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我的脑中有口井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一章逆天一刀
    巨大的六牙白象携带着惊天动地的威势狂奔而来,四蹄踏地造成的恐怖震动让很多人心胆俱颤。

    狙击枪、火箭弹的攻击落在六牙白象身上如同挠痒痒一般,根本无法破防。

    民众从兽潮防御战的直播中看到六牙白象的恐怖身影,才真正意识到了武道修行的重要性。

    灵气复苏大争之世,武道才是最重要的战斗力。

    虽然依旧有一些大威力的热武器能够威胁到那些恐怖的灵兽,可是也仅仅是威胁而已。

    面对速度超过百米每秒极度敏捷的恐怖灵兽,热武器很难锁定,无法保证命中率。

    古道一及时出现在了城墙之上,抛出一块巨石,砸向了六牙白象。

    六牙白象人立而起,象鼻如同巨大的钢鞭一般砸下,巨石粉碎开来。

    古道一身形闪烁,从城墙之上一跃而下,出现在了敖天星身边,左手抓住他的胳膊向后一甩,敖天星被抛到了城墙之上,脱离了危险境地。

    古道一已经突破到了武道第四重先天凝气境界。

    成为先天武者,古道一花白的头发变得黝黑发亮,脸上的皱纹也消失不见了,仿佛年轻了几十岁一样。

    先天凝气,顾名思义即是凝练先天真气。

    在未达到先天境界之前,武者只是拥有后天之精凝聚的内力。

    武者蓄积的内力足够强大,十倍凝缩,由虚化实,凝炼出先天真气,才能晋升先天武者。

    先天境界是武道修炼之路上的第一个分水岭,除了战斗力会大幅度提升以外,寿命也会增加一个甲子。

    普通人的寿命极限是一百二十岁,先天武者的寿命极限是一百八十岁。

    当然这里说的是理论上的寿命极限。

    正常情况下,先天武者最多也只能活个一百四五十岁,毕竟斗战一生,会遭受大大小小的各种伤势,寿命会在暗伤累积下受到影响。

    古道一右手握着象鼻金刀,站在了六牙白象正前方,互相对峙,进行着气势交锋。

    象鼻金刀是一种长柄大刀,不过刀头上端却并没有尖锐的刀尖,而是卷曲如螺旋状,好似上扬的象鼻一般,故而称为象鼻金刀。

    象鼻金刀和始皇赶山鞭一样,是古象拳一派嫡传的两门兵器。

    城墙上敖天星有些担心的看着古道一,同等境界的武者和灵兽战斗本来就处于劣势,更何况师父古道一是刚刚突破先天境界,战斗力并没有提升到巅峰。

    古道一左脚迈步猛然踏地冲出,象鼻金刀拖在身后,率先发出了攻击。

    敖天星脸色凝重,古道一明显的在气势交锋中落入了下风,这才不得已率先出手。

    武道讲究后发先至,敌不动我不懂,敌若动我先动。

    先出手也就意味着先露出了破绽。

    古道一顺着奔跑的方向一跃而起,猛然抡起了象鼻金刀,兜头盖脸正面劈向了六牙白象。

    象鼻金刀携带着势不可挡的刀芒,暴力劈砍而下。

    比三层楼还要高的六牙白象浑身冒出了灿烂的银光,浩瀚的灵气包裹着长长的粗壮的象鼻向上甩出,和古道一劈下的象鼻金刀对撞在了一起。

    轰隆!

    打雷一般的巨响扩散。

    恐怖的对碰之下,古道一整个人在六牙白象象鼻上的巨大冲击力作用下,飞到了数十米的空中。

    古道一的身体如同风火轮一样不停地旋转,象鼻金刀爆发出的刀芒首尾相连,形成了皓月一般的圆盘。

    旋转的圆盘刀芒陨星一般从空中砸下,再次和灿烂银光包裹的象鼻对撞在了一起。

    更加强烈的冲击波扩散了开来,附近的城墙都噼里啪啦的崩裂出了无数水泥块。

    古道一如同皮球一般再度飞到了更高的空中。

    在高度达到顶点,静止的那一个瞬间,敖天星看到古道一嘴角流出了鲜血。

    第三次、第四次,古道一借着对轰产生的冲击波一次次飞上半空,利用从半空下坠的力道劈斩六牙白象。

    象鼻金刀上的攻击力逐渐增大,却根本无法破开六牙白象的防御。

    筋骨齐鸣,震坤蓄力!

    五脏归元,真气燃烧!

    逆天一刀,玉石俱焚!

    又一次飞到空中的古道一启动了自身的狂化体质,燃烧所有的力量、真气,以震坤劲的运转模式注入了象鼻金刀之中,爆发出了玉石俱焚的逆天一刀。

    恐怖的能量不断的在象鼻金刀刀头的螺旋纹路中积聚凝缩,轮回流转。

    象鼻金刀放射出了一丝无比锐利的金色刀芒,劈斩而下。

    逆天一刀携带着同归于尽的恐怖意志,威能骤然提升了十数倍,如同开天辟地一般,一击切断了六牙白象的象鼻,崩碎了两颗刀锋一般的巨大象牙。

    最后在六牙白象的头颅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刀痕,可惜经过象鼻和象牙的削弱,象鼻金刀上残余的攻击力已经无法斩碎六牙白象的头颅了。

    六牙白象体型太过巨大了,看着很深的刀痕只是刚刚接触到了它的颅骨而已,杀伤力并没有穿透颅骨。

    剧烈的碰撞过后,古道一借助反震力道,向后几个翻滚,站立在了城门前方。

    象鼻断裂、象牙破碎的巨大疼痛让六牙白象忍不住的哀嚎着。

    古道一注视着六牙白象,把象鼻金刀举过头顶,杀机肆虐。

    嘭!嘭!嘭……

    那些狙击手抓住机会瞄准了六牙白象头颅上的伤口,疯狂的开火。

    子弹从六牙白象的伤口处射入了它的体内,六牙白象体内的防御力,并不像它体表的防御力那样强大,六牙白象的伤势快速加重。

    六牙白象痛苦的嘶吼了一声,转身奔向了逅侗山脉。

    六牙白象作为逅侗山脉的兽皇,它的逃跑直接让兽潮崩溃了,很快剩余的几万野兽就狼狈的逃窜进了逅侗山脉深处。

    军方通过卫星一直想要锁定逃跑的六牙白象,动用导弹攻击,可是六牙白象的行动速度很快,轨迹不断变化,根本无法命中,只能作罢。

    即使动用大量导弹覆盖攻击,只要导弹不在六牙白象身边爆炸,就无法杀死六牙白象,白白浪费火力而已。

    古道一看着六牙白象离开,他放下了高举的象鼻金刀,杵在地上,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敖天星冲下了城墙,走到了古道一身边,这才发现师父古道一,浑身汗如雨下,手脚忍不住的颤抖着。

    敖天星赶紧扶住了站立不稳的古道一。

    古道一的情况不妙,一脸惨白,毫无血色,已经失去了行动能力,嘴角鲜血不住的流淌。

    敖天星立刻背起了古道一冲向了县城内濮长青的平安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