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我有万界聊天群 > 章节目录 第二章:一言惊满堂
    这个问题的意思是,华佗在一千八百多年前就学会用蒸馏酒对患者伤口进行消毒了,在列文虎克发明显微镜之前,这种有意识的消毒是不可想象的。

    但问题也就来了,为什么华佗要在蒸馏酒精里加上梧桐叶,甚至还要病人服用梧桐叶。

    这个问题困扰了中外许多年,谁都没法理解,说没用,谁敢否定超越时代的医仙华佗,说有用,又真的没什么作用。据此展开了许多论战,各执一词。王教授就是持有用论者,可是又找不出关键性证据。

    陈乐老实巴交道:“放现在没用,放过去有用啊。”

    这个问题对陈乐来说其实很尴尬。

    这完全是陈乐当时把微生物知识给华佗科普了一遍,然后教给了他蒸馏酒技术,让他注意消毒。之所以跟梧桐叶扯上关系,完全是时值秋天,陈乐看着飘下来的梧桐叶,顺口说了句要是梧桐叶泡酒不知道什么味道。

    结果就被华佗必敬必恭的记了下来。

    陈乐刚要提醒这个跟消毒没关系,结果群里的牛魔王突然插嘴,好像恍然大悟的样子:

    “还是圣君能因地制宜啊,俺老牛佩服!这秋叶之法真好,虽然华佗先生难以修行俺老牛的妖族功法,不能直接以真气疗伤,但华佗先生有五禽戏养气,若以梧桐叶引秋气,辅助针灸,说不定可以将自身五禽戏的真气渡进去,起到奇效!”

    牛魔王这么一说,华佗一试,果然应验如神!很多士兵化脓严重的伤口这么一清创,立即就生出新嫩肉芽!

    于是陈乐就又莫名其妙被群里人顶礼膜拜了一次。

    班上的同学听到这个回答,先是愣了一下,接着不由笑出声来。

    这个回答太奇怪了,什么叫过去有用,现在没用啊,这不是废话吗?这种回答还不如不说呢,说了不是更让王屠夫发火。

    他们幸灾乐祸看着陈乐,等着陈乐被王屠夫收拾。

    柳思月更是连头都没有抬,这个回答简直无稽之谈,不值一提。

    王教授脸都黑了。

    这回答是在开玩笑,一点学术应有的严谨性都没有,他甚至有点气极反笑。

    王教授差点脱口而出让陈乐滚到教室后面罚站!只是勉强稳住作为人师的气量才没骂出来。

    陈乐见王教授的脸色风雨欲来即将破口大骂,立即意识到自己说话太真,所以不妥当,这些人哪里理解得了这句话,哪怕华佗亲至,他们也只会把这句话当废话。

    不论聊天群是真是假,眼下课本上这些内容可都是陈乐他亲自指点华佗写出来的,华佗还总是事无巨细的给他汇报,自己对这本《青囊书》虽然还不会用,但大体内容甚至部分细节都记得一清二楚,此时黑板上医仙二字未改,陈乐心头涌上了前所未有强烈的信心。

    陈乐趁王教授还没开口,说道:

    “王教授,我上课走神,理应受罚,只是刚刚说得笼统,可否给我一个机会,让我稍微解释一下。”

    这句话似乎是求情的意思,但又充满了自信,颇有软中带硬之感。王教授身为人师,不便马上否决,沉着脸,冷冷扔了句你说吧,大有只要陈乐再胡闹,就让陈乐罚站一个学期的意思。

    班上的同学都嬉笑看着陈乐,王屠夫的课上平常气氛沉闷的连大气都不出的,也就这一会儿怎么笑都没关系,他们都期待看着这陈乐要怎么结结巴巴笨拙的辩解,更期待着辩解不成后的惨状。

    陈乐环视四周,面对着四方八方涌来的压力,略微回忆了下《青囊书》的内容,不急不忙说道:

    “为什么现在不用梧桐叶,因为现代医学消毒水平早就不用酒精了,更不需要梧桐叶了,过去为什么用,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梧桐叶乃是秋叶,可引秋气,叶天士曾经以梧桐叶引秋气,以秋气感药气,使难产婴儿立即产下,这一点王老师也许想到了,但华佗引动秋气的作用,却并非引动药气,而是引动五禽戏所练出的真气!”

    “引动五禽戏的真气,才是梧桐叶的真正用法!”

