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后和他悄悄的杀进了一个偏僻的包厢里。我问蔡武:“蔡武啊,昨天晚上是不是林龙要和你爽一爽,你拒绝了啊?”

    蔡武一脸不解的答道:“什么啊,昨天晚上我没去他家,我已经很久没和他在一起了。”

    我皱皱眉说:“那就奇怪了。”

    “什么奇怪的?”

    “你不觉得今天林龙有些怪怪的?以前他没像今天这么磨叽也不像今天这么变态。”

    “嗯,我好像是有点觉得,难道他被人甩了?”

    “英雄所见略同。”

    “那怎么办?他要是不爽,我们也跟着不好过啊。”

    “我有办法。”

    蔡武不解的说:“什么办法?”

    “今天晚上你去陪他睡一觉,并且让他满意了不就可以了啊?哈哈……”

    “死小子……”蔡武一巴掌打了过来,却不知我早已跑开了。

    看见林龙一个人坐在那里想着事情,我便悄悄的进去了,然后将门掩上,说:“林哥,你好像有什么心事啊?说出来吧,我们帮你想想办法。”

    他看了我一眼,笑了笑说:“还不是叶灵。”

    “叶灵怎么啦?”

    “她姐姐生病了。”

    “啊哦,什么病呢?很严重吗?”

    他点点头,说:“是啊,是遗传的病。”

    “会不会危及生命?”

    “这倒不会,但是会瘫痪。”

    “啊……”

    我惊呼一声,说:“那该怎么办?”

    “目前还治疗不了,而且不容易发现,到了中年的时候一般就会出现症状,然后慢慢的严重,最后会瘫痪的。”

    “确实很头疼……”

    他抽了一口烟,深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我担心还不是她姐姐,我担心的是她,因为是遗传的,所以她也可能会得这种病的。现在检查不出来,我很头疼。”

    我看着他,说:“你不会因为这个要跟叶灵分手吧?”

    他苦笑着说:“现在不会,我不知道她会不会真的被遗传,万一被遗传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现在还不能接受这个打击,我害怕面对一个整天做在轮椅上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