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九界独尊 > 章节目录 第八百三十五章 梵禅
    “当然需要,但是都灵系早有准备,他们向三十三天要求,我必须接受都灵系的审判,否则要收回十三颗修释星球。”梵文禅道。

    “嗯,都灵联盟本意便在十三颗修释星球,不是吗?”孙卫明道。

    “你刚说我中计了,一点都没错,都灵系对三十三天的要求是虚的,他们主要是要整倒我,然后再吞掉都灵十三释星。”梵禅道。

    真是令人狐疑,为何都灵联盟要梵禅下台,释界十三星对都灵系有什么特别诱惑?

    溶尸之刑在都灵联盟里出现,是否代表联盟里已有人受到乾至的控制?

    当年,洪正日一味地袒护转轮魔殿,孙卫明就以为联盟和乾至之间有来往,现在答案不就很清楚了。

    “你见识很广,设想周全,你是谁?”梵禅问道。

    “在下孙卫明。”孙卫明道。

    “孙卫明?咦,莫非是灭魔圣尊和混沌圣尊、金爵特首?你怎么会在这里?”梵禅道。

    “唉,不堪回首啊,对了,前辈,这次你需要入狱多久。”孙卫明问道。

    “八十年,你咧?”梵禅道。

    “三百年。”孙卫明道。

    “你犯了什么罪,判这么久?”梵禅道。

    “哈,这还是用爵位换来的咧!不然还判更久。”孙卫明道。

    孙卫明将遭遇向他说起,不知不觉,他们两人无话不谈,在这么恶劣的环境之中,能有交谈对象,真如荒漠甘泉,让人心生一丝希望。

    孙卫明他们也谈了不少有关大日神功、毗卢舍利子之事,他真是一名好导师。

    “既然亘古老和尚将那么棒的‘修炼盒’交给你,你何不利用这个时机,好好地修炼大日神功,也许等你出狱时,功力还会大进。”梵禅道。

    “在这里可以练功?现在全身功力都被‘刑期枷’绑住,根本无法运气。”孙卫明问道。

    “那你如何和我沟通的?”梵禅道。

    “我修了‘意识之法’,这不用功力。”孙卫明道。

    “那就对了啊,意识之法既然不用功力,用意识练功当然也不用功力。”梵禅道。

    意识练功不用功力?这句话像是一枚炸弹,震住孙卫明的内心。

    对啊,在释灵学院天释研究所里修卍字金龙,用的方式也是冥想练功。

    突然箱子移动,铁人们的呻吟声渐渐消失,眼前大亮,箱子被打开,一条大钢索绑住一个铁人,将他往箱子外拉上去。

    只听到一个令人发麻的声音:“这个人没气了,真是不耐折磨。”

    那人像是和下属说话:“通知联盟,此人畏罪自杀。”

    唉,没想到孙卫明用忍耐之心及妖精之吻还是帮不了大家,更没想到他们竟如此草菅人命!

    看来所谓的判刑只是个幌子,他们会想尽方法让人活不下去。

    又绑起一名铁人,那上头又发出声音:“奇怪了,这次运来的怎么这么脆弱?”

    孙卫明传出意识道:“梵禅前辈,你还好吗?”

    “唉,我在帮他们持念超渡文,这些人身丧异乡真是可怜啊。”梵禅传过意识道。

    现在孙卫明是心有余力不足,不然他也想要用超渡法汇帮助身亡者,只得跟着梵禅一样,心中默念口诀,希望他们能早日超生。

    过了许久,轮到孙卫明被吊起来,上边有一大群人,他们的头颅竟似铁铸一般,铁头上甚至有花花的红锈,只露出没有瞳孔的白浊眼睛。

    “咦,这个人还没死,命真硬。”吊孙卫明起来的铁头人刚好和孙卫明四目相对,然后对着另一名铁头人说:“478,这人分发到你们第15区。”

    孙卫明被吊到一个轨道上,孙卫明急传出意识:“前辈,你在哪边?”

    “我被分到第13区,这个箱子除了你我,其他的人全都自杀了。”梵禅传过意识道。

    修道者平时自视甚高,一旦功力被封,反而脆弱无比,也许是这种生不生、死不死的模样,因而心理及肉体同受折磨,让他们无法求活下去。

    不知道第15区在哪里?

    这是个暗黑的世界,恒星在遥远的地方,只是一个小亮点,外头处荒凉。

    轨道已到了尽头,噗通一声,孙卫明掉入个水池,接着哗啦啦声响起,上头一道铁栅栏将池子封住。

    孙卫明无法转身,但他可以感到旁边尚有若干的铁人,大家都中了哑巴术,世界变得死寂。

    如此一天过了一天,不知过了多久,上头叫道:“补充水分来了。”

    由上面泼下一大桶水,水花渗入铁器之内。

    这里气温很低,很快地水结成冰,全身像是被冻结一般,更是难受。

    又过了几日,铁栅栏打开,上头下来了两个铁头人,好像在清点铁人的数量,其中一人巡逻过来,白眼瞪着孙卫明时,轻叫着:“还精神嘛,看能支持多久。”

    清点结束,一名铁头人向另一人说道:“又挂了两个,吊上去。”

    如此,身旁的人慢慢地变少。一日,两名铁头人来到,一一将铁人吊起,这时,孙卫明才知道这个15区池里,只剩下五名铁人囚犯。

    铁头人不知要做什么,将孙卫明他们放到一个轨道。

    “哈……我们来赌一把,怎么样?”一名铁头人叫道。

    “嗯,我签全死光。”另一名铁头人说着。

    “开什么玩笑,进入炼火堂,哪有活命的机会?不能这么赌法。”另一人道。

    另一人好像也以为我们全会死光的机率较高,他想了想又说:“用赔率计算,死绝的一赔一点二;但如果有活命的,一赔二,这种条件玩不玩?”

    “玩,当然玩,我还是赌全数死光光,你输定了。”

    孙卫明可以感到其他四名铁人囚犯听了对话后,恐惧无比。

    “哇,你看,我赢定了,有一个还没进炼火堂就吓得自杀,哈……”一人喜道。

    唉,又有人死了。

    炼火堂是一个大炉子,炉壁上有编号,由120,只见里头已挂了不少铁人,一个个像炉上的烤鸭,孙卫明他们四名囚犯被挂在编号15的位置,一眼望去,那13位置上没有半个铁人囚犯,耳中又听到铁头人在对话。

    “不会吧,十三区一个都不剩啊。”

    “不清楚,反正还没有开炉,也许还没运来。”

    梵禅不会死了吧!他就在第十三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