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葬神 > 章节目录 阎家逼嫁
    大云帝国,苏家。

    堂屋正上首的座位上,坐着的不是苏家家主,而是一个女子,但见她脸蛋白皙,眸子炯炯有神,五官精致,身穿蓉色,百蝶穿花遍地的金华衣,头发乌黑浓密,头绾风流别致瑶台髻,云鬓里插着白玉凤纹簪,手臂肤如凝脂,腰系蜜合色如意宫绦,整个光艳逼人,盛气凌人。

    这女子正是阎川的娘亲,玉如意!

    下面左右方分别坐着的是阎川和苏婵儿,阎川带来的人站立在阎川身后,苏婵儿那一边则坐着苏家的长老们,这些长老此刻都是畏畏缩缩,不敢用眼去看玉如意,生怕惹来玉如意不快。

    阎川正满眼欲望地看着苏婵儿,那样子好似恨不得立马将苏婵儿给抱在怀中,干柴烈火地熊熊燃烧一回,苏婵儿自然是知道阎川心中所想,秀眉蹙起,露出愠怒之色,心里却有些惊讶,因为她不仅读到了阎川对她的龌龊想法,还有对曾英俊的刻骨恨意。

    玉如意看到儿子的表现,没有责怪,却是浮出了一点笑容,转头说道:“婵儿,川儿是太喜欢你了,早就听说出你的芳名,这才三番五次的登门提亲,本来上一次你们就会成为一对,可惜被人破坏,这一次,我亲自前来,一是为了提亲,娶你过门,二来就是报仇血恨,伤我儿子者,将死无葬身之地。”

    说到最后,玉如意脸上没有丝毫温柔之色,有的只是杀气凛人,威压四放,苏家一众长老,惧意横生,身上冷汗直冒,再也坐不住,身子一滑,就势跪在了地上,玉如意看都没看一眼,她觉得这些人跪下再正常不过,她的目光,只落在苏婵儿身上。

    苏婵儿也是惊讶,但脸上未显慌乱,这阎家的人之所以有坐在苏家家主才能坐的位置上,就是因为他们展现出了强悍的实力,从阎川心中读到,那九个随从,有四人是战王,五人是九星战候,阎川也是一名战候,而那个高傲的玉如意,更是恐怖的七星战王,此外,还有一名战王在外面办事。

    这样一股势力,不是她苏家能够抗得起的,甚至放眼三大帝,都无人可挡,苏婵儿心中生起悲哀,她没有去读玉如意的心思,因为她不敢,她现在的实力还是太弱,不仅读不到,还会反受其害,再说,玉如意的企图,不用去读也是一清二楚。

    “怎么办才好?就算是以大云帝国全力相抗,与抗不了!”

    苏婵儿根本不想嫁给阎川,第一印象便是不好,现在又是一副色-狼样,明显一个被宠坏的公子哥,未来有限得很,这些都是外部因素,最重要的因素是,她不喜欢,本能地不喜欢。

    想着,一个瘦削的身影从她脑海里浮出来,这个人所做的事,如流水在脑海里潺潺而过,那面对千军万马仍独往的染血身影,挥之不去。

    这个人便是苏婵儿不能读透其心思的秦歌!

    不由的,苏婵儿将眼前阎川与秦歌一比,更加一无是处,心中生起了厌恶,当然,她没有表现在脸上,想到这里,苏婵儿心中浮出一个念头,“秦歌能抗得住他们吗?”

    遂即,不知道秦歌今时今日为何样的苏婵儿,在心中苦笑着,“秦歌再厉害,能斩战王,可又怎么能斩杀得了这么多战王,况且,这阎家还是一个大家族,据说比整个大云帝国还要大的家族!”

    一瞬间,念头万千,却无一解决之法,这时,玉如意又盛气凌人地说道:“婵儿,阎家是一个大家族,川儿将会是下下任家主继承人,嫁给川儿,是你的福份……”

    “对啊,对啊,这是本少主看得起你!”

    阎川赶紧附和着说来,玉如意微微一笑,苏婵儿恼怒更甚,这些话,比直接甩人耳光更难受,玉如意又说道:“你答应嫁给川儿,我们便能让你爷爷重病痊愈,生命更长!”

    听到这儿,苏婵儿娇躯一震,玉如意击中了她的软肋,心里更觉悲哀了,爷爷爱她至甚,她当然想将濒临死亡的爷爷救回来,而这一救,付出的代价,便是她,她的身子,她的青春,甚至她的梦想,她的所有一切。

    苏婵儿看向阎川,阎川正得意洋洋,目光仍然那么让人恶心,还有那脑袋上顶着的头发,真的好像一坨牛屎,恶心得不行。

    可就是这么一个让人恶心的男人,极有可能成为她的归宿!

    苏婵儿心中捏得紧紧,玉如意见苏婵儿还没有表态,那因儿子喜欢才生出的耐心,渐渐没了,冷冷地对苏家一众长老说道:“儿女婚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们说,婵儿究竟嫁不嫁给川儿?”

    这些苏家长老已经被折腾得不行了,再加上那些利益,哪里还会反抗,忙争先恐后地说道:“婵儿,你就嫁给阎公子吧,阎公子一表人才,气宇轩昂,年轻有为,你能嫁给阎公子,是你的福份啊!”

    “就是就是,再说,家主的病可拖不得,要是迟了,那就来不及了,婵儿,快点头吧。”

    “婵儿,你能嫁给阎公子,那我们苏家便能得到大发展……”

    这人还没有说完,阎川便说道:“婵儿,你放心,只要你嫁给我,苏家就会成为大云帝国的皇帝,就是什么大汤、大夏,都会臣服于苏家!”

    阎川的话,将这些长老刺激得更是忘乎所以,再看到玉如意肯定地点头,他们打了鸡血一样,无比地兴奋,纷纷劝说苏婵儿嫁给阎川,还一个个的都摆出长辈的架式,逼她去嫁,好像她不嫁,她就是苏家的千古罪人一样。

    苏婵儿内心苦极了,她知道没有办法了,其实她不在乎这些叔叔伯伯的逼迫,她在乎的只是爷爷的生命,还有爷爷的愿望,爷爷想让苏家站在这片天地的最巅峰,而眼下,只要她嫁给阎川,爷爷的生命和愿望,都能实现。

    既然无力抵抗,便只能接受,苏婵儿狠心压下心中痛苦,正欲答应,外面却冲进来一个人,刚一进来,便跪在地上对玉如意说道:“主母,老奴已经查清楚了曾英俊。”

    “说!”

    玉如意一字喝出,室内空气似乎都凝固下来,就是阎川也双眼紧盯此人,眸子里射出无穷怒火,对曾英俊,从未吃过亏的他,真的是恨到了极致。

    正要点头的苏婵儿,看到这一幕,心中不由一松,虽然她知道躲不过,可能拖延一时,她也觉得不错,听到这个所说的曾英俊,那个身影,又清晰地出现在她脑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