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葬神 > 章节目录 惊讶连连
    秦歌闪开的速度很快,反杀回来的速度更快,转眼间就杀到景世铸的眼前,此刻,刚好是景世铸一剑刺空,旧力用尽,新力未生之时。

    不过,景世铸并没有慌乱,无论怎么说,他都是五星战帅!

    级别上的差距在那里摆着呢!

    再没有旧力,祭出战罡罩还是非常容易的!

    于刹那间,景世铸浑身升腾出火焰,火焰正要化盾凝实体,秦歌施展出精神力攻击。

    “崩!”

    口绽一字,如春雷爆响!

    景世铸脑海翻滚出剧痛,浑身一滞,那本应圆融一体,密不透风的战罡罩,在胸口部位出现了一道裂缝!

    同一瞬间,秦歌袭到,菜刀斩入裂缝之中。

    裂缝虽小,却足够菜刀斩进!

    三十个池塘的战劲,在十八式战技的摧动之下,轰然爆发,一斩而入,顿时景世铸胸口血肉乱飞,肋骨尽断,景世铸瞳孔放大到极致,不可置信地盯着秦歌。

    目前发生的事情,正是景世铸所要做到的,只可惜,完全巅倒了过来!

    眼看就能撕心裂肺,取了景世铸的命,景世铸在死亡的刺激之下,脑海恢复了瞬间的清明,体内战罡爆发,一拳轰向秦歌脑袋。

    饶是景世铸受了重伤,可五星战帅发威,却仍是非同小可,秦歌若是执意要取景世铸的命,那景世铸临死反扑的一拳,必会让秦歌付出惨重的代价,即便不死,也为重伤!

    要是换成那天的万青松,能达到这样的效果,秦歌还真就拼了,可面对眼前这人,秦歌认为不值得,他还有不少手段,刚才的精神力攻击虽然也受到反噬,却不是太严重,精神力旋转起来,无论是继续施展三字奥义的精神力攻击,还是进行召唤,都可以用。

    所以,在千钧一发之际,秦歌抽刀,撤身,暴退!

    虽然景世铸的攻击没有结实击中秦歌,秦歌也感受到莫大威胁,身形暴退之中,秦歌手臂旋转,战劲灌注于菜刀之中,紧接着扔出飞刀。

    景世铸见状,没有太在意一把菜刀,拳头一散,火焰轰出,嘴里吼道:“一把破刀,看老子熔了他!”景世铸对自己的火焰非常有信心。

    “一点破火苗,也敢猖狂?可笑!”

    秦歌冷笑之间,菜刀已经斩火而过,虽说菜刀里面所蕴含的能量被火焰焚去不少,却没有伤到根本,威能依久十足,至于说要菜刀本身,更是半点儿损坏都没有!

    此刻,景世铸还在喝着,“猖狂,等一下你就知道是谁在猖狂了。”话音落下,景世铸就看到那把菜刀,再次往他血肉模糊的胸口斩来。

    “不可能……”

    景世铸大为慌乱,他不知道这把菜刀是用怎样的火打造而成,可他知道再不闪,下场就非常悲惨,所以,景世铸忍痛强行飞空,踏入空中后,景世铸心中本能地放松了一下,认为自己暂时可能摆脱不利局面,可脑海里猛地亮光一闪,他想到关于秦歌的资料里面,秦歌能飞!

    登时,景世铸浑身一凛,疾速踏空远去!

    秦歌玩命才打出来的这般局面,当然不会让景世铸轻易破去,召唤印瞬间而成,召唤小蛇,现在秦歌已经能维持小蛇在方圆一百米内攻击。

    小蛇迎着景世铸的面,破空飞出,半丝停顿也没有,直射景世铸,景世铸得到的资料里面,没有小蛇这个信息,看到小蛇那弱不禁风的样子,景世铸不由松了一口气,火焰化剑,剑斩蛇。

    景世铸冷道:“焚不毁你的菜刀,还斩不断,烧不死一条小蛇吗?”最后一个字的音节还在喉咙里滚动,景世铸便看到触目惊心的一幕,只见小蛇张口,将他用战罡凝聚出的火剑,一口给吞了下去。

    蛇口很小,火剑很大。

    却偏偏是小吞了大,怪异无比、不可思议的一幕,让景世铸惊住,也就在这一惊之间,小蛇钻进了他本就血肉模糊的胸口,疯狂吞吃。

    虽然小蛇吞了万青松后,实力再一次增加,可吞噬五星战帅的速度,还不是太快,不能做到一吞一大片,但这个不快,是对小蛇而言,对景世铸来说,感觉到一团团的血肉飞速消失,那就是非常恐怖的事情了。

    秦歌召唤出小蛇后,立马吞服龙牙米,箭步踏出,握菜刀于手,利用“回旋风”跃入空中,狂追上去,景世铸还在惊慌不已地吼着,“这是什么蛇?姓秦的,你还是召唤师?”

    “那是要你命的蛇!”

    “一条破蛇,怎么可能要了我的命!”

    景世铸竭尽全力远离秦歌,他很清楚召唤师要维持自己的召唤兽,只能在一段距离之内,超过那段距离,身体里面的小蛇就会自动消失。

    可惜,秦歌的速度,比起他来,只快不慢,秦歌跟在后面,淡淡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老子姓景!”

    “景家的,怪不得你能追到这里来送命!还有呢?”

    “姓景,名世铸!”

    “是猪?”

    秦歌一念,哈哈大笑起来,“没想到,你还真的是猪!”

    “秦歌,你……”

    景世铸没想到自己的名字,到了秦歌的嘴里,便完全变了个样,变得如此不堪,景世铸恨不得转身将秦歌给打成一头猪,可是,他连停滞一步都不行。

    “猪,你别跑,小爷回家喂你吃猪草!”

    “姓秦的,你别高兴得太早,你不过是个战师而已,你体内的战劲又能坚持多少?等你能量耗尽,精神力耗光,老子再把你一块一块给斩下来。”

    “这方面,就不用你操心了,反正足够杀你了。”

    说完,秦歌再次将菜刀扔出,利用风控制着斩向景世铸,不过,菜刀里面的威能不是太足,对景世铸造不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仅仅能起到一些骚扰的作用。

    而秦歌的目的,就正是骚扰!

    景世铸脸色更加难看了,“他真的是战师吗?踏空飞行,御物攻击,千百年来,哪有战师能做到这,可是,他的能量,确实是战劲!而且,他的能量到现在,仍然没有削弱的趋势,召唤出来的蛇,还这么变态,他究竟是怎么样一个怪胎?”

    凡此种种,皆让人震惊不已,可景世铸没有继续惊讶下去,因为他已经意识到,再这样继续下去,他的血肉就要被那条小蛇吞干净了,到时不能从天地间沟通能量,小命丢矣!

    “我需要一个机会,只要有一个机会,我反过去压住他,任他有千般手段,都不行!”

    景世铸恨恨念来,想到了霹雳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