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我有万界聊天群 > 章节目录 第十章:吴栋的疗法
    省人民医院的两位教授上前论述他们的治疗方法,还是那个老方法,以钛合金金属骨替换坏死骨骼,但技术比以前先进许多,无论是手术方式还有后遗症减轻都做得更好,接着医科大第二附属医院,宁州市第一医院,淮州医学院……

    上前讲述自己医院治疗方案的都是各个医院的翘楚,最次也是科主任,每个人都经手过上千台手术,发表过数十篇论文的业界大拿,说话又沉稳又明畅,给人以充分的信服感。

    王教授和李副主任听着听着,从十拿九稳逐渐变得紧张担心。

    这次说是会诊,其实这一年以来,每家医院和大学都专门抽出人手攻克这一难题,他们手上都有关于马老病情详尽的检查报告,前后不知道论证过多少次才确定的治疗方案。为的就是争过别家,能够让他们医院负责马老的治疗。

    每一家医院的治疗方案都显然比去年会诊时强许多。可以说强敌环绕。

    而他们中医大只把陈乐当成致胜法宝,对这马老的骨伤病情的研究落后这些医院太多,根本拿不到台面上来。

    王教授忍不住低声问道:

    “小陈,你有多大把握?”

    陈乐正在全神贯注用手机做笔记,这样会诊可不多见,都是各大医院集中全院之力的研究,可谓是群英荟萃,这些东西都可以拿到聊天群里讨论。

    对于王教授的问题,陈乐早已有了估计。

    虽然隔了有五六米的距离,不能拉开袖子直接观察伤处,但根据各大医院的报告,还有马老左臂气血不流畅之处。陈乐基本判断出来马老的伤情如何。

    按华佗给的骨伤疗法来看,这伤不算难治啊。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大医生都如临大敌,一定是还有自己所不知道的难关,不能大意,还是要以多学习为主。

    陈乐说道:“可以试试,不一定能成。”

    王教授深吸了口气,拍拍陈乐肩膀:“应该没多大问题,省里面真正有能力替马老治伤,也就省人民医院,汉南医科大以及他们的第一附属医院,还有咱们汉南省中医药大学,也就是咱们汉南省中医院,这么三家医院,到时候你露一手真气给他们,就算治不好,马老肯定也会关注你。”

    他的语气中不免有几分自我安慰的意思。

    陈乐倒无所谓,反正这么多家医院也就一家能负责治疗马老,剩下的都是拿点钱走人,自己治不好也不奇怪,心里一点负担都没有,只要安心听讲即可。

    不过在陈乐眼中,最值得注意的却不是手术做得最好的省人民医院,也不是之前来找自己的医科大精英吴栋。

    而是还没上场,在厢房内右下角落的两个西装中年男子,他们站的位置最偏远,也只来了两位人,似乎医院实力不强,不怎么受重视。

    但别的医生在听到其他医院的报告时,都是十分凝重的神色,虽然其他医院的水平不一定比得上自己,但也不可小视。

    只有这两人,一人几乎不听,只是等着轮到他们上台。另一人则是听几句便微微摇头,时而发出不以为然的冷笑。

    凭借直觉,陈乐从那不时摇头冷笑的西装男子身上感觉到一股凌厉的味道,那是一种视众人若无物的傲然。

    五家医院演讲报告完毕,轮到了汉南省医科大学,医科大在全省实力最强,在场众医生教授都往吴栋那里看去。

    吴栋整了整自己的白大褂,昂首上前。

    在场的虽然都是各个医院的学科带头人,但吴栋资历更深,面对马老将军也是不慌不忙,十分老练的感觉,满脸胸有成竹的自信,回头朝陈乐王教授这个方向瞟来一个蔑视的眼神,接着翻了下手中的资料,说道:

    “马老将军,我医科大提出的方案是以细胞诱导再生疗法配合人造骨骼,只需要截断伤处极小一段骨头,然后诱导原有骨骼和人造骨骼生长在一起,坚固如新,我可以以医科大的名声保证,治疗三个月后,和原来的骨骼没有任何区别,对任何行动不会有任何影响,无论是射击还是举杠铃都可以!”