    说完,陈乐看了看王教授的脸,又看了看四周,不知道王教授能不能理解。

    同学们你看你,我看我,都不知道陈乐在说什么。

    虽然中医中有真气之说,但毕竟一直存疑,没有具有说服力的证据。

    陈乐轻轻摇了摇头,感慨道:“只是当今之世,懂得真气者又有几人?受罚我也认了。”

    只见王教授的脸慢慢涨成紫红。

    全班同学哈哈大笑。

    “越说越离谱了。”

    “还真气呢,是不是我一出手还能隔空伤人啊!”

    “你看教授脸都成猪肝色了,这陈乐这下完蛋了!”

    王教授涨得紫红的脸上中有一种可怕的神色,眼眸中发出慑人的光。班上同学都有点感觉到狂风暴雨的来临了。

    王教授身子猛地前倾,突然问道:

    “陈同学,这世上有真气这种东西?”

    只见王教授急得脸都涨红,一双眼睛死死盯住陈乐,迫不及待的陈乐回答。

    此言一出,所有同学都愣住了。

    霎时间班上一片寂静,鸦雀无声!

    那位坐在角落的冰清少女也微微惊讶的抬起了头。

    班上同学尽皆震惊无比。

    他们可从没见过王教授这个样子,王教授一向稳重严肃,什么时候如此心急如焚了。

    要知道之所以王教授能这般严格要求学生上课态度,除了人人都怕脾气之外,还有就是研究成果斐然,在全院都是数得着的,有能力决定一个学生的前程。除了科学院院士外,怕是无人能让他这样心急。

    这陈乐一顿瞎扯,王教授当真了?

    却听陈乐问道:“老师您修习过五禽戏吗?”

    就有同学笑了:“谁不知道王教授天天晨练打五禽戏,练了多少年了,你是天天睡到中午才起来所以没见过吧!”正要发笑,见王教授脸色认真,没敢再说。

    王教授点头道:“我确实练过五禽戏。”

    《青囊书》一页写酒精消毒,一页写麻沸散,还有三页是残缺的五禽戏,王教授身为华佗主要研究者,怎么可能不练五禽戏,而且下了苦功。

    陈乐略一思索,残缺的五禽戏即便日练夜练,坚持不辍,也只能到初练的程度。按以前华佗给自己的汇报来看,陈乐说道:

    “王教授,您是不是膝盖处鹤顶穴常常有一股凉气,这股凉气从脚底涌泉上冲,一直困在鹤顶,无法冲上去?”

    闻听此言,王教授如遭雷击!

    坐在角落的柳思月美眸中也流露出一丝不可思议之色!

    “是的……”王教授声音有点发颤,“那股凉气越来越旺盛,一直不知是好是坏,苦苦研究,也不知为何!”

    众同学面面相觑。

    “我也修习过五禽戏。”

    一道清脆的声音自教室后面角落里响起。

    只见那位只可远观的冰清学神少女说道:

    “我也曾经试着练过五禽戏,一直以来都觉得修行时膝盖鹤顶穴有微微凉风感,一直以为是错觉,王教授也这么觉得,看来不是错觉,只是不知为何,还请陈同学解疑!”

    同学们心中越来越吃惊,不光是王教授急切追问,甚至连这位学神人设,平时里只埋头看书从来不搭理人的冰山美女都被震动了,正在向陈乐求教。

    陈乐回想华佗对自己汇报的内容,胸有成竹,笑道:

    “残缺的五禽戏,真气只能到此为止,没有在往上的引导之法,五禽戏是练气的动功,要想让真气贯穿全身,还得多加几个动作和真气引导之法。”

    说着陈乐把记下来的五禽戏的内容一一解说,还配合上几个优雅大方的动作,这些动作虽然不完全标准,但属于正确的练法。

    王教授是每天研读《青囊书》的,对其中内容了若指掌,这些同学听不出来,他心中却如同投下了一颗颗**,陈乐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都解答了困惑他无数年的难题。

