却不能为此人出头,连闯乃平生恨事!”说完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南海仁听完独臂修罗之话后说道:“老哥,这酒我知道乃是燕凡父亲所酿,燕凡已经把他的身世一五一十地对小弟讲了,此事老哥尽管放心,小弟一定将燕凡功法教得出类拔萃,让他手刃亲仇!来,干了!”说完仰脖将杯中之六月飘雪香干了,酒一入喉,南海仁先是感觉一冷,就待身体冷得要发抖时,一股热气从肚中升起,接着淡淡酒香从口中传来,且那股香气竟然越来越浓,端得是神奇无比。

    “好酒,好酒,确是绝品佳酿,如此酿酒之法竟然失传,确是可惜了!”南海仁饮完一杯“六月飘雪香”后感慨地道。

    “确是可惜了!天道不公呀!”独臂修罗听了南海仁的话后,也感慨地道。

    “师父,此酿酒之法并未曾失传,均在燕凡心中,待燕凡功法大成手刃亲仇后,燕凡将亲自酿此酒以谢二位师父!”杨燕凡向南海仁和独臂修罗侯道。

    “哈哈哈!好小子,你果然是个天才,竟然瞒了师父如此之久,害得师父一直舍不得喝,没有想到你竟然会酿此酒!”独臂修罗侯拍了拍杨燕凡的肩膀大笑道。

    “师父,你也从来没有问过我吗?怎能说是燕凡瞒着师父?”杨燕凡不好意思地笑了下道。

    “也是,老夫确是未曾问过,怪老夫,好,老夫自罚一杯。”说完从坛中倒出一杯,抬手又干了下去。

    “哈哈哈,老哥,你可真会,想多喝就喝吧,还找这么个理由。”南海仁笑道。

    “哈哈哈,南老弟让你见面笑了,哦,对了,香儿最近发生啥事了,仔细地向为父道来。”独臂修罗侯道。

    请亲们继续关注,多多收藏推荐,送红包,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