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拍着她的背,说:“怎么了嘛,不要这样嘛,我会难过的。”

    她摇摇头,然后抹了抹眼泪说:“没事,我没事。”

    “我知道你是有事的,不过你不说罢了。”

    “去我房间里吧,我想睡觉了。”

    关了电视,我和她一起去了她的房间,我将筱雨姐拥在怀里,问:“亲爱的,你怎么了?”

    她在我的唇上亲了一下,说:“我没事,真的。就是突然间很感触,你能对我唱出那样的歌,我真的好感动,宝贝,我爱你。”

    我笑了笑,将头埋在了她的胸前,在她的身上蹭了蹭,她伸手在我的背上拍着,很快的,我便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天亮的时候,我怀里抱着一个枕头,筱雨姐已经起床了。

    走到厅里一看,小薇刚起来,穿着宽大的睡衣头发凌乱的从洗手间里出来,见我起来了,便点点头,然后迅速的进房间里了。

    我洗漱完毕后,筱雨刚好买了早点回来了,看着她忙碌的身影,我突然觉得她真的很不容易,对我们这么好,太辛苦了。我趁着小薇去洗手间里梳洗的空挡,从后面抱住了筱雨姐,然后在她的耳边轻轻的呢喃着:“姐啊,你天天那么累,我会心疼的啦。”

    她扭过头,在我的脸颊上亲了一下,说:“为了你累我是高兴的。”

    感觉我已经比筱雨姐高了,现在从后面可以环住她的肩膀,我真的长大了,不再是先前那个不懂事的小孩子了。我说:“姐,以后我要照顾你了,你看我都比你高了。”

    她笑了笑,然后抬手在我的头上拍拍说:“你还是小孩子,等你长大了再来照顾我吧。”

    我用头在她的脖子上蹭了几下,她说:“好了好了,怪痒的。”

    我松开手,她说:“快吃饭吧,一会凉了。”

    笑了笑,我抓起一个包子递到她的面前,说:“筱雨姐啊,我为你吃吧。”

    她笑着张开嘴,说:“好啊,有帅哥伺候,我自然是无话可说了,来吧。”

    张开了嘴,我将包子放在她的嘴边,看她一点一点的嚼着咽了下去,感觉特别的开心,要是以后她能天天吃我做的饭,我想我也是多么的开心啊。不过我做饭很难吃,怕筱雨姐不习惯哩。

    我们正在吃着饭,小薇出来了,筱雨忙说道:“小薇啊,吃早点啦。”

    “唔,来了。”

    小薇应了一声,然后换好了衣服出来了,我看见她的脸上很白,皮肤很好,记得她刚来的时候,皮肤没这么好的,怎么这么快皮肤就这么好了?我问:“小薇姐,你的皮肤真好啊,用的什么牌子的化妆品啊?”

    小薇的面上一红,嗫嚅着说:“哪有啊,我天生丽质,不用化妆品也照样好看的。”

    筱雨姐凑在她身边,轻轻一嗅,说:“别骗人了,这是最新款的巴黎欧莱雅粉底,你真舍得花钱啊,快说,搞这么漂亮给谁看啊?”

    小薇的脸更红了,说:“姐你真厉害,这都能闻出来。”

    “哎哟,你还想在我面前打哈哈啊?能逃过我的眼睛耳边和鼻子的,我都还没遇见哩。”

    “巴黎欧莱雅?”我记得上次去商场的时候看到过的,很贵的,小薇居然用这么贵重的粉底,看她平时很小气的,怎么现在舍得花钱了?难道是……

    我笑着说:“筱雨姐啊,你别看贵重啊,要看效果,你看小薇姐,现在是皮肤红润细腻有光泽,要不你也用这个好了。”

    筱雨抿嘴笑笑说:“我以前用过的,这款对我不合适了。”

    我凑过去,在她的脸上仔细的看了看,筱雨姐笑着说:“你小子干嘛啊?”

    “嘿嘿,我在看筱雨姐的粉底啊。”

    “我今天没用。”

    “啊,没用粉底,皮肤都这么好啊,那以后姐姐你不用粉底也没关系,天然的皮肤更加的细嫩啊。”

    小薇也笑着说:“是啊,姐姐,你皮肤这么好,不需要用粉底也好看。”

    筱雨姐看了看我们,然后很吃惊的样子,说:“今天什么风啊,你们两个嘴怎么都这么的甜?哈哈,居然有人夸我,真开心啊。”

    中午我去拿盒饭的时候,故意让严磊帮我送了一下,严磊是非常开心和愿意帮我送饭的。他来到我们店里的时候,我看见他和小薇两个的眼神不大对,互相暧昧的那种,严磊还特意亲自拿了一盒递给小薇。

    我笑着说:“哎哟哟,咋没人递给我啊?”

    严磊笑着拍拍我的肩膀说:“你要是小薇,我就递给你,哈哈。”

    “重色轻友啊,典型的。”

    小薇红着脸不好意思的看了看严磊和我,然后到一边去吃饭了。

    我笑笑,冲着小薇挤挤眼睛,小薇的脸更加红了。

    晚上的时候,有个老男人要请我们吃饭,其实看得出来,他要请的是筱雨姐,和我们没关系,但是筱雨姐非要带上我们,那个老男人也没办法,只好答应了。

    老男人在桌上一个劲的对筱雨姐献殷勤,筱雨姐是什么人啊,对这种事,她自然是应付自如,既不得罪那个老家伙,又将他哄得心里暖烘烘的。

    我到休息间的时候,看见了小霞,便和她聊了起来。小霞看见我的时候,还是那样的开心,虽然她知道我和她之间不可能发生什么了,但是我们依旧是好朋友,做不成情人就做朋友好了。

    小霞说:“城城,我可能下个月要走了,感觉这里不适合我。”

    “那你要去哪里?”

    “不知道哩,可能南下去广州吧,我一个表姐在那边的一家工厂里做衣服,我觉得还是学个手艺的好,不然以后真不知道怎么办呢。”

    “哦,那也好,毕竟做服务员吃的是青春饭,不可能一辈子吃下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