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我有万界聊天群 > 章节目录 第七章:马老将军
    陈乐抬头,只见吴思明正趾高气昂的盯着自己。

    在吴思明眼里,胜负已经十分明了,这个陈乐的画皮马上就要被自己拆穿。到时候按照约定,自己就可以成为一个课题的主要参与者。

    要知道在自己吴家这样人才辈出的地方,能够在大三成为课题主要参与者的人都绝无仅有。

    到时候功成名就,柳思月也会仰慕自己。可谓是坐拥美人,手握课题,从此走上人生小巅峰,想想还有点小激动。

    吴思明甚至都想谢谢陈乐,这陈乐勇于牺牲自我,千里迢迢来送人头,帮了自己这么大忙。

    王教授和柳思月也都在关注陈乐。

    柳思月因练了五禽戏有了微弱的气感,王教授更是想知道掌握五禽戏全本的陈乐,演练真气会是什么样子的。

    只见陈乐快步走到吴思明跟前,紧紧握住吴思明的手,感慨的说道:“吴学长,这次实在是多谢你了。”

    “多谢了?什么意思?”

    吴思明有点愣,这陈乐是精神错乱了吗?

    吴思明不解道:

    “你是傻了吗?还是说想借此拖延时间。”

    陈乐是发自内心的感慨。

    这次要是没有吴学长,自己恐怕完成不了任务,这种为人民服务雪中送炭的作风,实在值得发扬。

    王教授咳嗽一声,脸上带着迷惑的神色道:

    “陈乐同学,这是怎么回事?如果没有要紧事,可否请你现在演练真气?”

    “哦,真气啊。”陈乐不在意的说道,他练五禽戏和少林内功都已入门,施展真气简简单单的事,说完朝吴思明脸前随手一挥,然后一道真气就透体而出,扑向吴思明脸庞。

    那一挥手的动作实在很随便潦草,众人都没反应过来。

    陈乐惦记着关羽的奖励,说道:“真气演练完了,没事我就先走了,吴学长下次再见。”说着朝门外走去。

    他可没啥时间耗在这里。

    众人实在是来不及反应。

    真气这就演练完了?

    这和他们想的反差太大。

    陈乐那随手一挥看似普通,但紧接着吴思明率先感觉到一缕温煦的风扑面而来,而后这股淡淡的暖意如水波一般向外荡漾开,在办公室里荡了一圈涟漪,王教授和柳思月都明显觉察到了这股暖意,一瞬间有一种浑身汗毛都张开的感觉。

    虽然这温暖的感觉只有一瞬间,但确切存在,真实不虚。

    在他们心目中,吴思明是压根不信真气这东西,认为只是中医学说中的一个特有名词,柳思月则只有在练五禽戏时才能运转真气,以为要驱使真气,非得练上一遍五禽戏不可。

    而王教授则见识过真正修道之人,那修道之人也是郑重以待。

    而哪里知道,那一挥竟然已是陈乐在施展真气!

    柳思月张大了嘴,一向冷若冰山的她此时再也无法矜持。她练五禽戏已练出微弱的气感,那股气感别说能够离体,就是在全身循环一圈都十分困难。

    哪里会想到陈乐如此举重若轻,轻松写意。

    这境界比自己高了好几百层啊。

    王教授更是像是被人打了一棍子似的,呆若木鸡!

    良久,他感叹不已,老泪几乎流淌而出:

    “就是这个,就是这个啊!”

    一年前的这个时候,在马老将军的会诊上,他和李副主任代表汉南中医大出席,那次出了大丑,脸上无光。

    同时见识到修道之人的厉害。

    那时候那修道之人所发出阴冷迫人的真气,逼迫住全场每个人都屏住呼吸,大气不敢出,无论是名镇全省的大医生,还是有杰青的学界大牛,在那修道之人面前都只能颤颤发抖。

    那时候王教授才知道,任你在人世间地位再高,在人家修道之人眼中,终究也只不过是一介凡人罢了。

    从那以后,王教授开始痴迷修炼之道,对如何练出真气很是上心,可是再也没见过一位会真气的人,直到在课堂上遇到陈乐。

    本来王教授以为陈乐演练真气可能是借助针灸什么的,如《青囊书》中以秋气引之的消毒方法。

    没想到竟然是挥手施真气。

    这难道还在那神秘莫测的修道人之上?

    吴思明人都傻了。

    “这……这是啥啊!”

