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我的脑中有口井 > 章节目录 第六十八章通天罗盘 天师图谋
    | |  -> ->

    此时敢于和毒士施天一针锋相对的可不是普通人,那双独特的吊眉眼能够让帝都二代衙内们伏低做小。

    他就是帝都顶层圈子里大名鼎鼎的葛元生,人送绰号天师。

    葛元生学贯中西,精通道佛两家精髓,在灵气复苏之前,以不到四十岁的年龄成为了入化宗师。

    灵气复苏之前的末法时代,大部分武者突破入化宗师之时都在五十岁开外,葛元生可谓拥有先天之资,仅次于无敌天君王凡。

    “施将军,不要生气!

    其实我同意你的看法,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不过把所有的妖族当做死敌,行你死我活、玉石俱焚之策也不可取。

    如果能够完全彻底的灭绝妖兽,那么我同意进行毁灭性核打击,可是这根本不可能。

    灵气复苏大争之世,灵兽会源源不断的突破成为妖兽,根本无法彻底灭绝。

    毁灭几个洞天世界,再拉拢剩下的几个妖族国度,作为妖兽的聚集地。

    妖兽有了退路不至于和我们拼命,而我们也有着核打击的威慑,妖兽也不敢肆意妄为,这才是最佳策略。

    施将军,给我一个星期的时间,我安排人接触八大洞天世界,看看那些洞天妖族对人类的态度。

    针对那些敌视人类的洞天妖国进行毫不留情的毁灭打击,表达人类的态度同时展现实力,刚柔并济,软硬兼施,消弭灾难。”

    “一个星期的时间,八大洞天世界的近千妖族、无数灵兽足以给我们造成难以承受的巨大损失。

    我还是建议毁灭远交近攻,毁灭八大洞天世界,派人安抚其他洞天世界,即使安抚不成,我们也可以御敌国门之外。

    至于一些零星突破的妖兽,那就交给神武堂的对付,现在武道界突破到地煞层次的武者也不少了。”

    施天一代表了军方的态度,毁灭性核打击才是代价最小的应对手段。

    “洞天世界降临既是危机,也是机遇,洞天世界内的灵气浓度远远超过其他地方,我们神州整体实力的提升离不开洞天世界的资源。

    强大的实力才能应对未来的巨变。

    洞天降临只是大争之世的开端而已,如果无法快速提升实力,以后的巨变更难应对,我们的未来前景堪忧。

    请给我五天时间,不,最短三天时间,我安排人搞清楚八大洞天妖族的态度。

    三天,如果我们准备充足的防线连三天都无法坚持的话,即使毁灭了八大洞天世界,还有十六个洞天世界,我们也只能苟延残喘。”

    “葛元生,不错,看来你已经提前有了周密的布置。

    三天我看可以,先礼后兵,先把我们的态度摆明,然后再挑选那些敌对的妖族毁灭性打击,有着核威慑,相信可以那些妖族规矩一些。”

    坐在内阁中央席位的阁首发话了,有着一锤定音的效果。

    “我个人同意葛元生的提议,不过还得依照程序,请大家表决一些吧!”

    内阁中的阁魁八成以上举起了右手,决议通过,葛元生略胜一筹。

    离开了内阁会议厅,葛元生回到了家里,一个管家跟随在他的身边随时服侍着他。

    “培叔,查清楚了吗?到底是谁提前发现预警了帝都鼠潮迹象,通知了天君王凡。”

    “没有切实的消息,不过鼠潮之后的这一段时间,王凡很明显的非常青睐看重敖天星,他教徒弟的时候,时常拿敖天星激励他的那些弟子门徒。”

    “你说的是那个拥有天赋神通的天选之人敖天星?”

    “对,就是他,武道天赋非常妖孽,越阶战斗轻而易举。”

    “培叔,你的推测是这与敖天星有关?”

    “对,如果能确定不是天君王凡自己察觉到的,那就有七八成的几率和敖天星有关或者和敖天星背后的人有关。”

    “绝对不是天君王凡自己发现的鼠潮!对了,那风阅呢?不是有传言说他提前发现了虚日鼠王的踪迹吗?”

    “风阅败于敖天星之手后就一直在闭关修行,我们的人刚刚接触到风阅,从侧面了解到风阅发现虚日鼠王时,天君王凡已经知道了帝都兽潮的消息。

    而且风阅只是通过他的御兽影貂获知了妖师虚日鼠王的存在,并没有提前得到鼠潮发生的消息,与他无关。”

    “哼,如果真的是敖天星坏了我的大事,我要让他付出代价。”

    “是啊,横生变数!”

    培叔在葛家几十年了,在葛元生的父亲掌权之时,就忠心耿耿的服侍着,他是葛元生最倚重和信任的心腹。

    原本葛元生计划利用鼠潮,破坏帝都的秩序,摧毁现有的权利体系,然后再由他力挽狂澜,掌握最高权利。

    可是根本不用他暗中积聚的力量出动,鼠潮兽潮就全部消灭了,葛元生还要小心翼翼的把聚集的人手再度隐藏起来,要不然很可能暴露,对他非常的不利。

    “只能积蓄力量,再找机会了!培叔,我有些饿了,你去准备晚饭吧!”

    “好!”

    培叔离开之后,书房内就剩葛元生一人了,他打开了一个暗门,走进了密室内。

    密室中的供桌上放着一个巨大的金色罗盘,供桌左右是一副对联:

    运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

    横批是四个大字:命运在我。

    而罗盘正中镇压着几十个人偶,其中一个是由王凡的头发编织的人偶,上面还写着王凡的生辰八字。

    通天罗盘,天运障目!

    通天罗盘能够影响命运,命运之力化作树叶,一叶障目不见泰山,主要就是让天君王凡无法发觉帝都的危机。

    通天罗盘居然可以波动命运,命运的力量强大至极,葛元生才能够认定鼠潮不是王凡自己发现的。

    命运之力玄之又玄,通天罗盘波动命运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而且触动的命运之力越大,代价越恐怖。

    葛元生也只能通过命运之力敲敲边鼓,比如影响王凡的一些灵觉,如果想要利用通天罗盘对王凡施加更大的影响,反噬之力葛元生就很难以承受了。

    “挡我路者都要付出代价!”

    葛元生冷厉的自言自语,眼睛变成了蓝汪汪的竖瞳,非常恐怖,不过很快就掩饰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