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就害怕我给你找个妹妹了?嘿嘿,骗你的啦,你比我大,既然你喊我小老公,那我只好喊你大老婆啰。”

    “不行不行,要换,我喊你老公好了,我吃点亏……”

    我赶紧说:“什么?你吃亏?明明是我吃亏好不好?真是的,占了便宜还卖乖,老婆,伺候老公我更衣。”

    她心里面美滋滋的,嘴巴上却说道:“你你你,你这个臭小子,居然这么霸道起来了,我这是缺了哪门子的德了,受罪啊。”

    她边唠叨边给我穿着衣服,给我穿裤子的时候,突然低下了头,在我的内裤外面亲了一下我的小弟弟,这让我很感动,于是我微笑着看她,眼光中流露着感动的神情

    吃过了早餐,筱雨姐说要去上班了,我只好一个人在家里看电视,翻遍了频道都没发现好看的,只好放弃了,躺在床上睡觉,却又睡不着,又不能出门,因为筱雨姐走得时候忘记给我钥匙了。

    我拿起手机给她发消息:“亲爱的老婆,我想你了。”

    很快的,她就回了,说着:“亲爱的老公,我也想你了。”

    正玩着,突然电话响了,我就接了,是一个老爷子打来的:“喂,小香啊?”

    糟糕了,找筱雨姐的,我赶紧说:“喂,筱雨姐不在家,您是?”

    对方说道:“哦,不在家啊,我是她爸爸,她回来了,叫她往家里打个电话。”

    我赶紧说道:“哦,好的,晚上,她才能回来。”

    挂了电话后,我想,不知道筱雨姐家里还有些什么人,她有没有结婚呢?如果结婚了有没有离婚呢?如果他们夫妻还好着,那我怎么办?难道我就这样做第三者了?

    我很讨厌和鄙视做第三者的男人或者女人,自然也不希望自己做个第三者,打定了主意,晚上筱雨姐回来的时候,我就问清楚,免得以后为难。想起昨夜的销魂,我美美的躺在了沙发上,难怪床第之事一直被无数人向往着,果真是让人回味无穷的。

    我笑了笑,斜斜的躺在了沙发上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