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葬神 > 章节目录 说到做到,绝不放空炮!
    形势所逼,乔天平和怀正阳不得不服软,乔天平盯着秦歌,想看秦歌又会张开怎样的狮子口,秦歌说道:“等等啊,我想一想。”

    说完,秦歌闭上了眼,摇着杀人葫芦。

    乔天平看得心慌慌,生怕秦歌一不小心将杀人葫芦的盖子给摇开了,那里面要真还有一次杀人符剑的话,那他就惨了。

    顾志鸿心中在反思着自己与秦歌的差距,除了实力、计谋、手段之外,他发现自己与秦歌最大的差距,就是没有秦歌无耻。

    最重要的是,这种无耻在别人看来,绝不是无耻,而是应当的,是再准确不过的,因为他的无耻是建立在大义、道理、正义的名份上。

    顾志鸿心中深深叹了一口气,打定一个主意,绝不能和这人做对,要不然,自己连怎么被玩死的都不知道,还是乖乖和他合作,当上圣子那是大有希望。

    另一边的何梓娇,看到秦歌的意气风发,也不觉得那肥胖的身影难看了,反是觉得很有味道,特别是那种神情,她心中竟是生出了仰慕,何梓娇现在心里的后悔,那是无比的浓郁,她心中都在暗骂自己当年瞎了眼,痛恨自己当年的退婚行为,可无论多悔多恨,都无法挽回。

    就在乔天平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要给晃掉的时候,秦歌终于睁眼了,说道:“这样吧,你们对我的冒犯,就用三百车药草来偿还,当然这些药草的等级必须在三级以上,还有兵器,也是三百车,我也不宰你们狠了,皇级以上!车子要这么大。”

    秦歌用能量凝聚出了一个范围,乔天平和怀正阳大松了一口气,这样的代价看起来虽然大,可对他们来说,并不是太难的事,松气的同时,又在怀疑秦歌,怎么他的胃口变得这么小了。

    “你们同意不?”

    “同意。”

    两人不同意那不是傻子吗?

    “同意就好。”秦歌点了点头,又说道:“此外,曾家以后在你们的地盘上开设各种店面,你们均不能收各种费用!能行不?”

    “行!”

    这件事情的代价就更小了,自然可行,但他们看秦歌提的条件越小,他们心里就越不踏实。

    “恩,刚才是你们对我的冒犯的代价,接下来,是我杀了那么多人,费了那么多功夫、力气,总要有点辛苦费吧。”

    秦歌说着,冷眼看着两人,乔天平和怀正阳真的是想发怒,他们现在才发现,原来他们的无耻,在曾家家主面前,根本不算什么,他们的人被曾家家主杀死了,他们还要去赔偿,世上那有这样的事情?

    可偏偏他们今天就碰到了。

    秦歌灿烂地笑了一下,说道:“其实,我很希望你们发火,你们越愤怒,我就越高兴,最好是你们控制不住愤怒,对老子大打出手。”

    此言一出,如一盆冰水,当空倒下,将他们从头顶到脚底都淋湿,而心中的怒火,也被淋散得干干净净,他们警觉到,眼前这人可是吃人不吐骨头的魔鬼,他们要是发了怒,出了手,事情闹得更大不说,他们的小命很有可能一个要落在这里。

    忍!再忍!继续忍!

    深呼三口气,怀正阳说道:“家主要想怎样的赔偿?”

    秦歌露出一副失望的表情,说道:“不多了,你们两家合起来,五十座城,两千亿金币!”

    两人一听,蒙了。

    之前他们就怀疑秦歌的低调,原来狮子口在这里。

    秦歌问道:“你们是不是觉得太多了?”

    怀正阳咽下一口气,说道:“家主,这个条件,你就是杀了我,我也做不了主。”

    秦歌看向乔天平,“你也是?”

    “是这样的,家主。”

    两人这次很统一,因为在付出那么大的代价之后,又拿出五十座城和两千亿金币,那他们乔家和圣天教还用不用活了?

    乔天平和怀正阳打定主意,若是曾家家主再以此相逼下去,他们是宁死也不屈,就算是立马翻脸,那也不惧,毕竟这样的代价付出去,与杀了他们,并没有什么差别。

    秦歌笑着说来,“不是老子说你傻,是你们自己的脑子不够用!老子让你们两家合起来拿,又没让你们必须拿自己的城和金币!”

    “恩?”

    两人一愣。

    “还不明白?真他娘的孺子不可教!我问你们,公孙家有多少座城?公孙家有多少金币?”

    听到这里,乔天平和怀正阳倒吸了一口冷气,曾家家主说得这么明显,他们哪里还不明白,原来醉翁之意不在酒,杀招在公孙家啊。

    “现在,你们愿不愿意?”

    怀正阳稍稍安下心,说道:“家主,公孙家的城和金币不是那么好拿的。”

    “废话,好拿的话,老子还让你们去拿?五十座城和两千亿金币,一个子儿都不能少,除此之外,你们所得到的收益,老子一文不要,甚至你们可以用钱买老子的城,一百亿金币一座!事情就这样了,你们干不干?不干,老子翻脸了。”

    乔天平与怀正阳眼睛一亮,可细细想来,却又无比憋屈,现在的情况,就是曾家家主逼着他们去抢公孙家的钱和地盘,他们抢来的城,献上去后,又要用自己的金币去买。

    顾志鸿听到,再一次汗颜,为他低估了大人的无耻而汗颜!

    何梓娇花容失色,不管怎么说,何家能有今天的地位,确实是靠着公孙家,如果公孙家被干掉,那何家无所依存,何梓娇慌了,不知如何办才好。

    曾家弟子沸腾了,他们太佩服家主了,一个个的喊出了“家主万岁”大吼声,大长老满脸欣慰,暗中那人面色苍白。

    秦歌压手,说道:“我之前说过,公孙荣要动了你们一根汗毛,我就屠了他公孙家,老子说到做到,绝不放空炮!你们要不干的话,不想灭了公孙家的话,那就准备承受老子的怒火吧。”

    怀正阳和乔天平心中又涌起悲哀,公孙家要对曾家发难,结果却是被曾家这个妖孽家主反过来给灭了,他们心中已有计较,反正别人吐血总比自己吐血好,两人相对一眼,怀正阳说道:“家主,我们要回去禀报一下,这件事,我们真的不能做主。”

    “知道你们做不了主,所以,你们写一封信,给你们家族送回去,你们两个就在曾家做客吧,什么时候你们家里把城和金币送来,你们什么时候才能回去。”

    顿了一下,秦歌又道:“当然,期限只有一个月,一月之后,不见城和金币,老子就灭了你们!别以为老子做不到,老子也不只是仅有杀人葫芦一个杀人利器。”

    说着,秦歌掏出了从顾志鸿手里抢到的那个瓶子,说道:“顾志鸿,你告诉他们,这玩意儿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