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葬神 > 章节目录 一大坨牛屎
    “屁-股?”

    秦歌还是觉得那么的不可思议,不由在心中笑道:“两幅残图拼出个屁-股,看这屁-股的弧度,倒像是一个女的,不知其残图合起来,又会是什么。”

    忽地,秦歌叫过常星辰,问这幅残图是西域五匹狼从哪里抢来的,常星辰已经问清楚,说是从一个三星战候的手中抢来的。

    “三星战候?”

    秦歌眉头皱了起来,“那会儿从夜杀首领手中得到残图时,只觉得可能是一个藏有金币之类的宝藏,可三星战候都如此宝贝这残图,看来不是那么简单的,剩下的那么多残图,又在谁手中呢?”

    念头一闪,秦歌将想法压在心中,尽全力修炼着肌肉层的第五式战技,每一秒钟都不能浪费,能够增强一分算一分,同时,秦歌感觉涌入身体的木属性能量,极为精纯,不过,数量挺少。

    眼珠子几转,秦歌想了明白,剑鹰崖中肃杀之意极浓,不止木属性能量,就是火属性能量等等也都极少,但是,能够存在于剑鹰崖的,品阶必然不低。

    所以,秦歌竭力施展着十八式战技,在剑鹰崖中要着种种能量,可是,那份浓郁的肃杀之意,也仿佛和能量一样,被席卷过来。

    要到的能量越多,感觉到的肃杀之意就愈加浓郁,这一点,秦歌倒是非常理解,就和怨气,和魂老所比喻的火焰之理相差不多,吸收到的火焰越多,靠得越近,感觉到的滚热程度就越重。

    秦歌犹豫的是,要不要一起弄进身体里面,这份肃杀之意来得奇怪、莫明其妙,万一出现什么意外,那对救出师姐可是大大不利,目光闪烁了几下,秦歌坚定下来,心道:“修炼路上,哪能这样畏首畏尾,反正日后都要在剑鹰崖来修炼,现在就先炼化几分!”

    心中坚定,秦歌便来者不拒,有多少炼多少,就这样,沿着崖路盘旋而上,三条崖路也渐渐变成了两条,又变成一条,这个时候的秦歌,能够“听”出去的范围,不足五十米,木属性等能量愈加地少了。

    而那三个奇装异服的人,和秦歌他们之间的距离,也越来越小,等秦歌走到两条崖路的交汇处时,这三人已经和秦歌他们并排站着了。

    年轻男子毫不掩饰自己对碧澜独目兽的欲望俘,还有对秦歌的厌恶,初时,秦歌见到三人,只是在心中留下了印象,并没有过分的在意,但察觉到三人和他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时,秦歌猛然惊醒、警觉,再一回想,想到他们三人与自己之间的距离,从两三百米到现在的并排站立,这不是特意追上又是什么?

    他们明明可以慢一点,或者更快一点,但他们刚好不快不慢,和他同时到达这一处,要说是巧合,秦歌绝对不信,而不是巧合,就说明他们是故意而为之了。

    “看到西域五匹狼的结局,还能这般作为,这三个怪人的实力,想来很不一般了。不管你一不一般,最好不要乱出手,否则……”

    秦歌心中冷冷说来,让碧澜独目兽迈向唯一那条路,眼看就要落下,忽有身影一闪,那个年轻男子竟是抢先踏在了那条路上。

    “来了!”

    秦歌不动声色,看这三个人到底玩什么花样,常石柱正要大喝出声,后面却传来冰冷的声音,“小子,让开,你挡住老夫的路了。”

    “老东西,你胆子很大嘛,敢在胖爷面前放肆!”

    秦歌饶有兴致地看着,刚老正要回答,那年轻男子笑道:“一个死胖子,也敢自称胖爷!别盯着本公子,盯着也没用!别炫耀你的身份,炫耀也没用!也别说你是谁是谁,你背后的势力在本公子眼里什么都不是!更别说你身边的两名战候,在本公子眼里,那就是两只蚂蚁!至于说什么要报仇,要追杀本公子到天涯海角的话,最好烂在肚子里,否则,本公子就将你背后的势力连根拔起,灭尽十族!至于你嘛,在本公子眼里,连蚂蚁都算不是!所以,赶紧献上你的战兽,自杀当场,本公子留你一个全尸!”

    年轻男子吧啦吧啦地说了一大堆,言语之中有着无比的优越感,秦歌听了直接大笑出声,这个年轻人刚才所说的,确实有背景的公子、少爷最爱说的套话,只可惜,这个年轻人说错了对象,他一年多以前,不过是飘香楼的小厨子,年轻人所说的一切,对他来说没有半点效果。

    听到秦歌的狂笑声,年轻男子眼睛里射出了戾气,笑容有些冷,说道:“死胖子,你还敢笑?”

    “你算什么东西?胖爷为何不敢笑?在胖爷面前展现你的优越感,真是自寻屈辱!看来你是没有打听过关于胖爷的故事了!敢抢胖爷的坐骑,真他娘的有胆,你知道胖爷姓什么吗?”

    秦歌嘴上当然不会认输,反正都是凭空吹牛皮,吹多大都无所谓,别人要查,也只能查个空气,见年轻人又要说话,秦歌抢先说道:“你觉得那两个老家伙实力很高,就说胖爷身边的战候没有用,对吗?就敢说出让胖爷自杀的话,对吗?”

    不等年轻人回答,秦歌又道:“奶奶个熊,胖爷告诉你,这两名战候是胖爷到大云帝国来才收下的,要在胖爷的家里,他们连端茶倒水的资格都没有,要不是胖爷偷跑出来,连一个陪床丫头都没有,那跟着胖爷身边的,至少也是战王,这两个老东西是战王吗?不是,就别在胖爷面前称本公子!”

    充满鄙夷,却掷地有声的语气,特别是“战王”当跟班的话,让刚老、殳老和年轻人面色都是一滞,遂即,年轻人冷笑,就要说出话时,秦歌再次抢先一步说道:“知道在胖爷的眼里,你像什么吗?”

    秦歌顿了一下,盯着年轻人盘在头上的辫子,大笑道:“就像一坨牛屎!错了,不是一坨,是!”说完,又肆无忌惮的笑着。

    年轻男子怒了,无比地愤怒了,在他的想象中,自己那一番话说出来,这个胖子肯定会目瞪口呆在当场,然后刚老挡住那名战候,他出手将战兽夺过来。

    哪料得,这人竟然敢狂笑出声,还说他像,年轻人何曾受过这样的气,怒喝道:“刚老,留他一口气,本公子定要把他砸成一坨牛屎!”

    “,胖爷还以为你要亲自出手呢!”

    “辱我少主,当死!”

    刚老出手,人未动,身子未动,秦歌却有一种被铁链锁住全身的感觉!

    局势,瞬间危险到极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