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九界独尊 > 章节目录 第四百四十一章 恢复记忆
    南海仁看着水清澈向自己走来,他的心“扑扑”地跳起来,他感到口好干,一股幸福的感觉从心底涌上来。

    纤纤玉手,在南海仁的衣服扣袢上游走……

    “哥哥,今天的情景我好象在梦里出现过,我现在又好象在梦里,我真不知道这到底是梦还是现实,哥哥你告诉我好吗?”水清澈一边为南海仁宽衣,一边口中喃喃地说着。

    “妹妹,这是真的!”南海仁道。

    水清澈在替南海仁宽衣后,一抹醉人的晕红逐渐攀升到她那美艳动人的绝色娇靥上,她神情娇羞,粉脸羞红万分,秀靥上丽色娇晕。

    南海仁看得不由痴了,再也忍不住,猛地一把拦腰抱起水清澈,把她轻轻地放在床上。

    水清澈的玉颊晕红,星眸半闭,小口微张,不住地喘息着,她那如云的秀发有些散乱地披在肩上,在烛光的辉映下,衬着她那晕红的秀脸,媚骨天生的绝世玉体,真有说不尽的妩媚动人。

    南海仁心中一股火在雄雄燃烧着,他缓缓地移上床,向水清澈那动人的玉体移去……

    半个时辰过去了……

    兴奋刚刚过去,那股激情还没有消退时,南海仁感到头脑“嗡”的一声响,接着无数记忆如潮水般向大脑涌来。

    这记忆里有无数个倩影竟然与自己怀中的水清澈合到了一起,那记忆中女子,妩媚、迷人、忧伤、可怜尤其是在被敌人蹂躏时她的眼神是那样的无助,那无助的眼神竟然当日自己第一次在破庙见到水清澈时一模一样,那个女子是谁?为什么竟然如此的熟悉,如此的真实和清晰?

    南海仁脑中记忆在翻江蹈海,突然那一波波的记忆,如撒缰的野马般直冲自己的灵台深处,“呀”的一声,南海仁晕了过去……

    “哥哥……你怎么了?你可不要吓我……快来人呀!芙蓉、紫荷快来看一下姑爷这是怎么了?”水清澈娇呼道。

    二人过来一看,发现水清澈赤着身子,正伏在南海仁的身上哭泣,此时南海仁双目紧闭,身无衣物地仰躺在床上,床上清晰可见二人战斗场面的激烈,室内充斥着浓浓的特有行房味道。

    二女顾不得羞涩,上前扶起水清澈,芙蓉取来被子盖在水清澈的身上,紫荷来到南海仁向前,伸手向南海仁的鼻子探去,发现南海仁还有微弱的呼吸。

    “小姐,姑爷还有气,看来是激动过度,一时昏厥,应该无碍。”紫荷边说边将耳朵贴在南海仁的前胸听了一下,然后接着道:“心跳有力,没有事。”然后红着脸取过被子将赤着身子的南海仁盖上,这个过程中她清晰地看到了洁白床单上的那朵朵艳红的梅花,看到这里她不由悄悄地看了一眼水清澈。

    此时水清澈在慌乱中已经镇静下来,听紫荷说夫君没有事,不由放下心来,但突然感到有些凉意,才知道自己没有穿衣,仅是在身上搭着被子,不由羞得玉面通红。

    “小姐,你的样子好迷人!难怪姑爷会为小姐昏厥……”芙蓉向水清澈笑道。

    “你们又取笑我,等下姑爷醒了,看我如何收拾你们!”水清澈一边将身上的被子裹紧一些,一边羞笑道。

    二女一听,更是羞得不行……

    昏迷的南海仁突然动了一下,接着发出声音道:“啊!这是在哪儿?”南海仁醒了过来。

    “夫君,你醒了?你没有事吧?”水清澈上前娇声问道。

    “我没有事!琼媚,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南海仁看到水清澈时,眼中露出惊讶之色说道。

    “琼媚?谁是琼媚?”水清澈一双美目露出迷茫的神情反问道。

    “琼媚,难道你不认识我了?我是南海仁,你的南大哥呀!”南海仁急道。

    “夫君,你不是玉寒玉公子吗?怎么又叫什么南海仁了,我也不是什么琼媚,我是你刚刚成亲的妻子水清澈,今天是我们夫妻的洞房花烛夜呀!”水清澈向南海仁道。

    “等一等,我想起来了,我在与那修真正道联盟盟主马金星在九界共有区大战后,不想在大意之下被马金星击成了重伤,受伤后暂时失去了记忆,想不起自己是谁,被王云虎大叔救了后,他就根据在玉泉山寒潭中救的我,所以给我起名叫玉寒,后来我在那破庙中救了你们姐妹,并为妹妹金针渡穴,而后娶妹妹为妻,我都想起来……”南海仁兴奋地道。

