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雨姐笑着说:“你老婆那么多,我哪里敢去捋老虎须子哦,恐怕还没和你结婚就已经被你的那些老婆们给打死了,对了老胡啊,不和你开玩笑了,你钱包丢在我们这里了,过来拿吧,顺便请我们拾金不昧的小妹吃饭啊。”

    “啊,我的钱包……钱包……哎呀,真的不见了,筱雨啊,我马上过来拿……”

    这个粗心的老男人,钱包都看不好,幸好是丢在了我们这里,要是丢在外面或者别的地方,估计就没有了。

    “筱雨姐啊,这个老男人真粗心啊。”

    筱雨姐冷笑了一下,说:“粗心?没看出来。”

    “那你看出来什么了?”

    “他这不是第一次了,以前我在舞厅的时候,他也搞过这么一次,还有在别的地方也搞过的。也就是说,他故意这么做的,幸好佳菊这丫头还可以,拾金不昧,不然很难搞定的了,不过我还不怕他。”

    “这个人这么坏啊?那要是真的丢了怎么办?”

    “这些,都是假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钱包里没有身份证,只有这几张银行卡和几张钞票,而且钱包丢了,他结账的时候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呢?小薇啊,刚才老胡结账的时候,没有掏钱包吗?”

    小薇说:“有啊,是个很新的钱包,我看的清清楚楚,里面很多钱的。”

    筱雨姐笑了笑,说:“这回我得让他请我们吃一顿好的不可,找茬找到我这里来了。”

    没多久,他来了,筱雨姐笑着将钱包拿在手里,说:“老胡啊,你这里有多少钱啊?你可别说有十几万啊,我可没看见那么多。”

    老胡笑嘻嘻的说:“没有没有,就点零钱,我丢了钱包,居然都不知道,幸亏你们拾金不昧啊,佳菊小妹呢?我要请她去吃饭。”

    筱雨姐笑着说:“老胡啊,你真是新人换旧人,眼里有了佳菊这么漂亮的小妹,就没有我了,唉,我老啦,青春不再,容颜褪去,入不了你的眼了啊。”

    老胡连忙哈哈一笑,说:“哪里啊,筱雨啊,你在我的眼里,根本就是天上的仙女,能和你做好朋友,是我毕生的荣幸啊,你怎么能这么说呢?”

    筱雨姐抿嘴一笑,说:“那就把你的钱包收好了啊,可千万别再丢了,我们这里的小弟小妹们可以是都拾金不昧的,就怕你钱包没丢在我们这里,丢到别人家了,我就不敢保证所有的人都有我们这么不见钱眼开的哦。”

    老胡赶紧说道:“那是那是,筱雨你这个就是够义气,够爽快,我胡老三就欣赏你这样有魄力的女人。”

    “欣赏归欣赏,客还是要请的啊。”

    “一定一定,你们店里的人,我都请,现在我们去?”

    “好啊,难得老胡你请客,我们怎么好意思不去呢?城城啊,你去看看还有哪个客人没走,然后大家一起去吃蒙古牧民的涮羊肉吧,据说好美味的。”

    我说:“不去林龙那里啊?”

    “这次不去他那了,姐姐我想吃羊肉了。”

    然后一行人到了蒙古牧民,狠狠的宰了一顿老胡,叫他没怀好意,想来讹我们,殊不知,我们伟大的筱雨姐是个多么厉害的女人。

    第二天,筱雨姐给我们发工资,特意奖励了王佳菊五百块,然后在店里表扬了一下,让大家都要像王佳菊学习,客人丢的东西,不管是什么,都要交上来,然后还给客人,筱雨姐没有说那个老胡是故意的,估计不想让大家以后对他心存戒心。

    我也拿到了工资了,于是又给家里寄了一些钱,自己留了一千块钱零花,虽然我很节约,但是一千块钱花起来应该也很快的。

    晚上,筱雨姐洗完澡过来的时候,我说:“闭上眼睛。”

    “干什么啊?那么神神秘秘的。”

    “闭眼嘛。”

    她真的闭上了眼睛,我说:“可以睁开了。”

    她睁开眼睛一看说:“哇,巧克力啊,德芙的啊,好好吃哦,我忍不住了,我要吃一个。”

    我笑着说:“我本来就是送给你的啦,你想吃就吃嘛,没有关系的。”

    筱雨姐很利索的拆开了包装,说:“真的好香啊,很久没吃巧克力了。”

    她一边吃一边送一颗到我的嘴边,说:“你也来一颗啊,真好吃。”

    确实很好吃,我第一次吃这么贵重的巧克力,印象中,筱雨姐根本就没怎么吃过,难道怕发胖啊?看来今天晚上她还真的很给面子啊。

    我说:“好吃就多吃几颗吧。”

    她笑嘻嘻的说:“怎么想起来给我送巧克力啊?有钱了啊?”

    我看着她,眼里满是温柔,此时的她娇俏可人,像一个小姑娘,好可爱好顽皮的。我说:“是啊,我从来就没送过你什么礼物,所以这次我要送给你一盒巧克力,据说,没有哪个女人能拒绝巧克力的诱惑的。”

    “是吗?不晓得耶,反正我是喜欢,嘿嘿,再吃一颗。”

    我怀疑她是不是真的喜欢,因为从未见她吃过,呵呵,看着她开心的表情,我也好开心,然后我含着一颗轻轻的送进了她的嘴里,她的嘴都好甜的,充满了巧克力的香味。

    在她的嘴唇和我的嘴唇接触的时候,我猛的将她的嘴唇衔在了我的口中。

    一阵热吻,我将她送到我口中的巧克力咽了下去,然后开始我的行动了,在筱雨姐娇喘声中,我顺利的开始了我的运动。

    我用手抚弄着她的秀发,而她也用手抓住了我的头发,拼命的揉弄着,只感觉头上的疼痛,夹杂着下面传到大脑里的愉悦的感觉,我禁不住轻轻的喊道:“姐,好爽,你再用力一点,对,就这样,爽!”

    她翻了一个身,将我压在了身下,因为已经这么多次了,我们很是轻车熟路,配合非常的默契,也不知多久,感觉我身上已经是汗水淋漓,而她也是香汗挥洒,终于,我们紧紧的抱在了一起,到达了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