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我有万界聊天群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九章:沧浪之水
    酒会中央,众目睽睽之下,吕子方被陈乐置之不理。陈乐宁肯一直捧着手机玩,也不愿意搭理吕子方,摆明了不给面子。吕子方身为酒会召开人,却被人如此不屑一顾,连最起码的面子都不给。

    这就像跟去跟人握手,别人连接都不接一样。

    吕子方本想开酒会扩大交际,如今脸面尽失,一怒离去。

    众人心里都在笑话吕子方,不过也觉得陈乐这人实在有点持才傲物。

    陈乐再有艺术造诣,按吕子方的话说,也只不过是一个学生,虽有才能,但还没有相应的社会地位。

    他们倒也想看看吕总怎么打压陈乐。

    这曲子好听是好听,不过他们并非李特这样的音乐人,不会因为一首曲子而为陈乐出头。

    柳思月一肚子气,见陈乐还在玩手机,更是气的牙痒痒:

    “让你来酒会干嘛的,吃东西玩手机的吗!把酒会召开人吕总都得罪了,你还不如不来呢!”

    陈乐隐隐约约也猜到柳思月的用意,大概是让自己结交吕总当后台,这样吴思明便不敢对自己动手。

    可是陈乐偏偏就是要让吴思明认为有机可趁,才能让吴思明大公无私的给出各种实验数据啊。

    陈乐放下手机笑了:“思月啊,我都说了多少次,让你放心,别说吴思明,就是这吕总对我也没什么威胁,不要这么紧张嘛。”

    柳思月气鼓鼓的,一点也不信。

    陈乐一个普通学生,毫无人情来往的经验,认识的最大砝码就是王教授,可是吴家也不是吃干饭的,论在医学界的势力,吴家人多势众,王教授也无能为力。

    陈乐正要解释,突然手机铃声响了。

    手机屏幕上显示是马老,陈乐接通了电话。

    “喂,老爷子你有事吗?”

    那头是马老爽朗的笑声:

    “我就在你楼上,刚刚拿到了一批药材,现在交给你如何?”

    陈乐一抬头,果然看见马老在楼上走廊望着大厅。

    “好,我马上上去。”

    陈乐微笑道:“思月,我要上楼和一位朋友聊点事,就是这位朋友可以保住咱们的论文,你要有兴趣就一起上去,没兴趣就回家吧。”

    柳思月狐疑的瞅了陈乐一眼:“你真认识帮得上忙的人?那我去看看。”

    陈乐点头道:“那好,咱们走吧。”

    说着陈乐带柳思月往楼上走去,去见马老。

    而下面众位富豪还在感慨陈乐太过目空一切,早晚会栽个大跟头,摔得头破血流。

    马老一早进了房间,陈乐进来后,笑着和陈乐握手,说道:

    “陈小友,好久没见了。”

    两人寒暄了几句,马老伸手指向左边的桌子,上面摆着三个密封的盒子。

    “这些就是我花了很大力气找来的药材,分别是两株二百多年的人参,和一株一百五十多年的黄精,当今之世,这样的药材已很难得了。”

    陈乐大喜。

    等了这么久,终于得到了合适的药材。

    陈乐挨个打开盒子,细细端详其中的药材。

    按照《青囊书》中所记载,加上华佗的鉴药心得,陈乐可以断定这些药材无一不是真材实货,足够自己炼制还神丹。

    虽然只能炼制简化版的还神丹,但总比张诚所做的论文,还神丹简化版的简化版要好得多。

    有了这还神丹,自己的实力应该能突飞猛进吧。

    柳思月看着马老有点面熟,却想不起来是谁。

    马老在报纸上的宣传照大多是他壮年时候的照片,因骨伤晚年发作,已很少出门,人老了,模样变了许多,一般人已很难认得出来。

    因为马老拿出药材给陈乐,柳思月小心问道:

    “您是哪家中药材生意的老板?”

    马老一愣,没想到陈乐带来的小姑娘这样估摸自己的身份,随即笑道:“对陈小友来说,算是一家中药材店的老板。”

    柳思月哦了一声。

    只是一家中药材生意的老板啊,从来没听说过,也不知道到底靠谱不靠谱。

    这老者虽然身上有一股隐隐的威压,但对自己和陈乐都没什么架子,跟柳思月心中的大人物形象完全不符合。

    柳思月不知道,在汉南省,马老对谁都敢摆架子,也不敢对陈乐和柳思月摆架子啊。

    刚刚青山道人的话留给马老的印象实在太深刻了。

    而柳思月似乎很有可能和陈小友在一起,那不就成了陈小友的道侣,马老又怎么敢摆架子。

    陈乐验完货,把盒子盖上,很是满意,说了声多谢,然后又道:“老爷子,这次找你,还有几件事,不知道能不能帮忙?”

    “哦?”马老很是好奇,什么事能让陈仙师这样的大能需要帮忙。

    陈乐说道:“主要是我写的一篇论文需要老爷子你来帮忙看一下,到时候发表的时候,帮忙证明一下我是第一作者就行了。”

    马老哑然失笑:“就这么简单?”

    “是这样的。”柳思月见陈乐说的太过简略,怕这好不容易得来的帮手不解其意,到时候栽在吕子方吴思明等人手上,连忙将这件事的难度解释清楚。

    柳思月从招揽张诚开始说,提到吴思明加入,姐姐帮忙,说到最后得罪吕总结束。

    马老凝神倾听,不时点头,不一会儿,他便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马老眼眸中闪动着异样的光彩。

    这陈乐的驭人之术远超他的想象!

    这陈小友能挽救人于危难之中,得人死力,这虽然对于一名二十出头的人而言已经很是厉害,但马老他们这个阶层,这种收买人心的事早已司空见惯。

    真正令马老吃惊的是,陈乐居然能够收拢吴思明为己用。

    谁都看得出来,吴思明不怀好意,可是陈乐偏偏能用他。

    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

    看不出来陈小友那看似不通人情的面貌下,心胸格局竟到了如此境界。

    马家若有这样的后代,哪怕根本不会武功仙术,单凭这份气魄,这份心计,也足以维持马家威名不坠!

    马老轻轻点头,说道:“小姑娘放心好了,老朽虽然老了,这把老骨头多少还有点用,这事小姑娘不用再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