    他曾经听闻过能够以气运针的中医大国手存在,但始终是无缘得见,那还是一次参加省内马老将军的会诊时听说的。

    没想到今天竟然在这样平常的一堂课上,有幸听到真气的奥秘,王教授听得如痴如醉,一时竟然沉迷其中。

    柳思月虽不及王教授研究的深,但天资聪慧,也很快明白了陈乐这些解说的价值,心中既是惊异,又是惭愧。

    她被人称为学神,虽然不在乎这个称号,但自认整个汉南中医药大学的学生,也找不出几个人比自己强,自有一份身为天才的高傲。

    可是一个学生再厉害,也就是有潜力而已,至多也就是和普通博士相仿,而王教授是博士生导师!在中医领域上,在省内都是数得着的大拿。

    王教授都只有凝神倾听陈乐发言的份。自己这点骄傲,瞬间就被粉碎了。

    同学们呆滞的看着王屠夫和柳学神像是乖学生一样聆听陈乐教诲。

    此时此刻,在教室左侧窗户边站着的那个平凡无奇的青年学生陈乐,身上仿佛有了一种动人的神采。

    片刻之前,陈乐还是被人笑的学渣,片刻之后……

    学神都无法形容他了……

    看着这个诡异的场景,在座的同学都不知道用什么表情,一个个瞠目结舌,想想自己竟然还想看陈乐的笑话,都觉得脸上很烫,很疼……

    这陈乐平时也太低调了,这不明显坑人么!

    就在班上同学还在震惊脸疼中,王教授和柳思月醉心于听讲中时,忽然下课铃响了。

    陈乐正解说到五禽戏中的熊戏,听下课铃声响了,马上停了下来,他着急赶紧下课去发掘聊天群的功能。

    他越是解说五禽戏,越是观察王教授的表情,就越是明白自己拥有了何等的宝物!

    华佗、牛魔王、乔峰、赵灵儿……

    这些人可能都是真的!

    王教授正听到心痒难耐处,突然陈乐停了下来,这才发现已经下课了,连忙说道:

    “其他同学下课吧。”

    然后急道:

    “陈乐同学,你继续说!”

    柳思月也想继续听,怯生生道:“陈同学,能不能继续说下去。”

    同学们见这两人听得都舍不得走了,不由叹息道:

    “没想到这陈乐瞒了我们这么多年,其实是个不显山不露水的真正学神啊!”

    “连王屠夫和柳学神都被他镇住了,我居然还想看他的笑话,我真是该打自己两耳光!”

    “我也是第一次见王屠夫和柳学神这个样子,我都有点崇拜他了。”

    王教授哪里肯放陈乐走。

    整个中医药大学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华佗《青囊书》的意义!西方在消毒和麻醉上都是受到这本书启发,更是很早就把消毒和微生物联系了起来,由此开启了现代医学的时代。

    中医一直被西医压制,中医式微已是不容争辩的事实。

    也因此王教授一直研究这本超时代的医书,希望能够有朝一日发扬祖国传统医学,把西方那些趾高气昂的医学压下去!

    今天抓到希望,怎么可能让陈乐这么离开。

    王教授连声道:

    “你马上跟我去我的办公室,我给你保研!你上博士也来我这里,我有关系,保证你毕业后到省内任何医院工作,留校也可以!到时候发论文,我先署你的名字,也许我们可以上《柳叶刀》!”

    同学们不由吃了一惊,这太夸张了吧!

    《柳叶刀》这等世界医学期刊就不说了。保研加直博,而且发论文还把一个小小年轻学生的名字署在前面,以王教授的地位来说,这等于直接把大好前程送到陈乐怀里了。

    而且还能随便留校,看王教授这意思,力保陈乐将来稳步升个主任医师没问题!

    学神柳思月都未必有这样的待遇,最多也就保研直博而已,名字还是要署在王教授后面,工作后也还是要看自己。

    同学们望着陈乐,都羡慕的流口水。

    然而却见陈乐摸了摸后脑勺,眼神中没有丝毫留恋的意思,礼貌的拒绝道:

    “王教授实在对不住,我的确有很急的事,现在已经下课了,抱歉我先走一步。”

    说着不顾王教授的阻拦,连走带跑闪出了门外,好像生怕王教授追上他一样。

    全班所有人都眼睁睁看着陈乐拒绝这等令人艳羡的前程邀请,像是逃离一样跑出门外……

    这样的不屑一顾。

    这样的视功名利禄如浮云。

    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全班人都呆了。

    半晌,终于有同学忍不住发声: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陈乐一直那么低调了。”

    “为什么?”

    “人家根本就看不上啊!如果你是手握几千亿的大富豪,你会在意一个几千万的小暴发户在你面前炫富吗?”

    众同学细想之下,确是如此,只怪自己没眼光,居然把真正学神当成学渣,不由感慨良多,尽皆称是。

    王教授本想追上去,但他想了想,忽然想到了什么,立即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喂,教务处李主任吗?你在办公室吗?我有很重要的事跟你说,关于马老病情的事我这边有突破了,嗯,我马上过去。”

    在教室后方角落里,一双闪动着异样神采的美眸,一直牢牢盯着陈乐离去后的教室门口,像是要把陈乐的身影紧紧记在心中。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