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九界独尊 > 章节目录 第七百零六章 花妖
    他又伸出另一只手过来,求必成一手拉着孙卫明的衣角,一手轻碰一下怪人的手后,又马上缩回,眼珠直转着,说起话来像斯里达罗伊:“别、别、别客气!”

    东平生连忙介绍:“天使,这位是我们五三一冥灵殿殿主,紫蛛十臂人呼吁郭先生。”

    孙卫明什么怪人都看过,还真没见这种长相的,结结巴巴地说道:“你好,我我是孙卫明。”

    呼吁郭先生咧嘴大笑道:“我长得很怪吧,我有自知之明,所以没下去迎接你,请你见谅。”

    孙卫明看他可亲的样子,便小心地开起玩笑道:“的确,这副尊容真是少见。”

    “少见?哈……全都灵只此一家,别无分号哩。”呼吁郭道。

    孙卫明一听马上想到,他必是古代人物,死后没有轮回,孙卫明惊呼道:“你是百万年前的人种!”

    他同时伸起三只手,似乎是竖起大拇指的意思,说道:“高明!其实,演化论是不对的,像我们这么优秀的种族到头来,还是度不了百万年劫,全灭了。你想,两颗脑袋多聪明啊,十只手多方便,却只有一张嘴,可以少讲话,少错误。”

    求必成嘟嚷着:“对啊,四只耳朵四只眼,当然是很优,活神。”

    呼吁郭说道:“你们矮人运气不错,没死绝,我们紫蛛十臂人可怜啊,全死光不打紧,连灵界里的也都投胎去了,只剩我一人,如果不是要等天使的来到,也许我也会轮回转世。”

    孙卫明大惊道:“你留了百万年不轮回,难道,就是为了等我?”

    他点点头,说道:“东平生谢谢你们,你们先去忙吧,我跟天使谈就可以。天使、求必成小姐,走吧,请跟我来。”

    东平生所在地,每个人都十足礼貌地向孙卫明握手致意,然后离开,这么够礼数,也未免太尽责了。

    呼吁郭带着孙卫明走向他专属房间,经历了过去之书及古忠烈塔,孙卫明知道,这些百万年前的人种,都是了不起的人物,心中对他也多了分尊重。

    呼吁郭的房间实在不像房间,像是座花圃。

    “主人,今天有贵宾啊。”一朵像是菊花的花,居然开口说话。

    孙卫明和求必成都吓了一跳,求必成躲到孙卫明后面,紧张地说道:“活神,这里有妖怪。”

    她话一说出,整座花圃乱了套,每朵花都在斥责着:“什么妖怪,你才妖怪!”

    “槐花,也对啊,我们应该是妖没错,是花妖。”

    “兰花,你别失了自己分寸,她讲的妖怪里多了个怪字,这分明是看不起我们。”

    “没错,这个怪字,有贬抑的感觉。”一朵玫瑰样子的花忿忿地说,那二片叶子弯到茎的上头,好像是人在生气时叉腰的动作。

    “呜……她说我们是妖怪。”一些小花,开始流下像露珠般的泪水。

    紫蛛十臂人呼吁郭先生,飘在半空中,十只手到处安抚着他养的这些“花”,一副很窘迫的样子,哄着:“求必成小姐没有恶意,乖乖,别哭,别哭。”

    孙卫明差点笑出来,堂堂的五三一殿主,古代了不起的人物,给这些花整得满头大汗。

    孙卫明不禁以天箫逐音说道:“你们误会了,妖怪是称赞的话语。”

    像玫瑰的花,叶子回复正常,说道:“你是谁,你的声音好迷人。”

    孙卫明继续用天箫逐音答:“在下孙卫明,这位是矮人祭师求必成,我们多所得罪,请见谅。”

    “哇,你的声音好棒,好好听耶。”菊花用叶子托着花瓣,斜着“头”陶醉地说。

    “我们没有恶意,而且,我们也有妖的朋友。”孙卫明道。

    孙卫明的声音好像有催眠作用,它们似乎忘了刚刚妖怪两个字对它们的伤害,现在都陶醉不已。

    呼吁郭插口说道:“他们是我的客人,我……”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别嚷嚷了,你说话那么难听。”玫瑰大喊着。

    “对啊,一点品味都没有。”

    “没错,没像这位大哥,风度翩翩,温文儒雅。”

    “你花痴啊,受不了,对了,刚刚大哥说他叫……”

    “你才花痴,大哥说的你都没注意听,他叫孙卫明。”

    整个花圃充满喜悦,每朵花都像在跳舞,那些小花也不再流泪,反而像是在唱歌。

    呼吁郭咕哝着道:“真是的,差那么多。”

    “你不说话,没人当你哑巴。”一朵像牵牛花的花说着,“大哥,你刚说,你也有认识修妖的啊?”

    孙卫明点点头,还是以天箫逐音说道:“我最好的朋友斯里达罗伊,是名电妖。”

    “电妖,哇,好了不起!”花朵们又议论起来。

    孙卫明想继续套交情,想到被奇莫哈萨锁在阴蚀针里的花影,直说出:“我还有一名朋友叫花影,应该也是修妖的。”

    这句话一出口,顿时所有的花,全愣住了。

    孙卫明也给它们的动作吓到,倒是求必成探出头来,用手在一朵花前面摇来摇去,“喂,你们怎么了?”

    “大大哥,你认识花影师父?”一朵牡丹像是提起莫大的勇气说。

    “它是你们师父啊!它被关在一个地方,是我把它救出来的。”孙卫明道。

    突然间,所有的花痛哭失声,呼吁郭又手忙脚乱起来,“别别别哭……”

    孙卫明急问道:“呼吁郭先生,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呼吁郭看到无法制止花朵们的伤悲,干脆也不劝了,放给它们哭,说道:“它们生前是天扶星的植物,植物和我们不同,它们只有植灵,没有魂魄。而这些花吸收天地灵气,修出了‘植灵魂’,不过功力不足,还没成妖。”

    它们越哭越大声,呼吁郭叹了口气,继续说道:“花影就是它们的师父,在一场异变中,除了花影不在天扶星,逃过了一劫之外,它们都因尚未成妖,无法移动,全部葬身在天扶星了。”

    众花露珠像是雨下,令人随之心伤。

    呼吁郭又说道:“它们又不愿进入‘兽之灵’,于是植灵魂在天扶星上头飘泊,我有次到天扶星时,看它们可怜,便把它们带回冥灵殿,供养在房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