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九界独尊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五十七章 酣战
    看起来倒有点像是本来只在头部的一滴浓墨,往宣纸般的身体那边染了过去一样,给人一种奇异至极的感受。

    纹头巫神感通的是巫神门里最为凶暴的“卫精虻”祖师。据说此位祖师身上的暴符之纹乃是天生而成的,其性之悍猛,可见一斑。

    他现在全身暗波滚滚,手上套着一对远古巨象遗留下来的一对弯弯长牙,举手暴起的气芒强亮的程度可以比得上银光巫神化气而出的银带,也同样地把列魄逼得到处乱窜,狼狈已极。

    以在场的黑羽七巫神而言,如果纯以起术之前,本身的功力而言,没有一个比得上列魄,即使是功力最高的天巫神君,也还是差了列魄一些。

    可是等到七巫神施起黑羽秘术,情况马上就有了完全不同的转变。

    不但天巫神君的力量当场就超过了列魄许多,所有其他的六巫,除了功力最弱的橙瞳神姑与巫神女外,每个人都一反战况,变得和列魄比起来,反倒是胜出了不少。

    巫神女本来是差了列魄的力量有一大段的,但是也在起术之后变成了可以和列魄争持的程度。

    就算是最弱的橙瞳神姑,也增强到有能力以特别精敏的目力,让列魄没原先这么容易对付她了。

    所以一般而言,巫神门的这个秘术,几乎是可以大幅度地拉高他们的总体战力,平心而论,巫神门就光看这七巫神的力量总合,在神界也一定能争得一席之地的。

    不过可惜的是,他们现在面对却是南海仁这个神王。

    所以尽管七人在这次和七只列魄的交锋中占了些上风,但是他们每个人的心里可并不轻松。

    南海仁眼见七巫神及他们的八位弟子,和八只列魄打得呼呼轰轰,劲风乱刮,真气芒光也是嗤嗤啦啦地满天飞闪,把场中照得倏明倏暗,威势惊人。

    在他深入探索了巫神门的术法特性之后,南海仁就明白这黑羽七巫神,若以总战力而言,实是南海仁出道以来,所见过的最强组合。

    不过尽管如此,南海仁也知道经过星脉之心修炼的列魄,还是可以应付得过来。

    因此他在细细观察了一阵子之后,就走回到了神犀的停尸之处,开始动起脑筋,准备把神犀的尸身想个什么办法带走。

    天巫神君算是七个与列魄缠斗的人里面,压力最轻松的一位了,此时边运转手中的蛇形金剑,嘶嘶带起一条条宛如蛇般扭腾散射的金色气芒,对着列魄狂击猛攻,边开口向站在哪儿颇为悠闲的南海仁怒声喝道:“呔!你的这些审兽看来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功力,你虽是神王可是你能对整个巫神门开战不成?”

    南海仁听了那天巫神君的话后,连忙双手轻抬,马上就在南海仁的两侧嘶然亮起了四道奇烈无比的紫红色强光,其明亮的强度还更加超过了七个战圈中,银光巫神所放起的闪亮银芒。

    战斗中的众人还没看清楚那种霍霍的光芒是从何处而来,在南海仁的左右两侧,已是叉倏然出现了四个身材和南海仁一般高大的紫红色夔牛来。

    同时在夔牛的四周,轰然一响,叉是强亮一闪,然后就出现了一只冒着魔火的神鹰来。

    夔牛与魔火神鹰一出,七大巫神立刻感到了强大的压力。

    纹头巫神一边在侧出放出百道强烈劲力化入手中的长长弯角,冲向列魄左方的同时,一边暴烈地吼道:“有种就把他们都放出来,看老子们含不含糊他们那些鬼东西……”

    天巫神君对于两边的情势算是比较清楚的一位,也明白这个可恶的神王实力真的是太恐怖了,本尊还没有出手就已经让他们陷在了不利之境,如果南海仁真的加入战斗,他们的下场会很惨。

    心中啄磨着,天巫神君可不像纹头巫神这么莽撞,会说出那种气话,正在沉吟不语。

    一边已经撑得有些力不从心,功力最弱的橙瞳神姑,在破去斜洒而来的七层内含近两千两百条交错力道的光液网兜后,有点喘气地对着天巫神君说道:“天巫神君,这个神王的术法力量太强,我们现在的人手不足,压他不住,还是先退去,下回再找他算帐吧……”

    天巫神君听到连眼力最强的橙瞳神姑也这么说了,便侧手放出两千七百条宛如暴雨般地蛇形金电,把缠着自己的列魄呼啦啦地逼退了老远,转头对着南海仁沉声说道:“呔,叫你这些畜牲先停一下!本神君有话说!”

    南海仁听后,心念陡然放出停手命令,所有战局中的八只列魄马上束然收手,其中有三四只列魄还被收不住势子的对手轰得滚出了老远,好在它们皮坚肉粗,虽然被打得翻了好几翻,居然也没受什么伤害,立即就崩身弹起,却是圆眼凝视着对方,没有再继续动手。

    夔牛和魔火神鹰也停了下来,转眼杂哄哄的混乱状态突然就这么地安静了下来。

    “你要问我什么话?”南海仁清晰的语音问道。

    众人见到南海仁这种术法收放,如臂使指,心念动处,反应立现的敏锐程度,都不由得在心中起了一阵骇异。

    天巫神君望了望周围全部停手的列魄,依旧沉着声音地回答:“这次我们的力量不足,算我们碰了满头灰,不过你要想把我们全部收拾下来,恐怕也没那么容易,这次我们就先放手,我现在只问你,下次我们再找你时,你敢不敢接?”

    南海仁耸了耸肩膀说道:“那有什么不敢?以后任何时候,只要你们找我,我就一定接下啦。”

    众人见南海仁毫不犹豫就担上了这笔血债,而且从他回答的语气中,每个人都误会他这是狂妄地表示了轻视的意味,俱皆心中怒气暗生,恨不得马上再动手相拼。

    不过他们在场的每个人也都在心里清楚地明白,这个神王的术法力量超乎意外地强大,绝非现在的人手所能对付,连纹头巫神那么暴燥的人,在收手静下心来观察了一阵之后,虽然还是误以为南海仁在轻视他们,因此气得嘴歪眼斜,但是却也不敢再有什么可能让情势生变的妄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