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笑了笑,然后说:“我以前也和你一样的纯真,可能那个年纪吧,都这样的,我爱上了一个服务员,她也很喜欢我,于是我们便在一起同居了,她为我堕了两次胎,就在我们准备结婚的时候,她家里突然反对我们的婚事。”

    “哦?为什么这样呢?难道你们的婚事他们不认可?”

    “后来我知道,是她爸爸欠了很多的赌债,被人追着要钱,便希望能将她嫁给一个有钱的人,好有棵摇钱树,呵呵,当时我就一个穷小子,给不起什么聘金,他们便那样的拆散了我们。”

    “真不幸。”

    “还有更不幸的。”

    “说说,我现在对悲剧很感兴趣啊。”

    “后来,她被关在了家里,等一个有钱的老头子娶过门做填房。”

    “然后她是不是一时想不开自杀了?”

    林龙白了我一眼,说:“你听我说啊,不要乱猜。她倒是没自杀,但是你想想,那个老头子已经六十多了,那东西肯定是不行的,她嫁过去等于在守活寡,她是正常的女人,所以,她和那个老头的一个小儿子好上了。”

    “乱伦……”

    “在和那个老头的儿子好上了不久,她就有了身孕,很快就叫老头子知道了,她便和他说了实情。”

    “那就好啊,做老子的应该让着儿子啊,干脆叫她和他儿子结婚算了,两全其美。”

    林龙的语气中带着几分的无奈,说:“要是这样也就好了,但是,那个小男人,却是个没有责任心的男人,他和她只是玩玩,并不是打算娶她的,更不肯承认这件事,硬说是她和外面的男人的野种,老子头相信自己的儿子,更恨她污蔑败坏自己儿子的名声,便将她赶回去了。”

    “这个男人确实不应该啊,他就是不想娶她,也不能说这个孩子是野种的啊。”

    林龙叹了口气,我依稀能感觉到他眼里亮亮的泪光,好像以前的往事,又一次的在他的心上划下了伤口。他继续说:“她回家后,天天被父母责骂,终于有一天喝药自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