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武很有经验,客人找茬,他能对答如流,果断解决,既能让客人满意又能让饭店不受损失。

    虽然身在楼下,心却对楼上林龙和筱雨那里,虽然我不想管别人的闲事,但是好奇心里我还是有的。我在猜想着林龙现在在做什么,是不是正在冲锋上阵,是在和一个女人呢,还是和两个女人?想起筱雨也在,想起她很可能也被人压在下面,我的心里突然有些难过起来,很奇妙的感觉。

    终于打发了那桌无聊的客人,我和蔡武收拾干净,便跑到休息室里去了,休息室和林龙他们的房间正对着,我看见筱雨出来了,好像在打电话,看她笑得那么开心的样子,突然有些伤感起来了,毫无缘由的伤感。

    她好像看见我了,朝我摆摆手,笑容依旧那么灿烂,她该是个开朗的人,从她的口音听来,该是东北的吧,有着东北人的豪爽。

    看见她对我笑,我心里竟然有一点欢喜,天啦,我不是很讨厌她的吗,为什么会想着她?为什么她对我笑,我会感觉到欢喜?赶紧侧过头去,可是她的影子却依旧在我的脑海里盘旋着,挥之不去,再看时,她已经进去了。

    望着空空的走廊,我有些怅然若失。

    蔡武说:“筱雨姐其实人很好的,每次给小费的时候特别爽快,从来不吝啬不像别的小姐,给十几块钱还非得多占点便宜。”

    我问:“那你拿过最多的小费是多少呢?”

    蔡武笑着说道:“一百。”

    我很羡慕地说道:“哇,好多啊,我三分之一个月的工资耶。”

    蔡武却是摇摇头,很无奈地说道:“可是她们也占了不少的便宜啊,被摸了好几次,有次差点射裤子里了。”

    我取笑他,说道:“哈哈,我笑了起来,看来便宜钱真的不好赚啊。”

    蔡武说道:“是啊,对了,你猜林哥现在做什么呢?”

    我赶紧装作不知道,说道:“哇,你又开始YY你的想象力啊,他做什么,我怎么知道啊?我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你说他在做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