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我的脑中有口井 > 章节目录 第七十一章诸天逆道 飞尘隐蛛
    敖天星的阴魂沉入八卦井内,在坐井观天的特殊状态中,透过井口循环流转的八卦卦象,他看到了三个耐人寻味的片段。

    首先是葛元生在内阁会议之中激扬陈述指点江山的风光片段。

    内阁会议厅的场景经常会出现在新闻报道之中,敖天星对此无比的熟悉,能够进入内阁的阁魁都掌握着巨大的权利。

    敖天星虽然不认识葛元生,却能够猜到他的身份不简单。

    最让敖天星讶异的是,葛元生的形象出现了重影,他的身上叠加着一个苍蓝色的蜥蜴影像。

    第二个片段是一个昏暗的密室,葛元生在喃喃低语:

    “三个多月的同步契合,气机统一,空间屏障解除后,只要三天的时间,灵脉就能够连接起来,二十四诸天逆道大阵将会启动,这将是我的滔天功绩,这个世界将会是我们的。”

    第三个片段同样是在那个密室内,地上淌满了鲜血……

    斑驳无比的金色罗盘闪现,敖天星看到的场景戛然而止。

    金色罗盘是命运一脉的至宝,不过在连环反噬之下,耗尽了底蕴,要不然敖天星也无法通过坐井观天获得如此多的重要信息。

    通天罗盘最后一点能量干扰了坐井观天的窥探,彻底的沉寂了下来,想要再度复苏,葛元生需要付出庞大的代价。

    二十四诸天逆道大阵,这是敖天星在坐井观天的特殊状态中获得的最重要的信息。

    但是敖天星接触武道的时间刚刚几个月而已,见识非常的浅薄,根本不知道二十四诸天逆道大阵是什么意思。

    敖天星自言自语:“二十四诸天?二十四,莫非和二十四洞天世界有关!”

    猛然联想到此,敖天星有些毛骨悚然。

    顺着这样的联想延伸出去,那么在坐井观天看到的片段中,葛元生的形象之所以出现了蜥蜴重影,很大可能葛元生是一只蜥蜴妖兽。

    这也太可怕了,任何机构和体系都架不住有人从内部破坏。

    敖天星眉头紧皱,思考着如何应对。

    平安堂,宋玉阙正在陪着师父濮长青品茶论道,平湖县城只剩下寥寥无几的很少一些人了,根本没有人来买药,他们师徒两个也乐得清闲。

    “咦!”

    宋玉阙放下了茶杯,转头看向了平安堂东北方向:“师父,有一伙人进入了县城,我去看看!”

    “好!”

    宋玉阙开着纯电越野车,离开了平安堂。

    越野车后车厢的座椅拆掉了,铁甲僵尸藏在那里。

    在离那伙人几百米的地方,宋玉阙停下了车,悄然无息的接近那伙人。

    “师父,敖天星他们就居住在那座湖旁边的宅院里。”

    “徒儿,不要着急。大家切记,这次我们行动一定要麻利,杀光所有人,找到麒麟圣兽契物,然后快速离开,不要留下任何暴露身份的痕迹,明白吗?”

    “明白!”

    圣兽契物就是圣兽认主之后留下的契约信物,拥有契约就信物可以操控圣兽麒麟。

    狂狮道人谢彧这伙人来平湖县城的目的就是圣兽契物。

    宋玉阙听到他们是冲着古道一和敖天星来的,而且明显是来者不善,他把背上的木匣拿了下来,打开了一个小口,一个拳头大的蜘蛛爬了出来,接着一股若有若无的薄雾飘荡而出。

    从木匣之中出来的全部都是宋玉阙精心培养出的灵蛊飞尘隐蛛。

    那个拳头大的蜘蛛是飞尘隐蛛的蛛后母蛊,而那些薄雾就是比微尘还小的数不清的飞尘隐蛛。

    在平湖县城范围内,空中飘荡着很多看不见的飞尘隐蛛,宋玉阙就是通过密布的飞尘隐蛛发现了谢彧风阅这伙人。

    平安堂和湖畔庄园守望相助,古道一还对宋玉阙有着授业之恩,宋玉阙当然不会放过这些人。

    “飞尘隐蛛,给我灭了他们。”

    谢彧风阅一行接近二十人,没有人发现身边多了很多灰尘。

    即使发现了也不在意,武者行动速度很快,必然会带起很多灰尘。

    可就是这些灰尘中藏着致命的凶险。

    呼哧……呼哧……

    一个修为较低刚刚进阶入化宗师层次的武者大口大口急速的喘息。

    风阅压低声音呵斥着:“安静!你想暴露我们吗?”

    “我……我……”

    那个人脸庞憋得通红,话都要说不出来了。

    狂狮道人谢彧发现了异常:“情况不断,大家小心!”

    接着他们之中所有的入化宗师都出现了呼吸不畅的窒息反应,痛苦之中双手用力捏着自己的脖子,就像是喉咙被堵住了一样,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风阅这个初级先天武者肺部也有了难受的感觉。

    狂狮道人还有剩下的另外两个先天武者立刻催动先天真气把自己包裹了起来。

    此时再看那些入化宗师,口鼻流血,浑身抽搐,已经全部死亡了。

    狂狮道人右手按在了风阅前胸:“不好,他的肺脏受损太严重了,怎么会这样,是中毒了吗?”

    噗……

    风阅仰天吐了一口带着肺脏碎块的鲜血,瘫倒在地。

    先天武者生命力强大,可是肺脏残破依旧是致命的伤势,只能承受着无边的痛苦看着自己一点点濒临死亡。

    哐、哐、哐……

    沉重的脚步声传来!

    铁甲僵尸如同钢铁战神一般走向了谢彧。

    “你是谁?是不是你暗算了我们?”

    “暗算?呵呵,既然你们图谋不轨,就该想到自己会有如此的下场!”

    铁甲僵尸传出了诡异阴沉的机械般的声音,听着让人头皮发麻。

    “你……你到底和敖天星什么关系?”

    “这不,正主来了!”

    轻风撩动衣摆,猎猎作响。

    敖天星双脚踏水直穿湖面而来。

    “狂狮道人谢彧,好久不见!”

    “敖天星,圣兽麒麟我们不要了,快把解药给我们!”

    “谢彧你年龄也不小了,胡子拉碴一大把,你觉得我会给你解药吗?愚蠢!可笑!”

    “敖天星,冤家宜解不宜结,只要你给我们解药,御兽山和你的恩怨就此了结,希望你慎重考虑。”

    敖天星嘴角勾出了讥讽的笑意:“好!我考虑考虑!”

    “你……你们在拖延时间?”

    “老家伙,才发现嘛,真是后知后觉!”

    “一起上,拿下他们!”

    狂狮道人谢彧一声令下,带着手下的两个先天武者冲了过去。

    轰隆……

    铁甲僵尸背后的墙壁坍塌,一只巨大的金色雄狮扑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