    他是最能体会到这股真气的人,那一缕温煦的真气扑面而来,整个大脑都清醒起来。他身为学霸加学校的风云人物,一边要天天看书学习,一边要交际应酬,熬夜不可避免。

    本来以为自己调配了几味中药已经足够调养身体,然而这一缕真气袭来之后,吴思明才感觉到原来没有任何积劳的脑海是这样的清醒,浑身上下一阵爽利,连眼前这个世界都变得明晰亮堂起来。

    吴思明从来没感觉到这么畅快过。

    之后那缕真气的效果很快过去,不过多少疏通了吴思明一些淤积的经脉,比吴思明花大价钱买的何首乌还要有效。

    吴思明深吸一口气,不敢置信。

    此时此刻,他终于明白为什么王教授和柳思月都对这陈乐如此另眼相看了。

    单凭这一手真气,这陈乐就远在自己之上!

    自己哪怕身为汉南一大学阀家族中的翘楚,将来前途必定一片光明,却连不服气的资格都没有。

    他默默念叨着陈乐这两个字,心中蓦地闪过针刺般的嫉妒。

    他要勤学苦练,加上家族助力,拼上个二十几年,将来才有可能和王教授一个地位,仅仅只是可能而已。

    那已经是无限光明的未来,已经是被人看做隐隐还在柳思月之上的学霸。

    可是这怎能和陈乐相比。

    柳思月这小妮子一向不服人,但是遇到了陈乐这种高山仰止一辈子都追不上人,吴思明用脚趾头也想得出来柳思月是什么想法。

    没直接扑上去已经是柳思月矜持羞怯的性格限制了。

    陡然间,吴思明心中闪过一个念头。

    如果自己动用家里关系,做个局令其不能够考取行医资格证呢?如果这陈乐不能进正规医院,就可以压得住他了吧。

    吴思明眼中微显狰狞之色。

    因为听到了陈乐关门的声音,王教授刚从回忆中醒过神来,正叹气感慨陈乐这行事潇洒,说走就走,不留一丝云彩。

    也许这样的真正大师都是隐姓埋名的吧。

    看似不在意世俗名声利益,看似低调平凡,实则是心中不在意一切,视功名利禄为粪土,那是一份真正的骄傲。

    大宗师当如是啊!

    余光一瞥,正瞥见吴思明眼中的那抹嫉妒和狰狞。

    王教授人老成精,这一瞥就知道吴思明动了什么心思,冷笑道:

    “小吴,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急着找陈乐吗?”

    吴思明看了王教授一眼,不假思索回道:“不就是因为陈乐身具真气吗?”

    王教授摇了摇头,说道:

    “这只是一个原因,之所以要找会真气之人,是因为要给马老看病。”

    “马老?”吴思明疑惑。

    突然想起一个人物,脸上神色不由微变,“那个马老将军?”

    王教授道:“整个汉南省还有哪个马老?”

    吴思明猛地倒吸一口凉气,凉气从脊梁骨直窜上去,一点报复的念头都不敢升起。

    那是真正的省内大佬,参加过开国战争的存在,家里的势力遍及半省,在省里谁敢不给面子。

    他吴家这样的小小学阀算什么,也就是在省内学术界医学界有点影响力,放到其他地方谁鸟你。

    只要陈乐跟马老有一点联系,他就不敢对陈乐动一点小手段。

    吴思明心中发颤:“这陈乐背后会是马老?”

    然后才意识到自己太慌张了,这陈乐应该还没和马老有所接触。

    吴思明听说过家里人听说过马老将军的病情,自家人也参与了去年的会诊。听说马老将军整段骨头都坏死了,就是有通天之术也只能切了换一段人造骨骼进去。

    这陈乐虽然会真气,但应该没有白骨生肉的水平,自己等待时机,也许还有胜算。

    王教授一看吴思明这样子,就知道吴思明没有彻底死心。

    陈乐这样的人物,背后岂能没有高人?徒弟已经如此了得,师父更不知何等厉害。

    他跟吴家交情不多,吴思明正在气头上,王教授也懒得指点他。

    等等。

    王教授忽然发现吴思明的脸色和之前有些不一样,他忙过去仔细端详一番。

    “你的头发比原来乌黑,皮肤里透出粉红,眼神明亮,看来陈同学的真气梳理了你的经脉,补充了你的元气。”

    “奇怪,为什么之前没瞧出来,嗯,这应该是服用了某种补药,可能是高年份的何首乌黄精,但是这种药力太冲,一时还不能消化,故不能够完全补充元气,身体还是有一些损伤。这真气的妙用真是不可思议。”

    “所以。”

    王教授说:

    “小吴你肾亏?”

    吴思明呆住了。

    他感觉到后面柳思月一双美眸正紧紧盯着自己。

    吴思明险些吐血身亡。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