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浴室都好大,装修的也非常漂亮,有个N大的浴缸,同时洗三个人都可以的。他教了我怎么用,哪是热水,那是凉水,然后说:“要不要一起洗?”

    我怔了怔,红着脸说:“这个,不好吧?。”

    他很诧异的笑着说:“那有什么?大男人怎么跟个娘们似的,扭扭捏捏的,我又不会吃了你啊。”

    既然这么说了,我也不好说什么,便回到房中,取了干净的睡衣,放在了架子上,然后很扭捏的脱衣服,他倒是很快的,已经舒服的躺在了水中。脱完了之后,我小心的坐在了浴缸里,水刚好,不凉也不烫,我学着他的样子也躺在了里面。

    他侧着头看着我,露出两排很白的牙齿,说道:“你看上去真的很小,我怀疑你有没有十八岁。”

    我笑着说:“我真的已经十八了。”

    “看上去像十四,今天有客人问我,是不是雇佣童工,我很想笑。”

    我听了也想笑,确实,我和他们当地的同年纪的人相比,确实是显得年轻不少,我是典型的南方人,而这里是典型的北方,相貌上的差异自然很明显了。

    唉,难道生得太嫩了,也是我的错吗?耸肩中。

    他突然伸手在我的手臂上捏了一下,然后说:“哎哟,你小子的肉真想十八岁的大姑娘一样的嫩,哈哈……”

    他另外的一只手却有些不规矩的往我身上摸,被我立刻推开,笑着说:“干嘛你?女人玩多了,想玩男人啊,我可没那嗜好啊。”

    上学的时候听其他男生说过一些关于龙阳之癖断袖之好的事情,也自然懂得一些男人和男人之间的那点事。见我这样,他笑着说:“哈哈,摸都不让摸,绝对是小处男,你值钱了啊,我帮你打听打听,谁愿意出钱买你的处男身。”

    “才不要,你喜欢,你留着吧,哈哈。”

    我边说边笑,然后赶紧洗完澡,回到房间里,心下却一直在怀疑,林龙究竟是不是想打我的主意,如果是的话,那我岂不是等于送到狼嘴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