    “夫君,这么说你不姓玉,而是姓南?”水清澈向南海仁娇声问道。

    “对,我姓南,名叫海仁,我来自另一界,是与人决斗时被打入空间裂缝后才穿越到这里的,当时头部受伤,损伤了记忆,不记得以前的事了,但通过刚才我与妹妹行房在极乐之时,那些混乱的记忆被重新理顺,暂时失去的记忆被唤醒,如潮水的记忆涌上灵台,造成了暂时的昏厥。”南海仁解释道。

    “那为何夫君醒来后,就说我是琼媚?那琼媚是干什么的?是你的妻子吗?”水清澈出于女子的本能,对南海仁刚才称自己为琼媚,心里总有些许别扭,所以向南海仁问道。

    听了水清澈的话后,南海仁脸泛痛苦之色道:“她不是我的妻子,我在那一界已经有了三位妻子,所以我没有娶她,但她却因我受尽我的敌人百般的蹂躏而死,我对不起她,她虽然名义上不是我妻子,但在我心里已经和妻子没有分别了!”南海仁说到此处,虎眼之中已经泛出泪花来。

    接着南海仁又道:“妹妹,你竟然与那琼媚长得如此相像,一颦一笑,举手投足间都像极了,当年我用镇魂碑收了她的魂魄,利用九转金丹让她成功转世了,不知你是不是她的转世?我现在功力还仅是当年的三成,待我重修到当年的水平,我一定要查一下你的前世,否则我不能有这么强烈的感觉,你难道没有感觉我们前世就曾经相识吗?”

    听南海仁如此一说,水清澈也不由陷入了沉思之中。

    “自己真的是那个琼媚吗?难道真如夫君所讲,我曾经受过百般的蹂躏,为什么这些事情我一点都没有记忆呢?我和夫君前世真的是有联系?难怪在心里对夫君总有一种熟悉的感觉!”水清澈脑海里一连串的问号。

    “姑爷,天已经不早了,你还是与小姐早些休息吧。我和紫荷妹妹就告退了!”芙蓉和紫荷向水清澈和南海仁道了晚安后,相携走了出去。

    芙蓉的说话声打断了水清澈的沉思,看着二人在视线中消失了,水清澈向南海仁柔声的说道:“哥哥,天已经不早了,我们早点休息吧!”

    南海仁经过刚才与水清澈的一番挞伐,早就将欲望之火再次点燃,由于他此时只有当年的三成功力,所以在定力和心境上最是接近凡人,对这夫妻敦伦也越是有兴致,听着对方那温柔的话语,看着面前比花解语,比玉生香的小娇妻羞低着头,真是我见犹怜!他一抬手将床上的帐幔拉上了,然后再次将水清澈搂到了怀里……

    又是一番天地一家春……

    南海仁在一阵鸟鸣中醒来,他醒来时发现娇妻水清澈早已穿戴整齐,正坐在床前看着自己,他伸了一个懒腰,道:“早哇,清澈妹妹,我的娘子。”

    水清澈听到南海仁如此一说,看了对方一眼,羞得红晕上颊,水清澈道:“妹子服侍夫君更衣,去前厅给爹爹请安。”

    南海仁在水清澈的服侍下穿好衣衫,洗漱完后向前厅走去。

    到了前厅,只见那水东流早就等在了那里,客位上还坐着王云虎。

    南海仁上前对水东流深施一礼道:“岳父,小婿南海仁昨夜突然忆起伤前之事,现在已经恢复了记忆,请岳父再莫要称呼我为玉寒,叫我海仁就是。”

    说完他走到王云虎面前道:“王大叔,谢谢你当日的相救之情,海仁此情没齿难忘,这是一枚九转金丹,您老服后必可延年益寿。”说完向王云虎深施一礼,同时,递给他一颗丹药。

    “孩子,不要谢我,任何人见到你当时的情形都会出手相救的!大叔只是做了应该做的事!大叔不求别的,只希望你的身体能尽快复原,谢谢你送的丹药,和你度过的这段时间,也是大叔过的最快乐的日子!”王云虎眼含喜悦之色的说完后,抻手接过了丹药。

    “海仁贤婿,昨夜清澈就将你恢复记忆之事告诉了为父,贤婿能够恢复记忆甚好,真是好事成双呀!若能够回到你的神洲沃土,最好将老夫的女儿带去,老夫就心满意足、别无他求了。”水东流向南海仁道。

    “岳父,小婿虽然记忆恢复,但功力只有当年三成,要想能够恢复功力还得些时日,若我真能回到神洲沃土一定将清澈妹妹带上,若岳父想到神洲看一看小婿也会将您带去。”南海仁向水东流道。

    水清澈道:“大家还是一边用早膳一边聊吧。”

    “好,一边用早膳一边聊,王大哥,请!”水东流向王云虎道。

    好一个温馨的早晨。

    请亲们继续关注,多多收藏推荐,送红包,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