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我的脑中有口井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二章风中残烛
    敖天星背着古道一跑进城门的同时,也收回了八卦光环。

    他并没有把所有的野兽尸体都吞噬殆尽,而是留下了十多万头野兽的尸体,正好可以作为县城民众的食物补充。

    由于父母工作的特性,从小独立生活的敖天星,思虑还是很周全的。

    至于八卦光环暴露的事情,现在的敖天星根本没有心思理会了。

    敖天星一边奔跑一边掏出手机打给兰玫,让她带着剩余的所有灵药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平安堂。

    古道一爬在敖天星背上,已经失去了意识,陷入了昏迷之中。

    时间紧急,敖天星爆发出了极限速度飞奔,刚到平安堂的大门口,敖天星就大声呼喊了起来:“濮老,濮老,快来救救我师父!”

    濮长青正在柜台后面,捧着一本医书看着,听到敖天星的声音后几个闪身出现在了门口,从身法上来看,濮长青也是一个入化宗师。

    “快,快,把你师父背进来,让他平躺在这里!”

    濮长青立刻抓住古道一的手腕感受着他的脉搏:

    “老怪物怎么回事?这受的伤也太重了,先天真气耗尽,浑身骨骼多处骨裂,脏腑移位,经脉受损,而且最重要的是他油尽灯枯,身体本源濒临枯竭,这,这,这……”

    “濮老,求求你了,请你一定想办法救救我师父!”

    敖天星没有想到师父古道一的伤势如此的严重,完全可以说是风中残烛,命不久矣啊。

    “难啊,太难了!他这是刚刚突破先天境界,还没有来得及稳固修为就拼命搏杀,现在他的武道境界在快速的瓦解,一旦先天层次的武道修为崩溃,就回天乏术了。”

    “濮老,你一定有办法的,对吧?”

    “我这里有一株灵药百年老参,配置一些滋补汤药,希望可以保住他的修为境界,至于身上的伤势只能慢慢调理了。”

    “濮老,我这里还有一些灵药,我已经让人送来了,就是不知道有没有用。”

    “哦,是什么灵药?”

    “七颗玉骨银果,一株三光灵草,一株紫气山药,本来还有平天血菇、三彩灵芝,不过被我用掉了。”

    “太好了!玉骨银果可以治疗骨裂,三光灵草可以滋养经脉,紫气山药可以补足先天精气,你师父有救了!

    不过即使伤势恢复,老怪物以后也无法再进行激烈战斗了。

    哎,这老家伙一辈子要强,没想到在灵气复苏大争之世来临刚刚成为先天强者就失去了战斗力,真是太可惜了。”

    敖天星听到了濮长青的感叹,心里也非常的难受。

    兰玫和古泰安赶到了平安堂,把手里装着灵药的背包递给了敖天星:“天星,古爷爷怎么样了?”

    “师父受伤很重,玫姐你一定要照顾好师父。”

    “天星,你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古爷爷的。”

    “濮老,除了这些灵药以外,我还能在逅侗山脉采集到更多的灵药,求求你一定要让我师父恢复如初。”

    “孩子,你的心情我理解,不过你师父的身体已经在崩溃边缘了,虚不受补,无法快速吸收过多的灵药。

    就是这些灵药也需要一点点的少量服用,持续半年才能完全吸收这些灵药的药性,否则的话会适得其反的。

    好啦,先不要奢求彻底复原恢复战斗力了,这种情况能够保住性命就不错了,现在先要做的就是保证你师父的伤势不再恶化。”

    濮长青展开一个布包,一排长短各异的银针整齐的插在上面,濮长青手捻银针,刺入了古道一的周身穴道,很快古道一身上就布满了银针。

    针灸的效果立竿见影,古道一紧皱的眉头放松了不少,脸上的晦暗之色也褪去了一些。

    “天星,小玫,你们在这里照顾好大伯,我现在回湖畔庄园,联系一下大伯的好友,看看有没有可能获得武道界的一些疗伤圣药。”

    濮长青瞥了古泰安一眼说道:

    “除非你能找到传说中的龙虎丹、阴阳丹或者大还丹三种秘传疗伤圣药之一,才有可能让老怪物恢复如初,要不然就不要白忙活了。”

    “濮老,即使有一丝的希望也不能放弃,时间紧急,我先想回去了。”

    古泰安说完,冲着濮长青微微一躬身,转头离开了。

    敖天星和兰玫注意力一直在古道一身上,并没有发现古泰安的异常,濮长青看着古泰安背影的眼神中莫名的深沉。

    “天星,只有实力才能保证自身的安全,才能大争之世中获得一席之地,切记一定要好好修行。”

    “明白!濮老,如果我足够强大的话,师父也就不会受伤了。”

    “我希望你真正明白我的话!你们两个守在这里,我去熬药。”

    敖天星看着躺在病床上昏迷的古道一非常的悲痛。

    这段时间的接触下来,敖天星知道古道一很是看重自己,尽心竭力的传授自己武道。

    这次刚刚突破先天就和六牙白象拼命,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为了保护他,敖天星心里非常难受。

    一个小时,濮长青用三种灵药配合二百一十九中辅药熬制成了疗伤药剂,用滴管往古道一嘴里滴了九滴。

    在灵药的滋润下,古道一缓缓的清醒了过来,转头看到了紧紧抓着他右手的敖天星虚弱的笑了笑。

    “老怪物,感觉怎么样?”

    “不太好!老东西,我真倒霉,又落你手里了!直接说吧,我还能活多久?”

    “老怪物,不相信我的医术啊!放心吧,我让你长命百岁还是没问题的!”

    先天武者寿命极限是一百八十岁,濮长青在用长命百岁来讽刺古道一。

    两个老人就像是老顽童一样,互相吹胡子瞪眼,嘴里还不饶人,实际上两人之间的情谊要超过其他人的想象。

    “那就好,还有机会把古象拳所有的秘技全部传授给敖天星,我后继有人,死而无憾啊!老东西,你的医术也要赶快再找个传人了,宝贵的东西不能带进棺材里。”

    “老怪物,找了一个不错的弟子,看你那嘚瑟的样子,你还是操心操心自己的伤势吧!”

    濮长青气呼呼的离开了。

    濮长青本来有一个和他亲如父子一般的关门弟子,可是却判师而出,认贼作父,拜入了濮长青生死仇敌枯毒老魔的门下,这是他心底最大的伤疤了。

    从那以后,濮长青就再也没有收弟子的打算了。

    古道一的伤势虽然不再恶化了,却也没有明显的好转,几句话的功夫就消耗了很大的精力,闭上了眼睛沉沉的睡去。

    每隔一个小时,兰玫就拿着滴管,在古道一的嘴里滴入九滴药液,灵药滋养下,古道一的伤势有了一丝丝微不可查的好转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