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九界独尊 > 章节目录 第六百二十六章 拳灭绝情
    “好你个杂毛老道,竟然敢伤我弟子!我绝情子定要让你为青云子抵命!”那飞到台上的人对南海仁吼道。

    南海仁将青云子捏死后,心中不由一畅,暗中默默念道:“娘、义母,你们可以心安了,孩儿已经把杀死你的青云子捏死了,他已经为他的罪恶买单,你们一路走好!”不知不觉间南海仁仿佛又回到了三岩渡口的小舟之上,面摊之前……

    一声断喝将他从回忆中唤醒,当他看清此人时,心中暗道:“原来是他,没有想到当年苍云一战后,此人自爆而亡竟然也来到了鬼界,看来这些年功力更有进境。”

    “原来是你!绝情子,贫道正要找你问你个御徒不严格之罪,没有想到你却送上门来了,好,是你自行了断以谢天下,还是让贫道动手?”南海仁看了一眼绝情子,用冷冽的声音道。

    绝情子见南海仁双手负后,神态悠闲似全不把自己放在眼里,所说之话更是难听之极,气得绝情子浑身体乱抖,道:“好你个杂毛,我若不将你斩在剑下难解我心头之气!”

    话声一落,从身体里唤出绝情剑破空劈出,绝情剑幻起三团淡金滚雷射向南海仁前胸。

    他不忿南海仁托大之态,又欲速战速决,故此出手即是杀招。

    南海仁见绝情子这一剑声势浩荡,气象不凡,比当年的功力又提升了不知多少,暗道自己倒不能小觑了对方。

    南海仁身形一晃,施展出穿花绕柳步,在重重剑影中如游鱼徜徉,将三团剑芒一一让过。

    不等对方变招,南海仁揉身而进,左掌崩云裂石拍向绝情子右肋。

    一旁观战的众人无不心中一惊,暗道:“这道士好毒的眼力,竟然在电光石火之间,就察觉出绝情子此招的破绽所在。”

    绝情子顿觉肋下一股寒气刺肤,要待招架已是不及,只得被迫退身闪避,先前的攻势弹指中尽数消融。

    南海仁不过一个照面便占得了先机,哪里会给绝情子喘息之机?飞剑疾出,一道道剑光瞬间就将绝情子牢牢地围到了里面。

    三十余个照面转瞬即过,南海仁身法飘逸,气势凌厉,已牢牢占据了上风。

    绝情子越斗越是心惊,暗道:“这道士到底是谁,怎么好似对自己的功法熟悉似的,自己的每一杀招在此人面前怎么都失去了作用?我莫说要胜过于他,若能自保不败已是难得。”

    绝情子不觉渐渐有些焦躁,更感在众人面前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如此压制着实有些难堪,于是催动十成的绝情剑诀,口中叱喝连连,绝情剑剑势一变,光芒爆涨,却是施展出修炼数百年的“绝情八剑”。

    这一下果然见到成效,绝情剑剑气纵横转守为攻,淡金剑影将南海仁层层笼罩,一吐适才的郁闷之气。

    南海仁倒是越打心里越有底,他见绝情子面露焦急之色,不惜耗损真元施展“绝情八剑”,反将自己的手底略略放缓,靠着轻灵的身法招式,维持住眼下的平衡之局。

    南海仁如此做有他的目的,一方面敌势昌盛,他没有必要与绝情子硬撼损耗气力,另一方面南海仁发现在暗中竟然还有无数的人盯着自己,自己不能过份地暴露实力,所以借着绝情子拖延时间,热热身子。

    起先一旁观战的众人见绝情子扳回劣势,迫得南海仁穷于应付,几乎没了还手之力俱感可惜,以为南海仁终究功力太浅,一旦绝情子尽了全力,他不免在修为上吃了大亏。

    可时间一长,众人就感觉到了不对,尽管绝情子依旧占据上风,表面气势极盛,可南海仁坚如盘石,灵似和风,全无半点败象。

    就在二人打得难解难分之时,一位老者出现在擂台对面的一角,此人面如古月,银眉星目,鹤发童颜,身穿鬼界王者服饰,在那里一坐不怒而威。

    众人看到那人出现后,都不自觉地变得安静下来,原来喧哗无比的打斗现场迎来了难得的宁静,若不是台上二人拳脚兵刃之声音,任谁也不会相信这里在进行着一场生死之战。

    绝情子越打越是心寒,这道士到底是谁?再打下去自己必败无疑,与其败了受辱,还莫不如现在就走,待将手下兄弟叫齐再与对方拼斗不迟,想到此处也不替青云子报仇了,身体一晃就欲向外纵去。

    一看绝情子要退,南海仁蓦然拧身而进,双掌一错变换万千,重重掌影将绝情子包裹的密不透风,正是混沌真经中的散手“留客掌”。

    绝情子被南海仁的掌风迫得如风中残花,肌肤生疼,不禁大骇。他这才真正意识到对方先前留了极大的余力,不然自己早已落败。

    “绝情道兄别慌,虎无天来助你!”大吼声中一道人影向擂台上飞了过来。

    眼看南海仁掌法飘渺,浑不知他要攻向何处?绝情子无奈之下,奋起残余真气挥剑而出,护持住周身要害。他只盼能撑过这招,好等到虎无天的救援。

    殊不知南海仁等的就是这招。

    绝情子面前的漫天掌影突然消失,南海仁化“留客掌”为“天花乱坠手”,左掌一探捏住绝情剑剑身,同时发出一股混沌之力从剑身向绝情子体内导入,脚下“除妖诛魔腿”腿接踵而至,膝盖正顶在绝情子右腕脉门之上,这一手火候拿捏恰到好处,刚好是绝情子招数用老,新力未生之际。

    绝情子只觉得一股庞然气劲破体而入,腕上一麻,绝情剑已然易主。

    同时南海仁右手食指轻扬,飞剑化做一道乌光,正对着虎无天而去。

    虎无天见状也顾不得救援绝情子,横戟拦格,“叮”的一声将南海仁攻势化解,这才发现自己上当。原来南海仁这一指表面看声势惊人,其实只用了三分劲力,只为阻止他援救绝情子而已。

    可就这么剎那工夫,南海仁腿掌齐出,攻势若长江大河滔滔不绝,绝情子哪里还能应付的过来。

    眨眼之间,绝情子身上连中七记崩山裂石的重击,连背上的剑鞘也被夺了过去,顿时狂吼一声,抛跌出去,犹如断线风筝摔倒在擂台之上。

    绝情子摔倒在擂台上后,就见他双目圆睁猛的喷出一口鲜血,随后一声大叫,身体“砰”的一声爆为无数碎片,而后化为能量散到了无尽的星空之中。

    请亲们继续关注,如果喜欢请点击收藏推荐,能送红包或金牌则更为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