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我有万界聊天群 > 章节目录 第四十四章:李若梅
    “啥情况?”

    陈乐哈着酒气,醉眼朦胧的转过头看向电视机。

    柳思月和张诚也醉醺醺的看了过去。

    只见液晶大屏幕上出现了当日吕子方所召开酒会的场面,画面的中间有一名青年正在低头吹奏,那青年似乎很是陶醉,由于拍摄角度问题,只能从斜后方看到他的一点侧脸。

    和当日一样的乐声从音响中缓缓流淌出来。

    这声音似乎有一种特别的穿透力,夜市上向来闹哄哄,谈笑声猜拳声不绝于耳,可轻轻的吹叶子声流经而过,竟然不受那些嚣杂声音的影响,清晰的传入每个人的耳中。而后人人都注意倾听那吹叶子的声音,烤羊肉串的师傅叫嚷声音都为之停止。

    这曲子吹了多久,夜市便静了多久。

    待曲子的余韵久久过后,夜市才逐渐恢复了原有的熙熙攘攘。

    屏幕上主持人说:

    “目前还无法确认这位神秘青年的消息,如果谁能提供线索,请直接联系下面的手机号码,若线索为真,将有五万元奖金。”

    “当然更希望吹奏这首曲子的青年亲自致电前来,为我们音乐界提供更多优秀的曲子!”

    有位带着金链子的赤身大汉吧唧了下嘴,说道:

    “这曲子吹得不赖。”

    其瘦高同伴说:“舒服。”

    “就是太短了,不够听的,也不知道是谁,这么多天了各个娱乐公司每天都在找,就是不露面,是不是在炒作?”

    “肯定炒作啊,饥饿营销懂不?”

    “你一个偷电瓶为生的还懂饥饿营销?”

    “我不懂?我是懒得打工又没本钱做生意,要不早就发了。看着吧,这肯定是要捧一个大明星出来。”

    陈乐这一向忙的昏头涨脑,天天刷书,没怎么看新闻,没想到自己当初在酒会上吹了首仙界童谣,竟然被人录成视频发到网上,居然还火了。

    马老说的曲子影响很大就是说的这个吗?

    张诚笑道:“老板还会吹曲子啊,这曲子吹的确实不错。”

    柳思月满脸期待道:

    “还有别的曲子吗?吹来给我们听听嘛。”

    陈乐无可奈何道:“我是真不懂怎么吹曲啊。”

    这悬赏可有五万块啊,陈乐恨不得自己把自己卖了。

    可是他就懂那么一首曲子而已,要是真的去那些娱乐公司,三下两下就被人试出来,到时候扫地出门多没面子。

    柳思月撇了撇嘴:“又装不懂,虚伪。”

    “老板就好这口扮猪吃虎,没得法。”张诚夹了一颗花生米,也附和道。

    “我要是懂点音乐该多好啊。”陈乐听到俩人一点不信,不由哀叹,“我倒是想当音乐大师啊,特娘的,为啥我不是天才,我要当天才,我要当无所不知的天才!”

    五万块钱眼睁睁看着拿不到手,陈乐真是郁闷的不行。

    说着说着,陈乐借酒消愁,一口闷下一瓶啤酒,哗啦一声椅子一滑,差点栽倒在地。

    柳思月和张诚虽然也有点醉意,但喝的毕竟只是啤酒,量也少,连忙把陈乐扶起来。

    张诚苦笑道:“老板都喝成这样了,这咱们该走了吧。”

    柳思月无奈点头。

    所幸陈乐还有一点意识,把账结了。

    张诚费力的拖着手脚挣扎的陈乐,说道:“老板这状态回学校肯定会引人注意,影响不太好,附近有家小公园,不如先让老板去吹吹凉风,醒醒酒再回去。”

    柳思月扶额长叹,帮忙拖走陈乐。

    陈乐摇摇晃晃的跟着两人离开,还喊着:

    “我没醉,我还能喝,我是个绝世天才,我要发财……”

    ……

    小公园一处角落里,李若梅坐在石凳上,目光中带着淡淡失望,看着面前焦头烂额满头大汗的相亲对象叶大少。

    这已经是这星期和叶大少第三次相亲了。

    她家里做玉石生意,从小家学熏陶,精通诗琴书画,心中良配也是翩翩风度温润如玉的谦谦君子。

    可前不久,不知道因为什么,家里却一定要自己和这个五大三粗,只知道舞刀弄枪的叶大少相亲。

    这叶大少家里开卡车货运公司,在宁州市运往全国各地的货运量中,他们家占据其中不少份额,一手叶家枪法名动天下,震慑其他人不敢争夺货运份额,在汉南省地下世界颇有势力。

    李若梅想起父亲说过的话:

    “若梅,我可以给你一定的自由,不强迫你一定跟他结婚,但你不能拒绝和叶公子见面,否则我就把你逐出家门!”

    由此,李若梅无可奈何下,只好提出一些诗词对联上的疑难问题,叶大少只有回答了这些问题,才能请她吃饭,而后继续发展。

    叶大少被李若梅问出的难题难住,借口有事,拨通号码跟手下通话:

    “老高,我让你找的人呢?”

    “叶少爷,上次那个燕大中文系的不都败下阵来,仓促之间,我也找不到什么适合人选啊。”

    “靠,想起那个什么燕大中文系的高材生就来气,拿了老子三万块,连几个对子都对不出来,做起诗来更是狗屁不通。老高,这特么都相亲了,还让我这么哄着这妞,顺着她的意思泡她?”

    “老爷说既然结婚嘛,最好还是让人家真心跟你才行,他老人家说你有本事酒吧约那么多女人,怎么没本事拿下一个不通世事的姑娘。”

    叶大少一时无言,气得挂断电话。

    这李家姑娘虽然长得很是好看,有一种江南水乡女子的委婉美,但是叶大少也从来不是那种委曲求全的主,向来都是拿钱砸开,只是这李家姑娘的家里钱不比自家少,连续见了三次,都是屡屡撞壁。

    要不是因为有一首仙乐出世,而且吹曲之人就在汉南省,惹得汉南省出来了不少老家伙,各大势力版图变数很大,父亲也不会执意让自己和做玉石生意的李家联姻。

    玉石乃地脉灵气之凝结,对习武之人提升实力有着相当大的好处。

    “这点酒算什么,我还能再怼十瓶!”

    “像我这种一等一的天才,早晚能写出第一流歌曲,赚他几千万!”

    只见从小路走来闹哄哄的三个人,其中两人拖着一个说着酒话的学生往前走,正是陈乐一行三人。

    叶大少和李若梅皱了皱眉。

    不远处守候的保镖正在等待吩咐,一声令下就可以把他们撵走。

    柳思月脸上大窘:“快走吧,人家都在看笑话呢。”

    “等等。”

    陈乐经过石桌石凳旁的李若梅和叶大少时,忽然盯住了叶大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