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这次的这个男人不是以前的那个了,莫非她又换了个人包养了?心里感觉怪怪的,她那么年轻,走上这条路真的很不应该,大好的青春年华,就这样的浪费了。她以后的日子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无限伤感的摇摇头,再看时,飘飘已经依偎在那个男子的身边,高傲的走过了我的身旁。蔡武走过来说:“城城,你又伤心了?”

    我苦笑着摇摇头,我知道他该是知道我和飘飘之间的事情的,林龙那大嘴肯定和他们都说了。不过知道就知道吧,有不是杀人放火这样不可告人的勾当,不就是一时间情难自禁和飘飘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情嘛。

    我想那个时候,只要是男人都无法自制的,除非那东西有毛病或者性取向有问题。我也一直用这个理由来安慰自己,希望能借此摆脱那一直深藏在内心的愧疚和不安,但是效果却很不理想,我看见飘飘的时候,心还是会很痛,好像她现在走上这条路是我造成的一样。

    蔡武安慰我说:“我看你每次看见她都这样,其实你和她之间有没有发生关系,她都会这样的,在认识你之前她就已经是个舞女了,不管你和不和她发生关系,她都会走到这一步的,所以你不必那么内疚。”

    这点我是知道的,可是毕竟我那是我的第一次,也是她的第一次。女人可以忘记给她带来无限快感的男人,却永远都无法忘记那个给她痛楚的第一次的男人,在她的心里,永远都不会忘记我这个人的,而我又何尝不是?

    所以我们便成为了对方心里的毒蛇,那火红的蛇信,时不时的便在我们彼此的心头戳上一下,然后那疼痛便一直伴随着我们。我想,蔡武可能是永远也不会明白的,他不会知道这种感觉,但是我相信,他也一定不会忘记那个夺走了他第一次的男人。

    或许将来,我和飘飘会天各一方,从此再也不相见了,时间会让她从我的心里慢慢的消失了,但是,在午夜梦回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