    始终只是静静聆听的马老,此时终于微微动容。

    其他医院的医生也不禁轻咦出声。

    之前无论哪一家医院都没有这样肯定的保证,手术做的最好的省人民医院也只能保证手术后能够做些轻体力劳动而已,其他医院至多只是提出能够延缓暂时伤势这样的疗法,用来迎合马老不愿意动手术的心理。

    马老伸手道:

    “吴教授请说。”

    得到马老认可,吴栋脸上更是神采飞扬,开始细细说来。

    他从体外培植细胞说起,一直说到如何让永不分裂的心肌细胞自行修复,滔滔不绝,把这一疗法的优势说得十分清楚到位。

    手术简单伤口小,修养时间只要三个月,没有后遗症。

    其他医院无不暗下佩服,自惭形秽。

    王教授和李副主任更是脸色微变。

    细胞诱导再生疗法只是实验室里的东西,没想到吴栋他们这个研究团体真的把它用于临床治疗。

    虽然这个细胞诱导再生疗法并不完全成功,距离真正再生的效果还要走相当长的路,但这样的治疗效果,就是燕京那几家大医院也不过如此。

    汉南省其他医院相比,真的是黯然失色。

    就算是陈乐有真气,但连那马老亲自请来的修道之人都只能延缓一年伤情不发展,陈乐又能做到什么程度?至多让马老另眼相看,但要说压过汉南医科大,已是不可能。

    王教授和李副主任今年奔着扬眉吐气来的,看这情况,非但扬不了眉吐不了气,很可能还要让人在背后嘲笑议论,说什么只会依赖一个学生,中医大也就这点水平。

    这心理落差让王教授心里很难受。

    陈乐却对吴栋的发言大感兴趣。

    虽然吴栋的疗法还不成熟,比起来华佗的改进版骨伤疗法差的太远,不过华佗主要是从神话仙侠世界的法术中得到启示。而吴栋则是现代医学最前沿的医术。

    作为研究思路而言,吴栋所说的内容比起来吴思明的讲述好了太多。

    加上这次会诊搜集的种种资料,也许可以让骨伤疗法这一疗法再升级,成为可以治愈各种外伤的万能疗法。

    有机会还是要再问问吴栋具体细节,只可惜吴教授对自己印象分太低了,不好询问啊。

    太师椅上的马老已经意动,听着吴栋的讲述不时颔首点头。

    虽然还是要动手术,为此做不成一件事,但也无可奈何,世上不如意事常八九,罢了,人已七老八十了,还想什么呢。

    吴栋的讲述终于结束,马老拊掌赞叹道:“不错,很不错,你们医科大辛苦了。”

    马尾少女听出话意,轻声问:“爷爷您的意思是就这么定了?”

    马老微笑点了点头。

    吴栋和另一位医科大教授喜不自胜,得意洋洋,脸上露出笑容,只觉得整个汉南医学圈上层的光彩今日都被自己一家全部夺走。

    其他医生知道自家医院和医科大有差距,心里也都服气,再说马老将军的薄礼也能对得起他们这一年来的付出,不算白忙活一场,纷纷恭喜。

    在场一众大医生大教授连连奉承,吴栋心中快意无限,忽然想到什么,回头伸手指向王教授,说道:“我们医科大能为马老治病实在是荣幸,不过马老也应该听听其他医院的看法,比如说这位带大二学生来参加会诊的中医大王教授,他敢带人来学习,必定有出众的方案。”

    “能不能请这位王教授,讲讲他们医院的方案?”

    王教授和李副主任闻听此言,脸色有点发白。

    他们中医大确实在这方面研究不深,真要王教授拿出治疗方案,别说跟细胞诱导再生疗法相比,就是比其他市级医院还不如。

    就算有陈乐这张牌,他们中医大说到底只是一个引荐之功,陈乐若是能收到奇效还好,自然可以压过其他人,若只是延缓一下伤情发展,马老固然会赞许一下,然后也就赞许一下,然后给陈乐点机遇罢了。

    其他医生只会说中医大运气好,没什么真本事。

    马老向陈乐王教授那里扫视了一眼,他宦海沉浮多少年,怎能看不出来王教授和李教授一脸垂头丧气,只盼着早点走的样子,而那位他们带来的学生,则是一副热爱学习的模样,想来是中医大带来观摩学习的学生。

    人家好不容易来一趟,没必要让人出丑。

    马老说道:

    “吴教授,这次疗伤就托付给你们了,至于其他医院不必再麻烦了,当然,我会把应给的酬劳送到你们医院账户上。”

    吴栋听出马老在打圆场,不免有些失望,没能在汉南省医学圈上层众人面前把中医大踩到谷底,但马老既然出言阻止,自己也不好说什么。

    不管怎么说,这次总算得了个头彩,以后慢慢整治这中医大和陈乐不迟。

    就在这时,从最右下角落忽然传出一道不屑的声音:

    “马老爷子,这样粗浅的治疗方案就令你满意,你的眼界未免太浅了,青山道人若知如此,必然后悔曾前来为你疗伤。”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