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葬神 > 章节目录 破黑伞
    “我姓天!”

    天得这话语里,有着无比的自信,特别是那个“天”字,刚一炸响在空中,就有无尽威能在天地中回荡,且其“天”威一般。

    原本,天得是没有打算将他的身份暴露,可是,看到秦歌的强悍实力之后,欲借“天”家之威来震慑秦歌,给他造成一定的压力,他也不要多了,秦歌只要露出了一丝破绽,便已足够。

    听到“天”字,秦歌目光猛然精亮,他已然从种种迹象中猜测到,天家,这个后来崛起的家族,多半就是魂老的仇敌!

    不过,看天得的样子,秦歌对自己的猜测,又有了些怀疑,按照魂老所说,天家要是找到他,肯定不会玩什么慢慢追杀的游戏,定然是倾倒出最大的力量,将秦歌以及他身后的魂老,一举拿下。

    但眼前这个人,却根本连压制他的实力都没有,又怎么能称得上追杀呢?

    秦歌满腹疑问,说道:“姓天的,你到底知不知道我是谁?”

    “自是知道,大云帝国的一个秦王。”

    “仅此而已?”

    秦歌眼睛眯了起来,天得同样如此,他感觉自己似乎忽略了一些什么,秦歌又说道:“你就没有听过关于我的一些事情,又或者,你家里没有告诉过你,我意味着什么?”

    “你能意味着什么?”

    “那你可曾听说过南离境曾家天才曾英俊?”

    “曾英俊又是谁?”

    天得更是迷惑了,只听秦歌又问道:“太虚宫,你总该听说过吧。”

    “当然。”

    “太虚宫是你们天家的地盘吧?”

    “一个角落罢了。”

    看到天得说这句话的随意、淡然,秦歌脸上神色更是有些玩味了,从太虚宫他就可以将以前的猜测,化为确定,不由笑道:“你不知道曾英俊,也不知道本王意味着什么,那你又是怎么知道本王的名号?”

    “这对无上大师来说,根本就不是什么难事儿。”

    “无上大师,和尚?”

    “不得无礼。”

    “看来你入魔极深了。”

    “入魔?”

    天得皱起了眉,正要辩驳一番,秦歌淡淡说道:“好了,姓天的,本王不管你是入魔还是入佛,不管你为什么会不知道本王对你们天家意味着什么,本王要的,只是那块玉玺,你乖乖交出来,本王留你全尸!”

    “你太狂了。”

    “都是你们逼的。”

    “逼?”

    天得有种事情超出控制的感觉,却是往前一步,喝道:“本座也不管你意味着什么,本座只知道,你是本座的机遇,交出玉玺,本座饶你不死。”

    “你没有资格!”秦歌不再废话,踏出一步,空中有波纹如同水波荡漾,一圈一圈向外扩散开去,“给本王颤抖吧!”

    毁灭规则波动而出,天得感觉到这股强悍的规则之威,身子禁不住颤抖起来,可颤抖只有一瞬,天得就硬生生将颤抖控制住,天得说道:“这里不是你的地盘,这里是本座的地盘,所以,该颤抖的是你!”

    天得也祭出了规则。

    登时,秦歌感觉到空间起大变化。

    周身空间并没有被损坏,可是,这个空间,已非原来的空间。

    “他的是什么规则?与空间有关,他会不会像朱雀一样,也能在空间里面穿梭?若是这样的话,这一战,还得将朱雀派上场,那方玉玺,势在必得!”

    秦歌心里念头闪过,毁灭规则涌得更加厉害,精神力已经随着毁灭规则蔓延出来,遂即扩散在空间里,察看着空间究竟发生了何等样的变化。

    两种不同的规则,带着浓浓威能,相互碰撞,炸声轰隆不已,可下面的大地,以及小天门的布置之类,却没有受多大的影响,这是两人控制力都不弱的原因,他们尽量将要逸散出去的能量,都用在了攻击上面。

    天得尽了全力,他抬头一看,看到的却是秦歌仍然将舒云霞的手紧紧牵住,好像他不是在与自己拼杀,而是在携美钓鱼一样。

    “如此狂妄,本座会让你的狂妄,付出生命的代价,那方玉玺,是本座的!”

    天得踏步之中,从须弥袋里取出一物,此物是一把伞,大黑色,看起来很是古老,当然,古老的同时也意味着有些破。

    然则,物不可貌相。

    就这一把撑开之后,秦歌的毁灭规则,立马被挡住之外,攻击进去的,不过十分之二三,要知道秦歌的毁灭规则,已然达到战仙巅峰层次,不说一般的道级兵器,就是高级的道级兵器,也挡不住毁灭规则的侵蚀,可偏偏这能挡住。

    这说明什么,再明白不过。

    是个好东西,而且是超越了道级的存在,秦歌想到了火龙所言的“造物”二字!

    天得撑伞,处境大大好转,用开路,一路走向前,秦歌还是在涌着毁灭规则,也没有换招,更是没看到天得走来一样,反而转身对舒云霞说道:“这伞,你喜欢吗?”

    “只要是你送的,我都喜欢。”

    “好,我给你抢过来。”

    秦歌一副根本没有将天得放在眼里模样,盯着天得说道:“姓天的,你可要省着点用,别将伞弄坏了,那是本王的。”

    “自大狂!”

    “咦,姓天的,本王有些明白你的规则是什么了,你能将空间压缩!”

    “说得不错,可是,没有用,你再明白,又怎么能挡得了本座这压缩空间的规则呢?”

    “你是从玉玺里学到的?”

    “自然。”

    “果然是好东西,压缩空间的规则,本王抢定了。”

    “痴心妄想吧!”

    天得冷哼,压缩空间的规则,已经随着,从四面八方向秦歌压缩而来,也不知天得压缩了多少空间,反正秦歌那深达地底上万米都感觉不到压力的身子,此刻却是有了大大的压力。

    “秦歌,这只是刚开始,好好享受本座为你准备的空间走廊吧!”

    话音一落,秦歌周围的空间,剧烈三抖,原来的空间,就抖成了一条走廊,如此之后,天得的攻击并没有停下,而是延伸着这条走廊的长度、厚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