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我有万界聊天群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一首仙乐动全场
    那乐声像是有一种魔力,牢牢控住他李特的心灵,李特自从学艺以来,听过无数大师的演唱会,其中不乏全球第一流大师。

    那些大师的演奏几乎可以说无懈可击,往往会令人听得心醉神迷。

    然而,刚刚那质朴的乐声,尽管演奏技术还很生疏的模样,却含有一种震动人心的力量,连那些一流大师的演奏都无法与之相比。

    李特只觉得自己的双手被那乐声牵引着,不由自主的改变了自己弹奏的旋律。

    随着陈乐的吹唱,李特的弹奏也变得时快时慢,悠长的音调和急促的节奏不断交替。应和着陈乐那轻轻优美的曲调,既是陈乐曲调的陪衬,又丰富了这曲调的层次,好似一曲完美的交响乐。

    不止酒会上的人纷纷沉浸其中,许多人因为听到李特的钢琴声,从酒店房间中走了出来,站在楼道走廊上,而后又听到那钢琴声中,虽然细微却显得更加重要的吹叶子声。

    那声音虽然细微,却更加直入人心,仿佛可以使人回忆起自己童年时光……每个人都为之陶醉。

    而李特的演奏,更是如众星捧月一般,映衬得陈乐的曲子更加委婉动人。

    万众的焦点,不是那位在当代可称一流的钢琴家李特,而是那个半闭着眼睛,穿着一身地摊货,只拿着一片叶子放在嘴边,用气流轻轻震动叶片,发出曼妙声音的陈乐。

    陈乐本人压根没注意到周边的情况,按心情说,他根本不想引起谁的注意,毕竟他没什么在大庭广众下表演的经验,说白了就是怯场……

    他只是随便给灵儿吹一段,想着自己吹叶子这声音很轻,应该不会有啥人注意到自己。

    这一曲不长,毕竟只是一段给小孩子听的童谣,尽管大家都不想结束,但终于音乐声停止。

    每个人都在回味余韵,不愿意从这美好中离开。

    而后,每个人的目光都聚集在陈乐身上。

    陈乐踩着一双运动跑鞋,穿着地摊休闲装,一头简单毛寸发型,不算很帅气只是干净的长相,本来看上去那么平凡无奇。

    但此时陈乐淡淡笑着,笑得很质朴纯真,连带着他那身和这场合不相称的衣服,也好似有了一股神圣的味道。

    众人心头都闪过一个念头。

    这是返璞归真啊。

    许多原来注意到陈乐穷酸,看不起陈乐的人,现在心里都深深后悔。

    有这种才能的人,穿啥都有资格来这酒会,就是在酒会上把点心乱扔,人家都只会说这就是大师风范,有一颗童稚之心。

    这份后悔又转化为深深的感慨和崇敬。

    瞬时间全场掌声雷动!

    “再来一首!”

    “真他娘好听啊,俺特么居然想起来俺小时候偷西红柿吃的事了,那西红柿可真甜啊。”

    “大师,再来一首吧!”

    “大师,能否留下您的名片!我想请您演奏,报酬好说!”

    吕子方偷偷摸了一把眼睛,把刚刚因感动而将流未流的眼泪抹掉,心中无比震惊。

    这陈乐仅仅只是一首曲子,一下子把全场的气氛都烘托起来了。

    这要在平时,他吕子方得竭尽全力想方设法,才能让整个酒会的气氛变得热烈不至于冷场。

    吴思明人都傻了。

    这特么陈乐是故意的吗?

    故意装着什么都不懂,然后来首大师级曲子炒作成全场焦点,然后结交人脉?

    柳思月呆呆的看着陈乐,她从来没见过陈乐演奏过曲子,可今天这一曲,却竟然打开了她的心扉,让她想起了许多过去的事。

    正在此时,一名穿着燕尾服的中年男子向这里走来。

    有人认出来:“那不是李特吗?”

    “那个钢琴大师李特?据说一般人都没资格请他过来演奏,只有他开演奏会才听得到他弹钢琴。”

    “今天是有人专门请来,不然吕子方那小子有那资格?”

    那李特来到陈乐面前,见陈乐身上没有任何乐器,只手中拿了一片叶子,心中震撼更甚,连忙郑重行礼,深深鞠躬。

    “今日有幸听到您的演奏,令我受益匪浅,实在冒昧,能否请您指点我一二?”

