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打了个哆嗦,坐在桥下面的石头上,抱着腿。

    雨下起来居然没完,我靠在石壁上,不想回去,只是懒懒的望着瓢泼的大雨。今夜真的很冷,鬼天气真是很郁闷的,说变就变了,一阵寒意袭来,我哆嗦着,泪水禁不住涌了出来,心想,筱雨姐,我和你这次算是完了。

    也不知几点的时候,我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但是实在太冷,刚闭上眼就冻醒了,于是起来在地上蹦蹦跳跳的,希望借此来驱赶寒意,但是好像没什么效果。后来太累,便只能缩在角落里,就那样迷迷糊糊的等到了天亮。

    天亮的时候,雨停了,我感觉自己头重脚轻的,走路都不是很稳,眼花缭乱的。就那样跌跌撞撞的到了饭店,门锁着,上班的都还没来,我只好坐在门口的地上。渐渐的,我感觉自己浑身好难受,头很沉很沉,浑身都在发冷,不停的哆嗦。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像是睡着了,感觉有人在拉我的手,我睁不开眼睛,便任由他抱了起来。好像上了车子,但是我已经不知道了,在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睡在了医院的病床上。四周很白,也很安静。

    我睁开眼,四周没有一个人,就我一个人睡在那里,我想爬起来,浑身却沉得要命,无法动弹。这时,门开了,一个护士走了进来,见我醒了,就笑笑说:“你醒了?不要动,我给量体温。”

    我艰难的说:“你好,我怎么啦?”

    “你发烧了,我们正在观察,看是否会引起肺炎。”

    “我怎么在这里的?”

    “这个就不清楚了,早班的同事下班了。”

    “现在几点了?”

    “上午十一了……”

    “哦,这么久了啊。”

    “我们给你打了退烧针,已经退了很多了,还有一点烧,稍后再打一针,应该就没事了。”

    “好的,谢谢你。”

    她笑了笑,说:“体温表你夹好了,一会我来看体温。”

    说完她便走了。我用另一只手摸摸额头,感觉是有点烧,她刚才用手摸了我的额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