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我有万界聊天群 > 章节目录 第三十六章:吕子方亲至
    面对着再一次被陈乐翻盘的局势,吴思明难以置信过后,却是异乎寻常的平静。

    吴思明深深吸了口气。

    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的才智的确远不如陈乐。

    吴思明凝视着陈乐,坦然承认:

    “陈乐,这次我输的很彻底,我布置这么久的局面,却被你三言两语逆转,如果给你二十年,不,哪怕给你十年,就是我吴家所有人加一块,也抵不过你一人。”

    “到时候也许整个汉南医学界,都将以你为尊!”

    何灿有点迷瞪,不知道自己老大为什么说这个话。

    吴思明说这个话的时候,心情丝毫没有失落,反而泛起一丝快意的笑容。

    “但你却有一个缺点,也许这是你唯一的缺点,但这个缺点太致命了。”

    “那就是你还太年轻,还没有成长起来,不管你有怎样可怕的潜力,但至少眼下你还没有拥有足够的身份和地位。”

    “没有身份地位,就算你再聪明,在面对真正大人物的时候,也没有任何还手之力!”

    “我很期待你脸上那份从容消失的样子。”

    说着,吴思明坐了下来,沉默不语,似乎在等着谁。

    听吴思明说着这些嘲讽话,陈乐都有点急了。

    他实在搞不懂,为什么他一直说着通俗易懂的大白话,而这些人一个个都听不懂,还要歪曲自己意思呢。

    这吴思明也是,搞那么多事干嘛,既然想发论文那就赶紧发啊,陈乐他还等着那两千块钱呢。

    这时从门外缓缓走进一人。

    这人穿着灰黑色华贵的外套,内衬白衬衫,戴一副金丝眼镜,浑身上下充满了儒雅的气质,但任何人见到此人,都不会认为此人是个软弱书生,因为他那双眼睛实在太凌厉。

    顾盼之间如若鹰视,像是可以看穿人心。

    柳思月猛地睁大了美眸。

    来人正是吕总吕子方!

    此时柳思月终于明白,为什么吴思明这样有恃无恐,认为自己能吃定陈乐,因为他背后站着的不止吴家,还有吕子方!

    这吕子方举办一场酒会,到场的人身家最少也要几千万,不乏身家上亿者,背后有大校级别的马正平,更和马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其人脉之广,能量之大,仅凭一人就足以压倒王教授等人。

    当日柳思月就是想让陈乐和吕子方结交,好让吴思明不敢轻举妄动。

    而现在这吕子方却亲自到场,来打压陈乐。

    似乎因为吕子方身上那股强大的气场压迫,自习室变得安静起来,每个人的目光都注意在这儒雅的吕子方身上。

    陈乐看到来人倒是没怎么吃惊,只是略微疑惑,问道:“吕总?你怎么来了?”

    吕子方没回答,不慌不忙,顺手找了个座位坐下,他一直在外边关注着自习室里的斗争,只是他身为企业老总,在社会上有头有脸,不方便到大学亲自整治一名学生,若非吴思明一败涂地,他绝不愿意亲自露面。

    这太失身份。

    不过既然已经亲自出面,吕子方觉得双方的差距已经大到计策不可弥补的地步。

    吕子方淡淡然说道:

    “陈乐,你就像是一条鱼。”

    陈乐一头雾水。

    吕子方说:“一条在水缸里的鱼,当人想捞这条鱼杀了吃时,也许有几次滑不留手失了手,但这鱼不管怎么灵活,终究在水缸之中,人只要发了脾气不惜代价,这鱼就一定得死,陈乐,你明白我话的意思吗?”

    柳思月很明白这话的意思。

    吕子方亲自动手,凭他的关系网,整治一名学生太容易了。

    陈乐回道:“吕总,我也觉得你像个动物。”

    吕子方视线瞟向陈乐。

    陈乐说道:“你刚刚在外边偷听半天吧,躲躲藏藏的,我感觉也挺像种动物,像个什么动物来着?”

    陈乐一时之间不太想得出来。

    张诚突然愣愣接话道:“这不是像个乌龟吗?”

    陈乐差点喷出口水。

    楼梯口马老也不禁哑然失笑。

    吕子方瞬时大怒。

    但他毕竟是有身份地位的人,不想失了风度,又淡淡道:

    “陈乐,光说嘴上功夫是没有用的,没有相应的实力,只能徒增笑料而已。”

    陈乐道:“我们没嘴上功夫啊,吕总不会是生气了吧,老张也是无心啊,徒增笑料就徒增笑料了,当个开心果娱乐别人也挺好嘛。”

    张诚点头道:“老板说的极是,我们都是学生,闹笑话也很正常,要是能娱乐别人,也蛮不错的,不像有的人,只会坑害别人,让别人伤心。”

    同时对吕子方说道:“刚刚我说话冒犯了您,对不住。”

    吕子方总觉得这是在拐弯抹角的说自己,但张诚道歉如此诚恳,以风度而言,他不便生气。

    他感觉自己的气场被消于无形,神色不由严肃了一些,说道:

    “你若是闹笑话,那是你咎由自取,可怜了小思月,要跟着你吃这样的苦,你若是个男人,就最好离开她,独自承担这一切。”

    吕子方这是在给柳念雪办事,柳念雪虽然觉得陈乐有才华,却性格高傲,不适合和柳思月在一起。吕子方便把这话说了出来。

    陈乐愣了一下,一直都是柳思月往自己这里凑,他也没追过柳思月那只漂亮的母老虎啊。

    张诚叹道:

    “老板从来没骗过柳学妹跟他一块吃苦,大家都是论文合作伙伴关系,不像学校有个人,骗了好多女生,有一次更甚,还骗了一对姐妹为他争风吃醋大打出手。”

    陈乐也想起那个学校里很有名的渣男事件,附和道:

    “是啊,泡了人家姐姐,说什么真心的,替人家姐姐忙前忙后,照顾其妹妹,其实背地里却在拆散那妹妹的男朋友,搞得人家姐姐信以为真遇到真爱,结果呢,被坑的打了几次胎,最后还和亲妹妹兵戈相见,太无耻了。”

    张诚于人情世故也是一窍不通,陈乐说什么,他就跟着回什么,两人一唱一和,好像针对吕子方一样。

    吕子方本意也是玩玩柳念雪,对柳思月有一丝觊觎之心,心里有鬼,闻言浑身一震,猛地一拍桌子:“陈乐,你在说谁?你想挑拨我和念雪的关系?”

    张诚吓了一跳,连忙低声道:“您别生气,我们是在说我们学校的一个渣男。”

    陈乐奇怪道:“吕总,你刚刚以为在说谁?念雪又是什么人?”

    吕子方霎时间无言以对。

    柳思月猛地皱起眉头,她觉得要好好跟姐姐说些什么了。

    楼梯口马老笑得白胡子一颤一颤,连一向不苟言笑的护卫也差点笑出声来。

    这吕子方虽然在马家眼中微不足道,但好歹也算是个成功人士,面对陈小友被挫败倒也罢了,但居然被一个老实学生张诚噎得难受,倒真是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