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葬神 > 章节目录 借势嚣张 2
    秦歌接住瓶子,斜了一眼,喝道:“滚,不要让我再看到你,不然见你一次打一次!”毕元永毫不犹豫转身往外走去,到了门口,却又停住脚步,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师父告诉我的,要不然,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听到如此回答,毕元永一想,前后都符合,完全死心了,快快离开,深怕碰到秦歌的师父赶来,也不敢来个回马松,因为他的身子越来越无力;秦歌见毕元永身影消失,心中大松了一口气,可面上却仍然冷厉无比,转身朝着方黑虎吼道:“你们也滚,到外面去守着。”

    方黑虎见毕元永都被喝得滚开了,他更不会有丝毫怀疑,赶紧招呼着帮众冲了出去,秦歌示意将夏青东将院门合上后,然后又往房间里走去,刚进去,秦歌的身子就猛地栽倒在地。

    “华哥……”

    “华兄弟……”

    夏海两人喊着冲上来,秦歌做了个噤声的姿势,夏青东低声问道:“华兄弟,没事儿吧?”

    “没事儿,就是脱力了。”

    强行施展,让秦歌的脏腑似在翻江倒海一样,血肉也撕扯得厉害,要不是平时训练经常碰到脱力的状况,他早就坚持不了了。

    夏青东松了一口气,看到铁床上的女儿,又是一声叹息,“冰儿的火毒,怕是解不了。”

    “大叔,你若信得过我,就让我来吧。”

    “华兄弟,你能炼制清火丹?”

    “不能。”

    “那……”

    “但是我能让她醒过来,而且好好活下去,比以前还活得更好。”

    “真的?”

    夏青东问出声,不待秦歌回答,立马说道:“华兄弟,我相信你,冰儿就交给你了,我去准备准备,好招待华兄弟的师父。”

    “大叔,你也信了?”

    “大叔,你也信了?”

    夏青东被秦歌这一问给问得糊涂了,愣愣地问道:“华兄弟的意思是,之前说的都是假的,你的师父是假的?要到这里来也是假的?”

    “差不多吧。”

    “那冰儿的事情,也是假的吗?”

    夏青东满脸焦急,其他的事都无所谓,可这件事对他却是至关重要。

    “这倒是真的,那人对冰儿不怀好意。”

    秦歌知道炼丹炉鼎这些事,自然是魂老告诉他的,秦歌听了魂老所说的那些话,才知道他为什么要让自己来这里,夏青东听了大松一口气,忽又问道:“华兄弟,那黑虎帮的人怎么办?”

    “让他们帮我们守一会儿,然后叫他们回去,哦,对了,顺便叫他们去帮我买点药材回来,不用白不用,要买五两三息叶,二两红谷籽……”秦歌张嘴说了一大串药名,这些药名都是正规药名,夏青东拿纸记了下来,往外走去,秦歌又提醒道:“大叔,不要对他们客气,要狠一点,凶一点。”

    夏青东点了点头,明白其中意思,再回想起先前的局势,明明自己这边处于弱势,可最后却让那人丢尽丹药、仓皇逃走,即便这中间那块木牌子是关键,可使用木牌子的人才是关键中的关键,夏青东对秦歌是由衷的佩服,走到门口,夏青东看到街坊们都围在外面,手里都拿着家伙,大有冲上去与黑虎帮干一架的趋势,夏青东忙向邻居们大概解释了一下,随后将药方扔给方黑虎,冷冷说道:“半个小时,把这些药材全都带回来,否则,后果自负。”

    街坊们大吃一惊,而方黑虎赶紧让手下去抓药,则更让他们震惊,却有相信了夏青东的话,各自散去,之前和夏青东跑货的年青小伙子则走进了院子里。

    秦歌依照魂老所说从毕元永留下的丹药里取出了三颗吞服,打着十八式快速消化着药力,恢复力量,黑虎帮的人则去四处买药,方黑虎如此尽心尽力,当然是想抱住秦歌这个大人物的大腿,好让黑虎帮度过难关,再发展壮大。

    玉都城很大,可在南边这一片区域里,黑虎帮发生的事,却很快传了开来,比如黑虎帮的人被打得头破血流,比如黑虎帮的人被扒光了衣服裸奔着跑回去,比如让黑虎帮吃鳖的是穷鬼街一户姓夏的人家,最厉害的就是一个身子单薄,衣着破烂,还背着药材的小子……

    南边区域里,不仅有黑虎帮,还有天剑帮,还有火刀帮,两帮实力与黑虎帮相差不多,三帮霸占了南边区域的黑暗世界,平时各自有所顾忌,倒也相安无事,可今天,黑虎帮踢到了铁板上,实力被削弱,如此大好机会,天剑帮与火刀帮当然不会错过,两帮准备联手踏平了黑虎帮,平分黑虎帮的地盘。

    为了减少压力,天剑帮与火刀帮将消息传播得更广,还添油加醋,说黑虎帮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谁要帮黑虎帮同样也会得罪那个大人物,消息一传十,十传百,就这么传着传着,就传到了正在找寻夏家人的聂豹的耳朵里,听到众人对秦歌的描述,聂豹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树林里那个将他打得毫无还手之力的小子。

    聂豹惊慌不已,忙亲自将消息报给了程云,程云听后,从椅子上带起来喊道:“不可能!黑胡子不是将他们杀死了吗?他们怎么活得下来……”

    程云脸上出现惧怕的神情,因为他清楚,他向程家交待的事情,都是建立在秦歌他们已死的基础上,如果秦歌他们没有死,又被他的兄弟姐妹知道,那他现在的地位不仅没有,还会受到严厉的惩罚,甭想再谈以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