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我有万界聊天群 > 章节目录 第四十六章:课题
    李若梅是虽然出题者,其实自己也做不来这首诗,深知其中难度。

    她接连发问,都被陈乐一一化解。

    北宋时诗词歌赋乃是文人们吃饭的家伙,一名秀才也是寒窗苦读十年出来的,岂是现代一个诗词爱好者可比。问答到后来,陈乐反客为主,随便问出几个问题,就把李若梅问得哑口无言。

    陈乐最后问出一个问题:

    “咱们头上的这片天空,它有脚吗?”

    李若梅张口不能答:“这算什么问题?”

    陈乐笑道:“《诗经》中说“天步艰难”,没脚怎么走路?《诗经》都忘了吗?这怎么不算问题呢?”

    李若梅一愣。

    脑筋一时竟没转过来。

    她从未这么吃过亏,身为汉大中文系刚毕业的高材生,向来不输任何人,引以为傲,没想到今天被人杀得大败。

    而眼前这个杀败自己叫陈乐的年轻人,还在摇摇晃晃满嘴酒气,唯有一双眸子还算炯炯有神。

    一副完全没怎么出力的样子。

    李若梅难以置信,却又不得不服气。

    叶大少看出李若梅已全面溃败,再说下去,李若梅脸面就要荡然无存。

    忙叫停道:“这位陈同学,暂时就这样吧,把你卡号给我,我再多给你五百奖金。”

    陈乐为的就是这一刻,喜滋滋道:“多谢大哥,大哥一看你就是个爽快人,以后做起生意来必定财源广进。”把卡号给了叶大少。

    叶大少懒得听陈乐的奉承话,只把陈乐当成一个上天给自己接近李若梅的机缘,今日别后,这辈子大概都不会再见。对陈乐也还是没什么重视,把钱很快转账给陈乐。

    陈乐看着手机上的短信,对柳思月和张诚大笑道:

    “看见没,什么叫天纵之才?什么叫才气逼人?说的就是我啊,不到半小时,赚了五千五,我真特么是个人才,我吹爆我自己!”

    众人一脸怪异的看着陈乐。

    这人怎么一会儿看起来才华横溢,一会儿怎么看起来又跟个傻小子一样。

    柳思月一头黑线,尴尬至极,叫张诚帮手,连拉带拽的把陈乐这个丢脸货拖离现场。

    看着这三人离去,李若梅摇了摇头。

    那叫陈乐的青年,虽有才华,终究只是个俗人啊。

    但刚刚败仗已是事实,接下来却要履行对叶大少的承诺。

    李若梅认真道:

    “我可以陪你吃顿饭,但是叶先生,你应该知道,刚刚只是个意外,我们还是脾性不和,很难在一起的。”

    叶大少见李若梅摊牌,收敛了脸上的笑容,正色道:

    “若梅,我已经陪你闹了那么久,我家里的货运生意不比你家的玉石生意小,而且我是男人,未来将会是我家公司的掌管者,而你只能拿一份股份分红。”

    “追你这么久,我一直都在迁就你,我也是要脸面的,你以为我喜欢你吗?无非是强强联合罢了。”

    “你应该知道为什么你父亲一直要我和你相亲,自从那首仙乐出世,汉南省风云变幻,老家伙们纷纷跳了出来,没有我叶家枪罩着,你家玉石生意就是一块肥肉,随时可能会被人吃掉,你也不想全家被人威胁吧。”

    “况且,你父亲也一直想参加汉南比武会吧,这才是自家产业和性命的保障。”

    “不着急,我现在只是要请你吃顿饭而已。”

    李若梅无言。

    那首在网上掀起一阵热潮的吹叶子曲子,也不知道出自什么人之手,被传为仙乐,引动许多武林高手和道法真人现身,这段时间以来,家里已被人抢夺了好几块宝玉。靠叶大少的父亲亲自追回了一半,损失才没那么惨重。

    若不能参加汉南比武会,家里产业被人夺走也是时间问题。

    李若梅抬头望天,不知道自己何去何从。

    远处困意上来的陈乐耳朵抖了抖,迷迷糊糊说着醉话:

    “叶家枪……比武会……那是什么……”

    第二天一早,陈乐还在宿舍床上睡得真香的时候,一个电话把陈乐叫醒:

    是王教授炸裂的声音:

    “陈同学,你昨天是不是在自习室大闹一场,不是听柳同学提起,我还不知道你居然搞了这么一篇绝世论文,快来我办公室,我有事要跟你说。”

    陈乐只好跑到王教授办公室,发现柳思月和张诚也在。

    王教授像怨妇一样埋怨陈乐不早点把这事告诉他。陈乐就怕王教授烦自己,尤其是天天缠着自己要自己做课题,所以陈乐一开始就没找王教授。

    现在果不其然,王教授又要陈乐以这篇论文申请一个课题来做。

    陈乐当然是拒绝。

    马老的药材到了好久,他都没抽出时间炼丹,现在好不容易完结了论文,当然是炼还神丹提升实力。

    而且这篇论文最主要的价值是帮助华佗和赵灵儿理解现代科学知识,陈乐不仅是自己不想做这个课题,甚至也不愿意放柳思月和张诚走。

    他俩走了,谁帮陈乐他教华佗和赵灵儿啊,凭陈乐他这个学渣自己都不会,更别说教人。

    要是能把这个被王教授称为中医大校史上最具价值的课题,以高价卖出就好了。

    陈乐想了想,没什么合适人选,只能找机会。眼看柳思月和张诚兴高采烈跃跃欲试,陈乐也不好意思再把他们叫回来。

    咋样才能让他俩放弃这个课题呢?

    陈乐搜肠刮肚,终于想出几条毒计,不过,首先还得先确定谁能买下这个课题。陈乐灵机一动,掏出手机,选中了一个号码。

    吴思明。

    ……

    “这篇论文我们贡献了那么多独家数据,马老将军他也得讲理吧,凭什么我儿子吴思明费这么大力气连个名字都不让署,吴栋你到底怎么想的?不帮自家人?你不懂这篇论文的价值,我们现在想做个课题都得问他们要授权!”

    一间装修典雅的客厅中,吴思明的父亲指着吴栋怒道。

    客厅中坐着吴栋,吴思明的父亲,以及那位吴家在业界声望最高,被认为是吴家主心骨的吴老。

    还有一名身上散发着沉稳气势的中年男子。

    吴栋被自家兄弟指着鼻子骂,但骂的有理,吴栋很是尴尬,马老将军不让说出当日陈乐打败钟先生的情况,吴栋怎么敢乱说话。

    犹豫半天,只好打擦边球,说道:

    “那个陈乐不是普通人,我们最好不要招惹他。”

    吴思明的父亲见自家兄弟吴栋一副被打怕的模样,不忍心再骂,说道:

    “这也不完全怪你,我也听说了一点那陈乐的消息,我儿子说,那陈乐可以用一张纸打塌一面混凝土墙,也许是马老将军起了爱才之心,不过就算这样,也不应该这样欺辱我吴家。”

    那相貌和吴家人完全不同,显然是来客的中年男子眼眸中闪过一丝异彩,突然插口道:

    “原来如此,那陈乐大概是一名习武之人,按你们所说,也许已经达到了暗劲的境界,弱冠之年有此成就,难怪马老将军这般礼贤下士。”

    “习武之人?”吴老不由问道。