    “啊?”陈乐挠了挠头,说:

    “我不懂音乐啊。”

    他是真不懂。

    这首曲子只是给灵儿唱唱,除此之外的曲子他一个都不会,其实他五音都不全……

    陈乐说自己不懂音乐,全场都笑了。

    李特只当陈乐不愿意指点,这也正常,毕竟自己并不是陈乐徒弟。

    至于不懂音乐这个说辞,就有点故意推辞了。

    以他李特一流钢琴家的身份,今天本来并不愿意来这个小小酒会,只是汉南马家特别邀请,希望他能在这里演奏一曲。他才迫不得已前来,准备演奏半个小时就离去。

    谁知道竟然在这里,碰到一位能够达到“深入人心”境界的真正大师!

    当代音乐家,能够做到将音乐深入人心,使人回忆起种种往事的,无一不是大师中的大师。

    而眼前这位学生,看似平凡,然而却只用一片叶子,就做到了如此境界!

    这简直是摘叶飞花,皆可成音啊!

    吕子方觉得自己身为酒会召开人,不能不说话,笑道:“陈乐,来酒会上就要多交点朋友嘛,这位钢琴大师李特可不是一般人,多接触接触无妨的。”

    陈乐真是不会音乐啊,这让他怎么指点,无可奈何,只好老实说道:

    “我来这里就是好奇,想长长见识,曲子只是随便演奏的,你们别当回事,老实说你们这么看着我,我有点尴尬啊。”

    虽然群里人都看不上这酒会,陈乐本身也不是很在意。可是万众瞩目之下,陈乐也感觉自己这身地摊货有点显眼了,毕竟周围的人各个都是西装革履,贵气逼人。

    说到这里,陈乐突然想起吴思明的承诺,拍了拍吴思明肩膀,说道:“吴老哥你不是说要送我点高档衣服,带我吃豪华大餐,好让我见见世面,不要这么土里土气吗?我可都记着呢。”

    陈乐说的都是实话。

    要能穿好衣服,谁愿意穿地摊货……

    要能吃大餐,谁愿意吃方便面……

    要有吴思明帮忙付钱,那就更好了……

    吴思明脸色唰的白了,连连摆手:“我不是,我没有。”

    全场人都看在眼里。

    能到这酒会的哪个不是家产几千万甚至上亿的,都是人情场里练出来的,陈乐这些话的意思稍微一想就明白了。

    这意思无非就是,你之前嘲笑我土里土气,现在呢?

    这八成是那个叫吴老哥的人,几次嘲讽陈乐,现在陈乐掌控全场,当然要反击。

    “这吴思明心术有些不正啊,似乎挖苦过那位陈大师。”

    “嘲笑人不是问题,谁没踩过人,但是让人当众抖落出来,反踩一把,那就是蠢了。”

    “对,这吴思明太蠢,连李特都对那位叫陈乐的人如此尊敬,他还敢嘲讽,真是蠢笨如牛。”

    更有人直接冷冷说道:

    “看来吴家家教不怎么样啊,和吴家的合作,要重新考虑考虑了。”

    吴思明眼见无数道鄙夷的视线投注在自己身上,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听到那冷冷的声音,心里一震。

    要是因为这事让家里有所损失,自己爸妈真的会痛揍自己一顿,连带自己在家里的地位也会大大下降。

    吴思明心里恐慌不已。

    这特么陈乐一定是故意的!

    吕子方突然发现陈乐很聪明。

    这陈乐肯定是故意穿一身破烂货来酒会,其实谁不知道去五星级酒店要穿一身好点的衣服?

    然后等全场人注意到他,觉得这小子怪诞出奇之后,一首绝妙曲子逆转,然后给人留下更深刻的印象。

    再然后把之前吴思明的嘲讽,当众抖落,这一招欲擒故纵,实在高明至极。

    难道此人一直在装憨,其实城府之深,心机之妙,已远在自己度量之上?

    吕子方深深感慨,想必在角落暗暗观察的柳念雪也是这么想吧。

    “哈哈,陈小友真是妙人。”

    楼上走廊负手站着两人,其中一人正是马老,另一人仙风道骨,隐隐有出尘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